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下无木(木下彻番外)(刀X男审)

审神者之中,是存在着‘瑕疵’品的。

并不是所有的审神者都具备了可以吸引人目光的外貌。

大部分都是平凡的,甚至可以用普通的大众脸来形容。

但也有几个特例,是在完全和赞美的词汇搭不上边的相反方向的。

如同来到本丸的木下彻。


虽然早就被三令五申的了解到了这份工作的流程,但面对这些付丧神时还是会紧张。

因为他太软弱了。

本身喜欢的就是男人,但又常年窝在家中。养成的身材便是这一副臃肿不堪的样子。

在他眼前出现的付丧神,当木下彻看到他第一把刀第一眼时就止不住的惊叹于他们的外表上。

真是十分的令他心动。

但木下彻用那种痴迷的眼神盯了他们片刻,便将这种眼神敛了起来。

这样的他,真是恶心。


木下彻伸出自己的手来,肥胖的手指,粗壮的手臂。

他便是这样的一个人。

此时倒是禁不住的后悔,自己怎么就应承了这份工作呢?

起因倒是因为他终究还是有些良心,不想再吃自己父母的钱了。

他是个啃老族,有一个可以免费供他饭,又不用来回走动的地方,自然是好的,所以他就来了。


他不知道有他这样的审神者他们到底是心中如何想的。

但木下彻已经竭力做好他能够做的最大限度的事了。

刀装、手入、文件、他需要做的事他也都完成的很好。

但他从来不会跟他们太过亲近,离得近了些就会相当拘谨。

因为木下彻不想让自己内心中充斥着那份喜欢的感觉。

喜欢,便会转变到痴迷。

他自然是知道他们是刀,几个世纪的刀,多少年前的刀。

还是神明,他若是表现出了那份痴迷,他们肯定是会察觉到的。而且无论面上显或不显,心中总是反感的。

有谁会愿意被他这样的一个臃肿的人用恶心的目光注视着呢。


木下彻仔细思考了很久,第一天他掩饰不成,接下来几天他想明白了,便开始学会将视线一点一点的从他们的身上收回来。

他自卑,更是极其自厌。

他无数次痛恨自己如此肥胖的身躯,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他自己并不去努力。

所以他改变不了,对于这样不想改变的自己,他产生了极大的愤怒。

他曾经虐待自己。自残,割腕。磕头,发疯。

他也曾蹲在房间的角落里痛哭,在饥饿时将纸塞进口中不断咀嚼。

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希望自己开心,所以甚至允许了他如此的自暴自弃


来了这个本丸里,再无法联系他父母以后,他才是真正的平静了下来。

终于,不用再给他们造成麻烦了。

木下彻有时虽然会阴郁,但一旦想到这一点,便会心情好了起来。

他的父母终于丢掉了他这个累赘,他们可以更加快乐的生活。

他还有个弟弟,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


他这是有着自知之明。

木下彻已经成为了一个活在世上会浪费空气的人,他消耗着自己父母的心血,浪费着别人对他的善意。

好在他终于来到了这个空间。

如此一来,他也不用再想办法将自己的存在从这个世界上清除掉,只需要安静的每日支付着灵力,等待着何时他才会被刀所反噬。


木下彻心里所想的事,他从未诉说于口。

对谁说呢?若是对这些刀剑的付丧神说这等小事,怕是他们听后心中都颇有怨言吧。

经历过无数生死的刀剑,哪里还会像他一样去想这些感时伤秋的事呢?

木下彻每次想死,最后都下不了手。

他对死亡,深深的恐惧着。

仅凭这一点,他便肯定了他这些想法不可能诉诸于刀剑。

无论是哪一把,即便存在着他最信任的那一把刀剑,他也不会说。

因着他太过分了。

他还拥有着生的权利,但刀剑的主人却是已经死去了。

拥有着生的权利却又自怨自艾的他,岂止是被唾弃呢。


所以他将所有的心理都书写在了隐秘的记事本上,然后将这本记事本放在了箱子的最底部。

箱子中装着他的衣物,他的父母在他来之时还是给了他一些钱,足够他买置备几套衣服的。

这样宠爱着他的父母,木下彻心中实际上是想回报的。

他在等待着,再过久一点的时间,他就给自己的父母写封信。

让他们不要再担忧自己,并且要装的开心快乐一些。

如此一来,他便是勉强的能让自己父母安下心来就好了。


木下彻的笔停了下来,将本子合上。

他看了眼桌旁的那一摞文件,想着今天又是要熬夜了。

他会努力的将这些都做好的理由,是因为除了这样能够证明他自己以外,他什么都做不到了。

他长得不好看,身材也不好。比之他们更是差了无数倍。

这种差距是他无论如何想拟补都拟补不了的。


明知道不可能被喜欢上,便干脆的不要抱了妄想吧。

被喜欢的权利,是他们拥有的。

但这样的权利,一开始木下彻就没有啊。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