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

当国家队到苏黎世的时候他们只能惊讶的看着那个所谓的‘主负责人’正一脸笑容的满口英文和别国家队伍的人正聊着。

"啧...怎么着做个一天飞机还都不累啊...还让哥把你们请进去?”

叶修揉了揉头发,虽说看到是这个人来的时候,他也惊讶了一把。

 

‘主负责人’刘皓一脸笑容的转过身来。

 

“那么请跟我来,宾馆已经安排好了,训练室也已经准备完毕。”

不止是这些,连带着房间他都带人一一排查了好几遍,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

 

他知道他们对他的非议颇大,但是他有不得不来的理由,也有做出转变的无奈。

在苏黎世,他可以是刘皓,也可以不是刘皓。

他们是为了中国而来,他就算再怎么心机复杂,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给他们添乱子。

 

他们各自的喜好他也一一向他们原来的队伍打听了清楚,为了防止他们认床睡不好他差点把床垫也给他们搬过来。

 

他提前一周到达苏黎世,开始了一系列的忙活来忙活去。

联系好各种中国餐馆和饭店,担心水土不服的状况出现特地请了一名专业的随队医生,还学习了该如何处理各种大小症状。

外国方面他会充当国家队的主要翻译。

幸好一些事对于他来说是他在当副队时就已经驾轻就熟的东西了。

 

还有来自于各个队的队员写给他们激励他们用的信也已经各自准备完毕。

 

还记得韩文清听到他说这个提议的时候的那个表情,最后还是写了什么东西然后交给了他。

让他在必要的时候给张新杰看,又告知了他一些张新杰平日里的习惯和他用的东西。

 

“刘皓。”

他走的时候韩文清一句话就将他的腿定在了那。

“他们就交给你了。”

那是一种带着极大重量的话。

刘皓很想回过头去声嘶底里的问他为什么能够相信他。

他的心脏仿佛跳动的超出了他原本预估的负荷。

 

“好。”

但是他没有,他回答了这样的一个字,然后迈动了腿,从霸图走了出去。

 

他一路上都有些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感觉。

如果不是因为那种原因,他也不会想去苏黎世,也不会成为国家队的生活方面‘主负责人’

他自己都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

阴险爱耍心机耍小聪明,爱嫉妒愤恨。

但是当那种原因出来的时候,这一切都变成了空。

最后都凝结成了一句话。

 

他还想继续玩荣耀。

 

所以他来了,来到了苏黎世。

给他自己的最后一抹希望,也是他的最后一站。

 

他忘了自己喜欢荣耀的心情忘了那么久,最后终于在即将失去荣耀的时候惊恐不安。

也是对他的一个惩罚罢了。

 

“叶领队,国家队的个人休息室在11层,12层是训练室。”

刘皓在电梯里站在叶修的旁边,一脸笑容的跟一个话唠一样,不厌其烦的说着。

“在12层训练室的旁边有临时休息室,当然训练室里也有沙发。每间房间都配备了自动饮水机,当然要是想喝白开水也是能喝的,有需要可以随时发短信告知我。”

电梯到了第3层。

“附近的中国餐馆已经提前联系好,可以支持早饭午饭晚饭纯中国口味。想吃什么可以提前告知我,我相信连着一周每天早上都吃包子你们也应该受不了。”

电梯到了第4层。

“如果有水土不服现象也请迅速告知我,我已经联系好了中国国家队的私人医生,他随时待命。当然如果觉得不太严重的话询问我也可以。”

电梯到了第5层。

“苏黎世清晨的空气还是很清新的,来的前几天你们需要适应苏黎世的气候,所以依照医生嘱咐,必须在早上在外面跑两圈加强锻炼一下身体。跑步场所已经订好了。”

电梯到了第6层。

“各位的国家队队服我已经放在了各位的房间衣柜里。”

电梯到了第7层。

叶修一只手突然搭在了刘皓的肩膀上。

“我说刘副队啊...”

用的还是在嘉世的老称呼,但刘皓的脸上依然是那副公式化笑容,连变都没变。

“你这都干了让我这位叶领队干什么啊?”

