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才是真的,别做梦了。(八-END)(刀X女审)

一----七


八。


死不了..


因为害怕,在真正要死的那瞬间,怕的不得了


写字的笔如果戳透了手腕的话,就可以死了吧。


但是木同不敢啊...笔停在她手腕正上方的时候,害怕的都哭了


她不敢不敢不敢不敢不敢不敢不敢不敢


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懦弱...狠下心来就可以逃开这个地方了..


他们没有阻止她死亡,所以她可以死亡!


但她就是不敢啊!


木同崩溃的用头不断撞击着地面,杀了她吧杀了她吧杀了她吧


她真的错了.....求求神了..求求那些不知名的东西了..


什么都好...


杀了她啊....


--------------------------------------------------------------------------------


九。


木同开始在本丸内四处走动,她远远的看到刀剑就会往回走,绝对不会和刀剑碰上。


也许这样下去的话,某一天在她碰到一些不该碰的东西的时候,会被杀掉。


这样就好了,她对这个本丸里的任何东西都没感觉。


但是她就是想找死,想找罪受。


打她也好,踹她也好,骂她也好。


她不是觉得存在感不够,她只是需要更多的虐待


所以她将毛笔想尽办法弄掉了一个豁口,尖锐的木尖划破她的皮肤


血就这么流出来了,深红色的,看着血流出来,木同笑了


她是真心的喜悦着


------------------------------------------------------------------------------------


十。


木同开始在早上不再出现在饭桌旁,反正她出不出来都是无所谓的。


她没那么自以为是觉得好像这个地方有人是在乎她的。


没有,谁都没有。


-------谁都不会在乎这个来到这个世界充当灵力供给器的大将。


所以她不渴求那些东西了。


木同将饭量缩减到一天一顿的程度,其余的时间在自己房间不断虐待自己,不断的在不会有人去的地方待着。


这些天她都明白了,什么时间段那个田地或者马厩那不会有任何一把刀剑在


她不会去庭院,他们最喜欢待在那。


所以她在夜里的时候就一个人在田地边上找到一个角落里,坐在那盯着整片田地。


角落里不会有任何人能看到她的,那个地方是她自己的地方。


只有在这个地方待着,她可以静静的想象自己什么时候回去。


她已经对他们没有任何希望,如同他们说的不能对她抱有期望值一样。


----------------她只是被骗了,被由那些人类塑造出来的他们的温柔的形象给骗了。


真正的刀剑乱舞,真的是那样吗?


木同的嘴角缓缓勾起


一想到还有那么多犯贱的人还在幻想着这样的刀剑,她就觉得好想笑啊


哈哈哈哈哈哈,她没有出声,只是嘴角越裂越大。


一切都憋在了胸腔里


----------所有人都被自己的想象骗了


--------------------------------------------------------------------------------


十一。


骨喰来找她,是木同想不到的一件事。


她的生活中,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大将,去吃早饭。”


如果听到这句话,竟然脑海中还会对他们有所期待的话。


说明你已经傻了,你个圣母SB!


“您的灵力不够充足。”


骨喰将门大肆敞开,“三声”


“一。”


“二。”


“三。”


木同没有动,她隐隐的期待着些什么。


果然骨喰朝她走了过来。


然后...一脚踹在她胸口上,木同猛的撞在墙上,一瞬间她差点窒息。


“这样你很喜欢对吧。每天都自虐的话。”


拎起木同的领子,膝盖顶在她的腹部,一股酸水反了上来,被骨喰一手扔开,撞翻了摆在床旁的桌子。


捂着胃和肚子,不断呕吐着酸水,屋内一股恶心的味道。


骨喰后退了几步,“太恶心了。”


-------------------------------------------------------------------------------


十二。


爬着过去将门拉上,然后木同一个人疼的脸都抽搐了起来。


太疼了。


好疼啊......


疼痛难忍,双手紧紧的扣住头皮,使劲的撕扯头发。


好疼啊..........好疼


她要疯了...快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同躺在那一动都不敢动,动一下她的五脏六腑都疼的她受不了。


眼泪都流干了,木同麻木的脸上什么都感觉不到,鼻血都顺着脸淌到侧面,把头发都沾上红色了。


如同尸体一样,木同躺在那也不知道外面到底过了多久,她的身体开始发凉,她的手都冰冷了。


思维都停滞了,脑子里只有眼睛能看到的那个天花板。


睁眼闭眼,她都动不了。


屋内她的呕吐物的味道受不了了。


她得动。


动一动啊...动一动啊!!!!!


动一动!!!我求求你了!!!!你动一动!!!!!!!


于是她的手指动了动,然后她猛的坐了起来。


煞那间木同的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那股疼痛感让她的手指扣在地板上,连手指甲都掰开了。


-------------------------------------------------------------------------------------------


十三。


拉开门的时候外面是夜晚,有月亮。


木同需要将屋内的味道放出来。


被子和褥子也要洗,衣服要洗,她还要麻木的做很多事。


走一步都疼痛难忍。


木同却心里十分的畅快。


疼就对了,越是疼,她就记得越深。


深深的记住区别和不同。


----------我们是人类,他们是刀剑。

----------别再妄想了,活了几辈子的刀剑,你当他们能对你真心?

----------真是可笑,想象这种东西,正是因为是想象,所以才不可能是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切不过他们玩的小小把戏


对你虚情假意一番


对你逢场作戏一番


你便当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十三。


碎刀了


一期一振脸色阴沉的将那个布包放在木同面前。


“你知道吗,你的灵力供给总是不够,所以才撑不住..."


"像你这样的女人,真是不配啊....”


然后一期一振扇了木同的脸,木同一半的脸都红肿起来,鼻血横流。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


“如果不是因为你连供给灵力都做不好的话!!!!!”


“他怎么会碎刀!!”


嘴唇颤抖,好疼。


“谁”

谁碎了?


一期一振已经走了。


手颤抖的打开布包,里面是碎裂的刀剑本体。


从头到尾她连到底碎的是谁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刀碎了一把。


她只知道原来又是怪她。


这一切到底与她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什么都怪她


---------------不是你渴求的吗?想要与他们真实的见面。


---------------不是你所期待的世界吗?你与他们共同生活


----------------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造成的。


-----------------------------------------------------------------------------


十四。


如果能给她一次机会


她绝对不会再对虚拟的东西抱有任何幻想




END












==============================================


作者有言:

是不是有些太黑暗了些呢?

写的时候稍稍代入了一下,所以有些措词会相当不好听,但请不要对号入座和在意这种东西。

毕竟是文,这里面的人也只是我所创造出来的。

我只是,换了个视角去描写真实罢了。







评论 ( 35 )
热度 ( 23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