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二)(刀X女审HE)

事后本丸里的刀剑们到底是如何处理了那些东西的,她已经不知道了。

她其实并不喜欢带着纸面具这种东西。

看他们的视线也有时会被这个面具挡住,自暴自弃的不同他们说话,远离他们,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

别的审神者同她讲的那些她们本丸里的刀剑是如何的担心着她们,又是如何的心慕着她们,让她有了罪恶感。

所以她说话了,也等待了鹤丸的出现。

甚至在发工资的时候去一口气买回了东西送给他们。

不是为了与他们更加亲近,而是为了以前的亲近感激他们。

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她的关照,对她的包容。

在这个世界里她一直都没有什么实感存在,但实际上刀剑们依托着她生存,她也依托着刀剑们生存。

互相依赖,不等价的托付生命。


摘下纸面具安静的看着镜子上显露出的真容。

那张脸上有着狰狞可怖的疤痕,不是一般人脑海中想象的那种浅淡的痕迹,而是依旧如同被割开时一样的皮开肉绽的恶心。

一道疤,划过了她整张脸,还有各种各样疮口更加大的疤在她的侧脸上。

她时常会抚摸着这些疤痕,只有独自一人时才敢将这张脸暴露在空气里。

不是恐惧着被他们发现,而是恐惧着从此对待她的眼光不再一样。

不喜欢被怜悯,也不喜欢被小心翼翼的对待。

所以她敬而远之,这些疤不止留在脸上,也留在心里,成为了她也许一生都无法释怀的东西。

这是可怖的东西,也是她那天记忆的开关。


她用过刀,在现世时为了反抗总是鞭打她的继父买的刀,在她第一次被他用刀划过脸后就买了。

但是她会心软。

划坏了她的脸以后,却抱着她哭,说对不起她,也说着爱她。

所以她心软了。

一再的纵容他痛恨着她和她母亲相似的脸,一再的纵容他毁坏这张脸。

最后这张脸变成了这种样子。

真正拿起刀的时候是因为那次半夜醒来,他看到她的脸, 骂她怪物。

那时她才明白一直以来的纵容也许让她的继父都瞧不起她,以为她是个低贱的人。

所以她挥起了刀,最后是怎么被收押到监狱里,又是怎么从监狱中出来到了这个不用同外人接触的地方,已经不是太重要的东西了。

曾经的疯狂带给她的不是深沉的黑暗,而是一种寂寞。

她的心理并不扭曲,也许真的曾经有过那一瞬。

她只是好像看淡了一切,什么都看淡了。

时间会冲淡她的念想,所以她主动打破了界限,与他们相交。

感谢着这份简单的陪伴。

也感谢着这份他们所给予她的寂寞。


她不会离开。

不会离开这里。

只要一直保持着这样稍许亲近却并不太相熟的距离。

她可以一直一直的保持着她的那份寂寞。

这样就好。



评论
热度 ( 14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