白居寂寞

当我将所有的心情都塑造在啊白和更五的身上之后,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很多本书里总是有些莫名的篇章。它们既不和别的篇章有所关联,也不和别的篇章里的人物有所关联。

它们里的对话都是似是而非,它们里的意义都是模糊不清,它们所想要表达出来的思念却总是十分强烈的。

因为它们是作者的心,是作者最直白书写出来的心。

不同于别的人物一系列的故事,它们是单一短小的篇幅,又表达出作者最渴望的某种念想。

“啊白,你还在吗?你还在我的眼里吗?你还在我的心中吗?”

我这样一声又一声的唤着。

那个总是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啊白,那个总是一直懒散的躺在床上看着啊白的更五,那个最后一刻给予了崩溃的啊白温暖的更五,那个最后...

{ 2017-09-30 /1 }
 

啊白

“更五,我今天又来见你了。”啊白从桌面上抬起头,伸了个拦腰,打了个哈欠。更五还是一如既往的,用着那个姿态躺在那张床上,他有些无可奈何的也打了个还欠。

他问:“怎么了?又出了什么事吗?”

啊白望着窗外美好的风景,树木垂下的枝条上面冒出嫩绿色的叶芽,日光灿烂的映衬在花朵的脸颊上,微风温柔的迎面吹来。

“外面真是太美好了,但是美好之下却也同时裹藏着无尽的可悲。”

啊白脸上带着笑容,却用悲伤的语调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更五沉默片刻,随后他朝着啊白的背影伸出了手,却永远也触及不到啊白的身躯。“要离开吗?”

啊白背对着他摇了摇头,随后转过头来看更五。那张脸上一边笑着,一边却流着眼泪,恶心的连鼻涕...

 

(清川北X长谷部)番外----造物的梦(虚假分支)

无论如何阻止,最终还是会发生的战斗,终于来临了。

那个即将毁灭整个世界的此世之恶,在万世之钟的启动之下,找到了空隙,降临到这个世界之中。

她落地的那瞬间,整个世界都为之颤抖,所有生灵都在哀嚎。

清川北就站在她的对面,手里紧握着压切长谷部,分毫也不肯后退。

“终于...进来了。”说出这句话的此世之恶,此时眼里包含的却是茫然和失落,好似一直想要做的目的突然被完成了,接下来不知该去往何方。

清川北垂下了眼,看着地面上一直震颤的石子。

“吞噬了如此之多别人的你,还能记得清楚吗?你自己和长谷部之间的过去。你记得”

“闭嘴!!”这声嘶力竭的吼叫,天地之间狂风大作,走石飞沙,只有清川北还站...

 

(清川北X长谷部)主线三---4(疲倦已使我死去)

-------------啊,心痛如绞,感觉自己快死了。

五虎退,他的五虎退啊...他无数次找到了你,又无数次即将失去你。

沉浸在即将到来那一刻的恐慌中,默曲水年又将恢复成自己一个人,他又将从这温暖的怀抱中离去。

------------啊...心如刀割般难受,腹部的疼痛和双眼流下的眼泪已经算不上什么,这一切都比不上即将到来的死亡...

于是他双眼瞪大,满眼血丝,狰狞开口,喊出他这一生中最恨之人的名字,“清川北!!!!!!”

========================================

“对了,你一直都很想知道,核心办公室的那个异空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清川B脚...

 

(清川北X长谷部)主线三---3(跨过原则)

清川北同压切长谷部站在实验室地下二层的入口,她依旧如同那时站在地面上实验室入口的状态一样,提着刀走入其中。

地面上的实验室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她的鞋踏出一条血路来,连她的白衬衫都已经变成了红衬衫。

杀这些复制体,她连吟唱都没用上。那个白了发的实验员只是看着她,点了点头,随后将自己脆弱的脖颈送上她的刀锋。

她昨夜掏光了他们所有复制体内会撕扯灵魂的那个东西,将它们用力咀嚼咽下,成为她腹中食粮。

清川B看着她的样子,点了根烟,即便她脚下一片烟头,她口袋里好像依旧还有无穷无尽的烟可以抽。

“你现在看起来和清川A差不多了”清川B那是恍惚之间笑了,“真不知道清川A和你究竟谁才是要灭世的人了......

{ 2017-08-26 /1 /1 }
 

(清川北X长谷部)主线三---2(理应了解)

“主上,您怎么了?”压切长谷部看着一边吃早餐一边盯着他瞧的清川北,不禁柔声询问。

清川北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她摇了摇头,“没什么,长谷部,只是昨晚有些没睡好,做了些你离开的噩梦。”

压切长谷部弯了弯眉眼,嘴上露出体贴的笑容,他摘掉纯白的手套,揉了揉清川北的头发。

“主上,您应该知道,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您。我们同生共死”

最后那四个字早已经在清川北口中咀嚼过千遍万遍,也早已在压切长谷部心里咀嚼过千遍万遍。

他们之间早就不是简单的契约,而是以心对心永远,用灵魂相交,永远绑在一起。即便是别的时空的清川A或者清川B,清川北也知道压切长谷部不会有认错的可能性。

“主上,您要去找她吗?”...

