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米英)

“那个时候一起去打弗朗西斯的时候,我还以为能和你成为朋友的...我真是个白痴啊.......”

喝多了酒的亚瑟开始了不断的碎碎念。

一旁坐着的阿尔倒像是已经习惯了的样子,安抚着受到了惊吓的酒保。

“我真是个大白痴!白痴白痴白痴白痴白痴!!!”

眼泪都流下来了,捂着脸哭着的亚瑟再没有平日里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阿尔还记得那天拿枪顶着他的头,然后又只能哭泣着不肯下手的亚瑟。

明明...以前的身影是那么高大的.........

那个时候,却在他的面前,变得瘦小起来。

仓库里留下的士兵人偶,怎么也舍不得丢掉。

还有那套已经穿不下了的西装。

阿尔沉默下来,安静的看着亚瑟哭着。

“我真是个大白痴...”

亚瑟擦了擦眼泪,脑子里一片混沌,喝多了酒总会误事。

他明天才会想起来今天他犯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大的错误。

“爱上你我真是太白痴了!!!”

狼狈不堪的怒吼着,愤怒的绿色眼眸没有丝毫退缩的直视着阿尔。

原本还想要笑着说什么的阿尔一瞬间怔住了。

整个酒吧内的气氛都僵持起来。

吼完的亚瑟像是有些累了一样塌下了肩膀。

“我...累了啊.......”

“这样看着你,真的好累。”

那是他们再也回不去的曾经和过去。

那是他们不得不遗忘掉的一些东西。

“真是可惜...你从来...就没把我放在心上...”

平日里一向骄傲嚣张的人一旦低沉起来,原来是这幅模样。

虽然他早就见过了。

早就在他从亚瑟的家里离开时就见过了。

他本以为......

呵...他自己还本以为什么呢?....

因为不想去理会啊。

直到今天亚瑟已经挑明了说出来。

他才终于...


亚瑟晃晃悠悠的起身,他想说的话也说完了,该回家睡觉了。

走了一步,然后甩了甩手臂。

“你给我松开我的手!”

因为醉酒所以连话音都变得黏黏糊糊的。

“亚瑟...我......”

嘭!

被酒瓶子猛的砸了下头,阿尔眨了眨眼,晕了。

“磨磨唧唧烦死了!喝醉的不是我吗!你说什么啊!“

亚瑟晃晃悠悠的不知道怎么回家了。

留下了晕在酒吧里的阿尔。


第二天

亚瑟将自己蒙在了被子里,装作听不到门铃不断的响声还有外面的喊话。

”亚瑟,给我开门!我是阿尔!“

”你昨天还把我砸晕了想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喂!你不会发烧了吧!!“

亚瑟在被子里浑身颤抖着,恨不得干脆自杀算了。

太羞耻了.....

他昨天到底做了何等羞耻的事啊!!!

竟然直接说出来了!直!接!说!出!来!了!!!!!

阴暗的想着要不然干脆用英国的传统诅咒咒杀了那家伙得了....

”不好!亚瑟!我头上的伤口又出血了!快!救救我!“

响起的声音突然微弱了些许。

”哼!你以为我会这么简单就上当吗!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一边这么回应着,一边却悄无声息的走到门边,一把拉开了门。

果然还是上当了....

站在他家门口的阿尔毫发无伤。

但被示弱了还是忍不住心软。

”哈哈哈,今天请你吃汉堡吧....“

亚瑟眉毛一皱,”哈?“

就差没问你有病吗这几个字了。

干脆的关门,却被阿尔趁机挤进了屋里。

”不去吃汉堡也好,就像小时候那样,你给我做饭吧...“

”不是嫌我做的难吃吗!自己去买啊!“

亚瑟舒了口气,颇有些无可奈何。


阿尔没有往常的那副打哈哈的笑容,一脸认真的看着亚瑟。

”亚瑟,我昨天晚上想了很久。“

声音也与平日不同,里面多了沉稳和压抑。

”以后只要你肯做给我吃,我一定都会吃。“

说着不愿意但是还是向厨房走了的亚瑟停顿住了身体。

”你..什么意思?“

”哈哈哈我意思是说我想让你以后给我做永远的饭..“

”.......“

一时大脑卡壳了的亚瑟表示上面那句话他无法理解。

”意思就是,我们结婚吧..“

沉默许久的亚瑟勾起了一个笑容。

”你是因为出了什么问题才像弗朗西斯一样找我签什么结婚书吧...“

”如果你不想结婚的话我们就这样下去也挺好的。你来我家住几天我去你家住几天,但是最重要的是...“

完全没有回复亚瑟说什么的阿尔一脸严肃的认真。

”我和你,要在一起。“

”一直一直在一起。一起住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只要你希望,我不会再从你身边离开..你也不用每次喝多了都要骂自己白痴..“

”我在意你,像你在意我一样的在意着你。“

虽然现在每次见面还是会争吵起来。

但是他和亚瑟真正的心意彼此都不知道。

他一直无法忘记亚瑟,亚瑟也一直无法忘记他。

只不过因为各种沉重的东西压在身上,所以连最初的心情都忘了。


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好。“


我也只是,不想你离开我而已。


数次的醉酒,却只有这一次,亚瑟过于激动吐露出了压抑已久的心情。

这也是他们之间的缘分终于到了的缘故吧。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就早已奠定下来的。

深切的感情。

评论
热度 ( 22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