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X女审)乱不知何为乱(二上)

什么样的自己才是真实的....

这个问题如果太过细想,也许到最后就会变成否定自己了。


其实答案对于我来说还是很简单的。

“两个合在一起就是了吧"现在的我和那个时候的我。

无论是那个想要在你们面前展现出最好一面的我,还是现在这个只想尽情肆意的我,都是真实的。只是一个你们每日接触并且深入了解,一个不曾想过让你们侵占防线以后的地方。


“大将...今日...可否允许我对您做出不敬之事?”

被刀从身后抱住,这刀平日里倒是从未对我说过这般带着敬意的话。

总是带着几分诱惑几分强势让我帮他梳头的小狐丸啊...

本身就有着狐狸的性子...倒是将狡猾一词展现的淋漓尽致。


“你平日不敬之事也做的够多了....”伸手撩起他柔软滑顺的长发,“何况今日呢?”

像是得到了允许一般,小狐丸的手越发用力了起来,将我牢牢禁锢在他怀里,下巴垫在我的肩膀上。

“大将...我将您神隐可好?”提出了有些得寸进尺的禁忌要求。


越发的喜欢所以总是想越发的靠近,包拢,最后将我吞噬。

如此这般汹涌爱意,我闭眼,不曾犹豫。


“好。”


回答的太过坚定明确,反倒是令压在我身上的小狐丸沉默了下来。

半响,他笑言

“这样的大将....比起我们来说,真的是不遑多让呢。”

一样的狡猾


这般毫无犹豫身心都可以给予刀剑,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都随意给了他们,可让他们该当如何是好。


“若是有一日我将要离开你们去往你们无法跟随我的地方...那个时候,就将我神隐吧。”

将我神隐吧,永远的陪伴在你们身侧,不再离开你们。

这也是我自身的愿望。


“真的可以吗?”问句却不是我身后的小狐丸说的,而是拿着点心过来的骨喰。

他认真的看着我,“真的做得到吗?”

让他们将自己神隐,毫无怨念。


“做得到。”我回视,眼底一片清明。


“....恩..我知道了,谨遵命令。若有一日您想要离开我们身边,我无论如何,定会将您神隐。”

骨喰这一本正经的回答,打破了之前的僵局。


那一日后来究竟是如何度过,我在第二日醒来之时头痛难忍。

想来我竟是宿醉了一夜?

平日不曾醉酒,故不知到底喝了多少才醉了,也不懂自己后来又与他们说了何事。


起身梳妆,金丝红线和服,发丝盘起,玉钗斜插。

唇瓣微红,眼角红影。


看着镜面上笑容温柔的女子,我心下满意,拉开门,今日的本丸开始了。

昨日消遣,今日自当严于律己。


开门之时,正是清晨,还未到早上饭点。我一般都会提前去主位,坐姿优雅,仪态端庄。

说起来今日装扮,倒是与次郎往日有些相像。

去时太郎已坐在饭桌旁安静等待,看到我低头恭敬一声,“大将。”

抬起头时怔愣片刻,随后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大将...今日之美,不可言说。”

如同艳丽花朵,花瓣大肆张开,傲然蔑视一众。

这是他们的大将。


今日颇有些许不同,每把刀剑进来之时,都不由得将视线在我身上停顿许久,随后又一如往常的照旧坐于侧位。

“大将....今日陪我去买指甲油吧...”清光黏了过来,扑进我怀里。

手臂抬起,宽大红袖覆盖在清光背上。

“今日无事...可。”回到日常了之后,连说话都要简短些。

“穿着这身去吗?”

“待我更换。”以为他嫌弃这衣服太过笨重。

“不..大将的话,就穿这身出去就好了...我要大将一样红色的指甲油...大将..要好好的帮我涂..”

“好。”

对你们的要求,我从不违背,若能达成,我定当倾力相陪。


“大将...”五虎退脸红的看着我。

我看过去,他脸红的躲到了乱的身后。

“大将..今日太美了...我...”

说话都磕巴了起来,乱挑了挑眉,“大将,您还是不要穿这身出去了......”

我眉毛微皱,“清光....”清光想要她穿。

挤在我旁边的清光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果然你还是不要穿出去了...这幅样子,只有我们能看到就好了...”

芳华之美,还是只有他们刀剑接收了好了。

只是简单皱眉,就有如此不同美感,若是让别人侵占了去,他们可是忍不住的。


“大将...还请您务必换下。”一期一振看了眼别刀的脸色,随后笑着开口。

“我知道了。”声调稳定,不急不缓,如同将一切抓在手心之中,不怕任何变故。

这是他们的大将,无论何时都不慌不忙,毫无萧索之感。

鹤丸曾经在平日里做过两三出恶作剧,但是对于我来说,都不痛不痒。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