电梯到了第8层。

“还请叶领队全力带领中国国家队取得荣耀世界联赛的胜利。”

电梯到了第9层。

电梯内终于安静下来,没有刘皓一直在不停的讲各种安排好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本该有的喧嚣吵闹。

当刘皓亲自将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他们才深切的直面感觉到了这种压力感。

刘皓所准备好的每一件事仿佛都是在为了刚才的最后一句话铺垫。

他将一切都安排好了,只为了看他们夺冠。

 

“我手里还有各位的队友以及亲密的人的亲笔书信,当叶领队认为我需要给你们看的时候,我会拿出来给你们看。”

电梯到了第10层。

“各位的减压物品也都一一准备好了,如果还是不够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找我。我会尽我所能帮各位减压。”

电梯到了第11层。

 电梯门开了但是依旧没有人动。

“训练室里的电脑键盘都是全新,包括耳机鼠标鼠标垫都毫无问题,如果有问题请迅速通知我。附近的超市也已经踩好点了,如果各位有需要的食品请通知我。”

电梯到了第12层,门一打开,刘皓就已经率先走了出去。

“当然各位的内衣内裤如果有需要也可以交给我去买,男士女士我都会负责帮忙买好。我接下来的时间将全天24小时待命,各位如果有需要,请不要心存芥蒂而导致需求得不到满足。”

 

刘皓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退下去过,他将那扇大门推开。

巨大的屋内简直一应俱全。

 

刘皓迈开脚走了进去,“各位11层休息室的房间每天都会整理,如果有需要可以提前告知我。临时休息室在训练室的两侧,以防各位太累时可以直接去躺一会。”

 

一群人堵在门口半天没迈脚进去。

 

叶修扫了眼一直一张笑脸的刘皓,走了进去。

“卧槽!刘皓.....你是不是跑到我们战队里去抢劫去了...”

孙翔一脸蛋疼的看着摆在贴着他名字的桌面上的那些玩偶,还有周泽楷椅子上的那只巨大型毛绒娃娃。

“连队长家的那只熊你都整来了!”

 

“这都是各位队友的鼎力支持。请放心,这些有一部分是各位原有,有一部分是在这边现配的,为了让各位不至于太过被动,布置好的环境都和各位平时生活习惯差不多。”

刘皓没说他一家一家战队的跑过去,最后好说歹说,去兴欣的时候连他和联盟的合约都带上了压陈果他们手里。

 

“各位的手机如果想要充电的话可以在这里。”

刘皓给他们指了指那排空插座,“充电宝也准备好了,如果有需要也可以随身携带,每人一个。屋内有三个座机,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打电话。”

 

“我的手机号我的房间座机号,冯主席手机号冯主席办公室号,随队医生手机号,各个餐馆电话号码,都贴在了墙上。”

“我会保持四个手机同时开机,大家如果要有事请打第一个。其他三个用来备用。随队医生配备两个手机,以防万一。餐馆电话号码可以让大家提前预定想要吃的菜系。请随意预定,这点钱国家还是出得起的。”

 

唐昊看着刘皓就只能说两个字了....“卧槽........”

队里几个心脏大神都是一副正在接收刘皓给他们准备的东西的样子,其余的人一脸卧槽刷屏。

 

“今天到这里大家都累了,就不勉强大家去中国餐馆吃饭了。有什么想吃的可以现在告诉我,晚饭的时候我会给大家买上来。”

 

张佳乐看了眼插他桌面上的那朵花型状的表,“麻婆豆腐有吗?”

“有。”

“那糖醋排骨?”

“有。”

“阳春面?”

“有。”

“馄炖?”

“有。”

“小笼包?”

