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扫秋木(木下秋番外)

非多主角,此为番外

承下无木(木下彻番外)与本文毫无关联,仅为同系列。

------------------------------

“所以?让我接手?为什么,我不同意。”

房间内声嘶力竭的怒吼声时不时的传了出来,带着猛烈的砸东西的声音,也带着肉体冲撞的声音。

“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你再说一遍你要干什么!!!你给我对着老子的眼睛说,你说你要离开,你不要他们了!”

揪着木下秋脖领子的真风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对她的暴怒。

“我..我也没办法啊..”

木下秋起初还是一脸表情淡定沉稳,但当她听到真风怒吼的那句不要他们了的时候,她哭了。

“我哥死了,我爸妈悲伤过度住院了,心脏病也犯了。来信告诉我家里什么都不缺,最缺的就是我...我能怎么办!!!”

真风的怒气一时之间如同被冰住了一样,发不出来,也没消散。

“你..你明知道..明知道他们喜欢你....”

怒气怎么也发布出来,连带着原本理直气壮怒吼的语气都软了下来。

“你明知道的,明知道他们喜欢你......”

真风的手松开了,她自己也跪在了地板上。

她突然感觉到浑身一股寒冷。

“木下彻走了,你也走了..他的刀都自毁了,你有能耐也让你的刀一把一把去自毁啊.”

她的两个朋友,一个跑的比一个快。

从这里离开的木下秋,彻底解除了合同之后,连带着记忆都会被销毁。

她不会再记着有个人叫真风,跟她和她哥都是相当要好的朋友。也不会记得这个叫真风的朋友,对她有着那么一种扭曲的绮念。

“真风..我是真的没办法。我父母已经不能再承受失去一个孩子的痛苦了。我离开以后,他们就拜托给你了。”

“真风,我知道你喜欢我..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了,你不会拒绝我的,对不对?”

真风呆呆的坐在地板上,发丝凌乱着看着擦着眼泪爬起来的木下秋。

“真风,那我走了。”

房间的门被拉开,一向礼仪良好的木下秋脸上带着鲜红的指印,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连她平时最喜欢那根发钗都落在房内的地板上。

木下秋低着头没再看她和真风的刀剑,连鞋都不要了,飞快的往外跑。

阳光射进屋内,真风直愣愣的盯着地板上的发钗。

木下秋的刀剑没有阻拦,他们便是早已被提前告知。

无法阻拦...家人、亲人,对木下秋来说如此重要的一部分..

就算是他们,也没办法狠下心来。

真风是最后一个,木下秋告知的人。

木下秋空出了一整天的时间来,留给了真风。

她们是在这个世界相遇,真风又是喜欢上了她,多年来越发的靠近。

如今木下秋却成为了逃兵,一人从这个世界逃离了。


真风的嘴唇动了动,用手遮住了半张脸。

“秋..啊..啊秋...啊秋!!!!!!!!”

猛的站起来,看向屋外木下秋离去的方向。

手指飞快的将腰带解开,把和服的外层褪了下去。

“大将!您这是要做什么!!!!”

烛台切首先意识到了不对劲,狠狠的皱起了眉。

真风没回答他,她一向喜欢在和服外衫下穿着一身白色里衣。她知道没人喜欢这么穿,但来了这里,除了她自家的刀剑又没别的人会知道。

穿着里面的那件衣服显然能跑的更快。

真风一手拉着那套和服,飞快的往外跑。

她同木下秋不一样,她一向不喜欢运动。平日里待在本丸也只是去了木下彻和木下秋这两兄妹的家里混吃玩闹。

但是现在..

她的大脑里已经没有什么理智可言。

“木下秋!!!你给我站住!!!!!!!!!!!!!”

穿着白袜跑,好慢.....

所以在看到木下秋跑到了大门口时,她弯下腰来把自己的一双袜子都脱了下来,光脚踩在地面上。

越是疼,她的大脑中的理智越是消失,她变越能变得更快。

“大将!!!”

压切长谷部站起身就要追着真风跑,却被三日月横刀拦住了。

真风一路高声喊着,跑的越来越快,再没有平时那副随便开玩笑的样子,眼里情绪翻滚,如同大海浪潮。

“木下秋!!!!你给老子滚回来!!!”

木下秋早在听到真风第一句话时,就加快了速度。

“你他妈的今天敢回去,老子明天就敢杀到你家里去砍死你爸妈!”

木下秋的动作僵了一瞬,却还是坚定不移的往前跑。

她知道,真风永远都是嘴硬心软的人。


真风跑的太用力,眼前都一片昏花,但丝毫没降低速度。

她不能失去木下秋...

她一点都不想失去...真的....

她知道她根本阻止不了木下秋的,要是能阻止,她本丸里的刀剑必定也会找各种办法阻止了..

阻止不了的原因,是因为她要回去的理由。

不是对他们和她厌腻了,也不是对他们和她失望了。

而是因为对待她和她兄长如此关怀备至的父母生病了。

这样的理由....狠不下心来用那么严厉的招数来留下她。


“嘭!”