{ 2017-08-26 /1 /1 }
 

(清川北X长谷部)主线三---1(是该前行)

“清川,到了你该前行的时候了。”

将这句话告诉清川北的人是梦里的鬼魅亦或是真正存在的现实。

“你曾是我最希望成为的那种人。刚正不阿,有自己的思想,甚至是成为别人的率领者。”

跟清川北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用手掐着她的脖颈,离得如此近时终于让清川北看见以往在那间核心办公室里,被阴影包裹住的面容。

“为..什么?”清川北的脖颈被掐的太紧,她的喉咙发出声音已经实属不易。

这句为什么包含了很多问题。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我?为什么突然之间就让我前行?

清川北才刚刚接触到实验室的秘密,才刚刚领悟到阿津贺志山之处奇怪的时空问题,才刚刚...才...刚刚亲眼看着自己认同的朋友离开她的身边。

“因为...

{ 2017-08-26 /1 /1 }
 

想象之匣----所造之物

“我说,你笔耕不辍的一直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更五横卧在啊白身后的软塌上,一手扇着扇子,他懒散的衣襟敞开。


这天气着实有些过热了,啊白也扯着领子,她看了眼窗外被烤着的土地。“大概是,不舍得我亲手创造出的人物死了。”


她手边一摞信,桌上的蓝铃花随风摇曳。


“我如果不想写了,我就随时把她写死都可以。她可以死在这场战争里,可以死在下一场战争里,更可以突发病痛,死在榻上。”

说到这里,她拍了拍桌子,“唯独我最不能做的,就是把她销毁。”她扭过头,眼里像是闪着什么光芒一样的看着更五。

“她是我亲手创造出来的,我每一天每一天都在...

{ 2017-05-06 /2 }
 

Exist for you(主线插曲一--1,压切X清川北)

Roses never fade

玫瑰从未凋零

-----------------------------------------------------


清川北踏入已经沦陷了的B区最外围城市时,她抿了抿唇。

在那双金色眼眸中映出的是无数的废墟和正在倒塌的楼房,满地的大火和鲜血,残存被啃食的肢体,还有着不知谁家孩子八音盒放出的动听歌声。

她穿着这身整洁的军服,站在这同灾难直面对抗的战场上,格格不入,却终于得偿所愿。

“我愿意成为一名战士,死在这争取细微希望的征途中,对把我珍贵之人吞噬掉的时空复仇!我要让人类长存下去,对这自然复仇!”...

{ 2017-05-06 /5 /3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二--1)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间奏--------------------------------------------------------


“秋野,欢迎你来这里见我。”

政府最高层的房间中,坐在椅子...

{ 2017-05-02 /7 /2 }
 

在纸上写(刀X女审,HE)

我突然想动笔写一些轻柔明快的东西,所以我拿起笔,看着漆黑色的墨水在洁白的纸张上落成一个一个的字,里面承载着我所有的感情和记忆。

我在纸上写:

那一年是我作为一名审神者的第一年,本丸的樱花开的绚烂迷人,犹如我心中流淌着的情意。

我亲手采摘我的情意,放置于桌旁,期待着谁能不经意的发现它。

阳光总是温柔如水,灼热却又清亮,它是她每一日清晨的向往。

写到这里,我将笔放下,把这一张纸夹在本子里。

我突然想要拉开自己房间的门,去体会一下迎面而来的春风。那是何等的舒适,如同你拥有了最亲密的抚摸。

外面鸟雀的声音映衬着生机盎然,我从桌前起身,顺应自己想法的拉开了自己的门。被风迎面赶来的花瓣黏在了...

{ 2017-05-01 /1 }
 

Memories Time(压切X清川,紧急任务一--出发,到达)

recall the good old days.

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

-------------------------------------------------------------------------------------------------


“主上...”一旁的压切长谷部看着清川北整理行李箱,到底没有忍住。

“恩?长谷部”清川北侧过头,声音勾勒出了一个弧度。那双金色的眼眸里带着些略微的笑意,轻轻的落在他的脸上,仿佛不知道他为什么叫住她。

“主上...为什么”后面的话他无法问出口,否则他的口气一定如同在质疑清川北...

{ 2017-04-30 /6 /5 }
 

默曲水年(五虎退X默曲水年。日常---你的过去)

为何还不死去?

你,为何还不死去?


默曲水年睁开眼------他已经有多久没有梦到被封印的记忆了?

那是一个,不能触碰的,别的世界的他。


别人家的孩子都已经在努力,为什么你还只在家里待着呢?你什么都做不了,还要浪费家里的东西,你不如死去。

不如死去,不如死去,不如死去,不如死去。

他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脖颈上方,手指缓缓用力。

啊,不够疼痛。

如何才能够让自己窒息,如何才能够让自己死去,如何才能够不再浪费身边的任何资源。

他好似天生拥有这些,却因为自己的怠惰导致了一切的失去。他是何等的愚蠢,何等的下贱,又是何等的做作。

为何还不死去?

