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了两个月的我重新回到了这里,心惊胆战的看着LOFTER上的名字,打开临走前所书写的最后两篇文字。

总一瞬间觉得心痛难忍,呼吸都难以维持。下一秒却又明悟了些什么。

自从我自认为的失败出现以后,我已经逃离这里许久了。


评论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