“有。”

张佳乐一哽,这才将视线移到刘皓的身上。

“当然你们刚来这里还是不要吃太过辛辣的东西比较好,胃痛引发出种种问题可不太好。”

刘皓附带上了一句。

 

“各位不用担心停电等问题,已经准备好了备用电源,逃生出口也准备好了。”

叶修挑了挑眉看过去,窗户旁边还有个锤子。

 

“如果遭遇严重事故,请毫不犹豫的将玻璃用锤子砸碎,最佳施力点已经在玻璃上标好了,手套也给各位准备好了,请保护好自己的手。”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眼神意味不明的看向刘皓。

“绳子给各位准备好了,如果有必要时,一切都可以派上用场。当然中国警方方面也已经联系好了,如果各位有任何危险,第一时间就可以派人保护。”

王杰希轻咳了一下。

刘皓看过去,“各位有什么问题可以直说。”

一直戴着口罩憋着的黄少天终于一脸诡异神色的憋不住了。

“我说我们究竟到底是来打比赛的还是来搞地下党的这准备有些过头了吧...”

喻文州带着些歉意的朝刘皓笑了笑。

刘皓点了点头。“黄少的口腔溃疡也已经开了一个药性很弱的药放在他桌子上了。差不多几天就能好的差不多。”

“卧槽队长我们才刚跟他见面吧他到底从哪里知道我口腔溃疡的难道我们蓝雨里出奸细了而且队长你看你喝水的杯子都被他摆那了他果然是已经深入了我们蓝雨内部!嘶...”

然后黄少天闭嘴了。

“从第11层开始摄像头已经毫无死角全面安插好,除了各位的房间没有。请放心,摄像头所录像都不会有一分一毫泄露出去。只是为了保证各位安全。”

“各位微博网上舆论走势也不用担心,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批有职业素养的水军上阵。一切都已经准备好,我们会成为各位最坚强的后盾,任何问题都由我们来解决。那么在战场上获得胜利就拜托各位了。”

刘皓保持着笑容朝这群人鞠了一躬。

“我不再占用各位时间,还请将晚饭想吃的东西在必要时打电话或者短信通知。我先离开了。”

 

刘皓往外走,他心里也刚刚松了口气。

终于要开始了,他也激动的兴奋难耐。

 

“刘副队。”

喻文州突然叫住了刘皓。

刘皓的心又提了起来,“是,喻队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

喻文州朝他露出了一个较为真诚的笑容,“只是想说辛苦你了。”

刘皓的眉毛微微舒缓,“恩。”

“也辛苦你们了。”

平淡的一声问候,刘皓脸上的那副笑容终于没了,垂着眼眸一脸面无表情。

 

这是真实。

 

“有事叫我吧。”

然后刘皓走了。

 

 

刘皓走了之后,楚云秀找了沙发的一个地方坐了下来,伸了个懒腰。

苏沐橙坐她身边靠在她肩膀上。

“还别说,这准备的还真挺全的.....”方锐扫了眼各个地方的配置。

有的地方还贴好了各种说明。

叶修揉了揉眉心,“一会看看机子,然后我们开一个小型的作战会议啊...”

王杰希张新杰和喻文州正聚在一起互相了解着些什么。

他们的思虑基本上都能完美的安排好整个国家队里一些事宜,但是在这种精神紧张的高峰期,最好的选择就是一人负责一块。

叶修势必要比他们更累些,他要负责的东西包括的更多。

战略计策应对方法。

现在刘皓已经放话那些生活方面他能够一力全包,就给他们减轻了一大部分的压力了。

 

刘皓很怪。

太怪了。

他们和刘皓在一起打荣耀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刘皓到底是个什么性子。

但今天刘皓摆在他们面前的, 显然不是随便应付或者不真心就能做得到的全面。

刘皓出了什么问题。

只要仔细想想就能得出这个结论。

但是他们没时间去顾虑刘皓。

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主要目的。

 

此时刘皓房内,刘皓安静的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他的房间被他制备的一片纯白。

“医生,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理因素引发的间接性手指抽搐。建议你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则让他来了苏黎世。

“既然你也是职业选手的话,就去和他们一起奋斗在第一线吧。这样的话,你就什么都能解开了。”

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所以他来了。

贴近他们的生活,和他们在一起。

为了他能解开心结,继续打他的荣耀。

 

直到真的要失去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即便只是个联盟中不起眼的小角色,他也想继续站在荣耀的舞台上和别人战斗。

原来对他最重要的不是那些名气,而是单纯的荣耀。

荣耀啊。

评论 ( 24 )
热度 ( 109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