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你,敬启:


对于我来说,总是会时常用一种形式不断的询问着。

比如像是  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呢?

亦或者是  刀,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呢?

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询问着,所问何人我尚不明确,所为何事我也不曾明了,只知这确实是我每次想起刀剑乱舞便想起的疑问。

-------------------------------------------------------------------------

经过漫长的时间,连花都不知开放了几回。

我一伸手便能触碰到天的日子,已经如同流水一般再不复反。

每日若是只有刀剑相伴,倒不失日长之美意。

我的手指能随他们的只言片语翩然起舞,也能因他们难得露出的笑容颤栗蜷缩。

痴迷于刀剑之上,便身心俱失,早已身处迷途之中,尚不知晓。

于梦中的相见仅是痴人说梦,一场大梦方醒,醒时才知其荒诞无稽。

嫉妒愤恨埋怨,皆是由吝啬而起。

只要对我稍加些许温柔,便能轻易安抚于我。

可惜手指划破,曲折,血流不止,亦换不回他们对我的笑容多一丝弧度。

最后无奈背弃离去,却因那一句“大将”心软,痛惜难舍。

离去几日,归来他们分毫未变,我却早已疲惫不堪。

夜中不断索求他们的温度,然只存冰冷。

我怒之时,他们同我温柔以待。我笑之时,他们同我温柔以待。

我悲、我伤、我痛、我苦之时,依旧温柔以待。

不免嚎啕大哭,泪湿枕巾。

手指用力抚摸屏幕,他们终究与我是不同的存在。

之前砸坏的平板都躺在地面上。

我听着耳边不断的有人嘈杂说镇定剂一类的东西

不禁的想起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又是得不到答案,我的情绪已经再次收敛起来。

登入进刀剑乱舞的界面,是熟悉的声音,此时让我激动不已。


若是你能接到我的信,便来与我相会吧。

亲爱的你。

我已寻得与他们相见的方法,我知你也正沉迷于其中不得自拔。

眼前一片模糊。

这份红色倒似次郎的衣衫一般,比那红色更深一些。

若是石切丸穿上这样的红衣,想必也是相当美丽的。

世间吵闹哭泣声已经再无法入我耳中

我已无力书写,不知为何手指再无法屈伸。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8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