眼前一黑,真风猛的跪倒在地面上,跑的力度太大,她跪下了之后又整个人往前滑了一段距离。

木下秋停下脚,回过头,看着真风的那条白裤子上已经有鲜红扩散开来。

咬了咬嘴唇,她继续跑了。

她不能对真风心软,真风是个很会找机会的人,一旦对她心软了,她必定会想方设法的让木下秋放松心神,然后留在这。

这样..可不行啊。


真风一只手用力的扣在自己的腿上,关节都用力的发白。

咬着牙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继续追着真风跑。

实际上只是想再和她一起待着能多一会罢了。

无论如何,都想看到你离开的最后一面。

这才是真正的真风的目的。

从没有人能真正摸透她的心思。


“请您,带我回去吧。”

木下秋对着穿着一身黑西装的人鞠了一躬,眼里包含着坚定的说着。

真风还在朝她这边跑来。

黑西装的人看了眼在后面追过来的真风,眼里一抹意外之色,随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拉开了一道黑色的洞。

“跨进去之后,就不可能再回来了。之后你的记忆也会被消除的,没有想跟那个小姑娘说的话吗?”

木下秋抬起的脚毫不犹豫的跨了进去,摇了摇头。

她已经没有要再跟真风说的了。

因为接下来,她们两人之间所有的记忆,甚至是木下彻有关的记忆,也都由真风一人承担。

这种时候,再说什么,都显得如此虚假。

木下秋跨进黑洞时,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真风与她的距离如此之近,只要真风再往前一步就能抓到她和服的衣袖。

在真风真的抓住了那片衣袖的同时,黑洞也瞬间关闭了。

留下来的只有真风手里的那一片布。

那是木下秋最喜欢穿的紫色金线莲花花纹。

没有了支撑的真风摔在了地面上,摔在了黑西装人的脚下。

“小姑娘,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永恒存在。离开了就是离开了,她以后不会记得你,你也会在接下来漫长的时光中将她忘掉。”

“希望你通过这次能够学会不再轻易对别人付出如此深重的感情。否则像你这样重感情的审神者,最后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黑西装人蹲下了身体,手拍了拍真风的头,然后也进入了黑洞中,消失了。


偌大的演练场上,只剩下了真风一个人。

安静的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趴着。

她平日里在他们面前和在木下秋木下彻面前总是笑嘻嘻的,大事小事都打着哈哈,行事作风也是一副混吃等死的样子。

从没有像今天一样真正的将某种感情付诸在别人身上。

因为木下秋说过,“我最喜欢你这样无忧无虑的样子了。”

因为木下彻说过,“你每天都很开心,所以来找我的时候我也会很开心。”

她的那双脚底血肉翻出,这一路石子,她跑过来的路上都带着血红色的脚印

连着裤子也被染红了,腿蹭破了皮,手臂也蹭破了皮。


木下秋走了的那一瞬间,真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好像一切都结束了的诡异释然感中。

啊...最后到底还是走了。

就跟多年前她偶然有一天做过的梦一样,就剩她一个人啦。

累了。

心累,也身累。


手指动了动,然后她用双手撑着地面坐了起来。

真风没哭,不如说她哭不出来。

她是个有问题的人,看过了心理医生也还是没用。

一脸笑容对于她来说是最简单就能做出来的表情。

因为她无论是伤心还是痛苦,都会不由自主的摆出笑容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从胸腔中发出来的笑声,低沉沙哑带着些扭曲的疯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仰头大声的笑了出来。

然后又哭了。

脸上的笑容还在,却是哭了。

她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表现形式,所以才总是那一副阳光灿烂。


哭了一会,真风用手撑着下巴,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演练场上对面的位置。

她就安静的看着,也没什么别的举动了。

直到了晚上,月亮高高升起。

月色的光辉洒了真风一身,她身后传来属于她刀剑的气息。

“大将,您该回去了。受伤的地方需要好好包扎一下。”

在真风出声前,三日月是不会有别的行为的。

“三日月,我们回去吧..待我换上一身干净点的衣服,去办承接手续。”

“果然,最后大将还是决定接手了。”

三日月那双深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微妙的复杂意味。

“木下秋不是早就打算好了吗,我有的刀她都没有,反过来她有的刀我也都没有。她是很久很久之前,在木下彻死了之后就已经决定好了。”

“您早就发现了。”

“呵..她那点小动作我又有什么发现不了的呢。想要忘记就忘记掉吧。她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她那些刀剑,她只喜欢她哥哥。”

真风抬起了手,三日月顺着她的意思抓着她的手将她拉起,一把横抱起来。

“发现了却还是纵容着那位大人离开的人,也是您啊。”

“我对她..始终是狠不下心来。”

要是能狠下心来,今日也不会真的让她就这么离开了。

无论如何,留下她的办法,多的是。


脚底的伤口都不再往外滴血,时间可以抹平一切,包括伤口。

漫长漫长的时间。




to be continued



-------------------------------

作者有言:

一。木下彻、木下秋、真风是同一系列内的。

各自都在各自的本丸,所以木下彻是刀X男审。

真风这里是刀X女审。

木下秋则是禁忌之恋,她只爱她哥哥。

现已有 木下彻番外。

二。至于刀剑为何多年才只收集了这些,因为真风捡回来的刀基本不唤醒,锻刀的次数也是能不锻就不锻。

她有意控制本丸内刀剑的数量。

发现这一点的木下秋,在木下彻死了以后就开始不断算计着要离开的办法。

最后木下秋抛弃了真风,将她特意收集起来的刀剑完全赠给真风。

三。木下秋的做法是否十分让人唾弃?

当真正爱的人在你面前死去,你却依旧要每天面对和他有关的一切时,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四。以上就是我写完之后发现还有几个问题的地方,大概都指出来了。

评论
热度 ( 14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