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六)(刀X女审HE)

“大将,你要和我们一起去?”

 石切丸的眉毛皱紧,”这是十分危险的事,还请您好好考虑。“

带着纸面具的审神者摇了摇头,”我...必须...去..........“

审神者已经在出阵前和石切丸僵持了很久了。

最终石切丸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我会用心保护好大将的。“

带着纸面具的审神者像是松了口气,刚才还抬高的肩膀松散了下来。

”石切丸......抱.........“

鹤丸挑了挑眉看着被石切丸抱在怀里的审神者。

好像已经对石切丸相当信任了啊。

”哈哈哈,那我们就出发吧。“

三日月是队长,他们这一队的刀级别和能力上都会比往常的出阵队伍更强。

这是审神者有意安排的。

当看完这一队的全体成员之后,他们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所以听到了审神者要跟着一起出阵时,其实他们心里并没有多么震惊。

只是顺着她的意思,却免不了担忧她一下。


然后,战场上时,终究是在她刻意制造的漏洞下,达到了她所想要的目的。

检非违使划过来的那一刀,她急忙的后退一步,足以划过她的纸面具

那片刻其实她有种离死亡如此之近的感觉。

但是这是她想要体验的东西。

她想要...给他们看她的脸。

所以在思考了很久以后,还是决定选择这样的一个契机。


在本丸内将纸面具摘下来她扪心自问,真的做不到。

那么在本丸外,在战场上,因为‘意外’被迫露出脸来的话。

自己的心理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她必须要跟着他们出阵。

选择的刀也是有目的性的。


现在肯定更恶心了,她能感觉到疼痛感,检非违使划过来的那一刀又将她的脸划出了血来,能感觉到有液体在顺着下巴滴下去。

她脸上的那些狰狞的疤痕说不定也随着那一刀又被分割开来

变的更加无法直视。

无法想象得到看到这种样子的刀剑们到底心里是什么样的心情。

但是这就是她要做的事。


这两天她所做的抉择,是将选择权交到他们手里。

这是一种自己更加轻松了的决定。

根据他们的反应选择接下来到底该走哪一条路。


纸面具飘成两半随风飞舞。

一刀将那个检非违使砍杀的石切丸停住了向前的脚。

这是他们的大将。

整张脸上遍布的疤痕,一个女人应该注重的地方几乎全被毁了个干净。

被那一刀横划过的伤口流出血来,将一张脸仿佛割碎了一样。


一时之间,石切丸明白了什么。


常年带着纸面具,不曾说话。

今天突然要跟他们一同出阵,特意安排了一定的等级差。

遇到检非违使时故意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那双眼直视着石切丸,眼里透彻的过分。

这是他们从来未曾见过的东西。

仿佛是在观察着他们的反应,那双眼直视着石切丸片刻后又一把刀一把刀的直视过去。

能在他们的眼中看清她自己的倒影,却没有丝毫恐慌的依旧观察着他们。


在这战场上,静默着。

已经没有敌人,但是谁都无法动弹一步。

无论是他们刀剑,还是正在仔细观察他们反应的审神者。


她太淡定了,是早有预谋。

他们意识到了这个事实。

她是故意的,她想要看看他们到底对这张脸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一向喜欢调笑的鹤丸都敛了那份笑意,一期一振满眼严肃。

三日月宗近也只是这般直直盯着她看,深蓝色眼中犹如深海。

明石国行皱紧了眉,再没有丝毫懒散的气息。


无论是什么样的装饰,都会被这张脸破坏。

所以她没有带着以往她戴纸面具时戴的那支自己雕刻的木簪。

所以她不抱任何担忧的来了。


然后在这片静默中,似乎是观察够了,她转身。

”我们回去。“

说话已经没有停顿了。

那被划破的纸面具依旧躺在那片地上,但是一直戴着它的人已经不要它了。

明目张胆的将脸暴露在空气中,一路上没有丝毫遮挡。

任凭伤口在风中刺痛,也不去处理。


这是态度问题。

她想要得到一定的回应。

无论是怎样的,她都需要回应。

他们不给,她可以直接选择孤注一掷。


这张脸如果直接去万屋的那条街道上的话,一定会引起相当大的轰动的。

她说实话还真的不太想去。


”纸面具?“

熟悉的声音。

她没有转过身去,其实还是有些害怕的。

听着跑过来的脚步声,心里有些无奈。


”啊!!!!“


跌倒在了地上,恐惧着。

”你....你是谁啊?“


一期一振不悦的皱眉,刚要说些什么。


”还想问你是谁?“

一期一振闭上了眼。

他们的审神者选择了不告知。

选择了给那位曾经开心的抱着她夸奖她的审神者,留下她能留下的最好的印象。一个纸面具而已......

朝跌坐在地上的审神者伸出了手。

但是她在恐惧着。


”纸面具不会说话.....你果然不是纸面具!看背影那么像还以为遇到朋友了呢哈哈哈哈....她手工很好...“

一边说着一边后退,然后这位审神者飞快的跑走了。

徒留下那只伸在半空中的手收了回去。

其实还是眷恋着那份空气的。

说着纸面具是她朋友时的那份空气。


能够被当成朋友,真好啊。


嘴角忍不住的勾起。这样的笑容在脸上肯定更难看了。

但是她心情很好,也就不在意这种东西了。


他们的审神者,心情好像很好。

这是一种周围氛围变化的感觉。

就算只是看着背影也能够发现,因为原本带着纸面具时就能明显的感觉了。


安静的路总是能够走的很快的。

所以到了本丸门口的时候,她的脚停下了。

带着面具回去,或者这么回去。

到底选择哪一个。

选择哪一个才好呢。

评论
热度 ( 14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