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刀X男审)


睁开眼看到本丸的入口时,带着纸面具的男性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这到底是发生了几次了呢。

就像是时空乱流一样,他总是会穿到主人已经离去的本丸里。

这样的本丸大部分都是荒废的,庭院里因为没有灵力供给,杂草丛生。

然而那些刀剑们却一如既往的固执的等待着他们的主人回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都是他来回穿梭在其中。

但是他已经亲眼看了无数刀剑在他眼前自己去刀解或者重伤不肯手入死亡了


他们在他的眼前一次又一次的死亡,看的他都有些麻木。

身为一个男人,一直被拿来和他们的前一位女性主人作比较,他其实也是有很多无奈的。

他是属于比较无情的那种人吧。

无论是怎样的情形,大概都不会引起他的怜悯。

他每到一个本丸都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只是负责任的给他们提供了他们需要的东西,然后在一旁看戏。


”啊...您终于来了。“

这次不一样,在听到这句话时他就知道了。

这次的情形,有哪里出现了变化。


”久闻您的名讳,这次您来担任这个本丸的主人,我们都很开心。“


不对的地方已经明显的给他指出了。


都很‘开心’


”不想念你们的前任主人吗?“

这样的试探性询问着。


”不..完全不......毕竟我们从一开始就期盼着您的到来。“


”您难道还未明白吗?“


”这就是属于您的本丸啊。“


”这里的刀剑都是属于您的。“


”请跟我来吧.......永远不要再离开我们了。“


猛的坐起身来,满身是汗。

拉开他房间的门,坐在本丸的回廊上。


刚才做噩梦了。

做了他这么久以来头一次做的梦。

但是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到底是噩梦还是美梦也许还不一定。


”大将....发生了什么事吗?“

药研轻声询问着,声音仿佛融在了这漫漫蝉鸣中。

可惜虽有蝉鸣,此处却无蝉。


”药研....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有一个本丸里的刀剑说一直在期盼着我去,想要我永远的待在那。“


周围一片静好。

然后被从身后环抱住了。

短刀的手伸入了他的衣襟内,抚摸着他的身体。

”那,您会离开这里吗?“

药研轻吻了下他的脖颈,随后一口咬下。

”您真的是这么狠心的人吗?“

当被短刀推倒在回廊上时,他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本来就只穿了单薄的衣衫,此时被扒开,露出了白皙的胸膛。

”您...真的十分动人......“

被挑拨的眼角都带上了些许媚色,在这月色下,低声呻吟。

”唔......“

唇齿间被伸入了手指,无法咬合,控制不了呻吟的发出。

一夜缭乱,短刀将他额头上的发丝拨到一侧,看着他安静的睡颜。

起身拿了薄被给他盖在身上。

脖颈那一抹红痕异常艳丽。


他不是真的那么狠心的人。

这个答案在他容许药研对他作出这种事时就已经明确了。


醒来时身旁坐着三日月,正给他换着额头上的毛巾。

”哈哈哈您醒了啊...“

他依旧躺在回廊上,可见是发烧了。

身体意外的感觉不到黏腻感,”帮我清洗了?“

这才注意到连带着身上的被子和身下的褥子都已经换了一套新的。

”恩....大将....“

没有问是谁帮他清洗的。

这个本丸里如同药研一样对他怀有心意的刀太多了。


”听说您昨晚做了一个噩梦。“

三日月意外的没有往常那般的轻松。

”恩......“

”那您的决定呢?“

闭上了眼,他没有回答。

半响,嘴唇动了动。

”如果你们想让我留下来,那么我就留下来。“

不再交由他自己的意志,而是任由他们的心意。

”那么.....你们想要我留下来吗?“

他于他们也许只是一个过客。

他们真正的主人已经抛弃他们离开。

他只是一个替代品。


”您...总是在说一些傻话呢。“

三日月的手指轻轻的划过他的唇瓣。

”这个本丸,是您的本丸.....不是吗?我们,可是您的刀剑啊...“

睁开眼看着坐在他身旁的三日月。

然后将划着他唇瓣的手指含在了嘴里,舌不断摩挲着他手指的腹部,然后缠绕着缠绵。

手指被从口中抽出,三日月俯身靠近他。

”大将......意外的喜欢撒娇呢...“

一手伸入了被褥中。

”至少要等到您退烧才行...现在就先惩罚您一下好了.....“

也许是发烧了的缘故,他甚至能看到在那双眼中映出的他脸颊泛红的样子。


”这样没关系吗?“今剑看着不远处的三日月低头吻着他。

”他就像风一样,想要抓住他,光凭我是不够的。不如说现在我倒是期望越多的刀对他下手越好。“

药研熬着粥。

既然他醒了,还烧着,就喝些粥吧。

”那我出手也没问题吧....“

药研的手没有丝毫停顿,”无所谓...只要他能留下来....“

他们的主人只有他一个,但是他却有如此多的刀剑。

奢求的不是他能够独占他,而是奢求他不再离开。

”这样我就明白了......“

”他太诱人了....真是抵挡不住......“


然后这里成了他的本丸。

如同梦中所梦见的一样,他不再离开。

永远的都待在他们的身边。


对他来说,幸或不幸,皆看他。



评论 ( 5 )
热度 ( 62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