刀刃在...

{ 2017-04-24 /6 /1 }
 

Don't Cry (五虎退X默曲水年)主线一

The hard part isn't  making the decision. It's living with it.

做出决定并不困难,困难的是接受决定。

-------------------------------------------------------------------------------------------------


“喂!你也给我去参加劫刀行动啊!”

对这样的话完全视而不见,男孩脸上挂着讨好五虎退的笑容,深蓝色的眼睛里都仿佛带着笑意。

“我才14岁,况且我只要有五虎退就够了。”然而在男孩转过头看向说话者时就会变成厌弃的表...

{ 2017-04-23 /7 /2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6)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清川北将圆形银色金属物质收起来,叫老板来打包好烤鸡串和结账,带着压切长谷部从 甲三十 包间划开通道,直接到达溯行军军区下属实验室。

“你!!竟然还敢光明正大的闯进政府旗下的实验室!”

一个穿着研究员服饰的男人看到她大吃一惊,清川北注意到他说了一个字,“还”。也就是说,他曾经看到过她进来。

但这确实是第一次,她来到这里。

“我是溯行军副军长清川北,有疑问你可以向上级禀...

{ 2017-04-23 /8 /1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5)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长谷部....”清川北揉了揉太阳穴,“全世界是不是唯独只有你,不会对我说任何假话?”

压切长谷部的双手接替了继续揉太阳穴的行动,“主上...您近来的头痛发作频率越来越高了。”

他没有回答清川北的那个问题,却因为比任何人都要亲近导致清川北也被他巧妙的转移了注意力。

“恩....最近这个毛病,越来越严重了。”

金色的双眸里一片阴冷,她的手握紧成拳。这个毛病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个突然占据...

{ 2017-04-23 /9 }
 

(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八)(两人的时间)

“主上,如果您再不起床,我就要...”拉长了音,带着一丝威胁。

 话是这么说,怎么想都知道被子下面那个人不会回答,毕竟这是休息日...清川北平时工作日时间拿捏的精准,同时难得的放假她也从来不亏待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压切长谷部也想让她继续睡下去的....

 洁白床单上的女人身上的被子一瞬消失,压切长谷部将整条被子都掀起来,不肯让她偷懒。

 全身赤裸的清川北无奈的睁开眼,“长谷部...这才几点....”

 压切长谷部不回答,他的目光游移在面前的女人身上,锐利的几乎要刺破她的皮肤。

 “不喜欢吗?”她缓缓...

{ 2017-04-19 /2 /7 }
 

(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七)(你的过去)

那是某一日,鞠理千驹突然拉着清川北去喝酒,压切长谷部同和泉守兼定都被鞠理千驹打发到别的房间里去。

“鞠理千驹,到底怎么回事?”清川北冷漠的看着一手拿着酒壶,另一手撑着下巴的女人。

“疯了吗?”

毫不在意上面的问句,这女人的表情豪放中又带着点妩媚,她凑近清川北的脸,吐出的气息中带着酒的香味。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外面雨幕涟涟,清川北放在廊下的靴子上都沾湿了些。一阵风夹着雨朝着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吹来,清川北抹了把脸,拿起一壶酒往嘴里灌了下去。

“喂喂喂,清川,喝的这么猛,一会喝高了怎么办...”旁边的妩媚女人一时露出被惊到了的表情。

清川北斜瞥了她一眼,“刚才你靠近我的时...

{ 2017-04-17 /7 /7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4)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一脚踏入压切长谷部划开的时空通道中,却没有一如既往的沉浸在黑暗里,脚下也没有那条用灵力铺出的发光小路。

清川北进来的那一瞬就看到了这一大片灰色空间中最突出的那两个身影。

坐在太郎太刀怀中的少女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看的出主人并没有刻意去打理。她身着一袭浅蓝对襟的窄袖长衫,同许久之前见过的那次穿的一样。

是的,许久之前。

“夜神.....你做的?”清川北扫过周围随意浮动着的银色金属物质,最...

{ 2017-04-17 /4 /6 }
 

(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六)(玻璃糖)

清川北睁开眼时,是在一个布置温馨的家里。这个家里是橘红色和绿色还有黄色相互交织的温暖色调,日光也从落地窗很好的洒进来。

她怀中有着小小的温暖的触感,传来可爱清晰的声音。

低头看去,一个婴儿躺在她的怀抱里,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懵懂和天真。孩子抓着她变长的发尾,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些什么。

“北,你还需要休息,不要随意的就下床来啊...”

从厨房那边传来的是压切长谷部的声音,他身上穿着淡绿色带着小花的围裙,一手拿着锅铲,另一只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排骨汤。

清川北好似一瞬奇妙的融入到这场景中,她心疼的看着压切长谷部有些红痕的手指,“怎么也不带上手套端,都烫红了。”

压切长谷部笑了,...

{ 2017-04-06 /6 /5 }
 
1 2 3 4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