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于手中(三)(刀X女审HE)

风于手中(二)  (一)

-----------------------------------------------------------------------------


每走一步,就疼的浑身都抖一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真风用手指钳着那个茶杯,每走一步,茶杯里的水便波澜起伏。

有时还要洒出来些,那些时候大多都是她手都抖了起来。

真风并不觉得自己能够抵抗住这样的疼痛,所以她选择了接受。

为了在最短时间内使她的行动自如,不足以阻挡她的一些计划,她要习惯这样的疼痛感。

再疼的伤口,你习惯它疼了,那就不是疼了。


三日月故意给她留下了这样一杯茶来,到底是何意,说实在的让她也都大脑不受控制的想了很多。

花瓣太轻,始终飘在茶上,入不了茶内。

是说她做的行为和举动都太轻便,不足以打动刀剑的内心?

茶虽满却已凉

是说即便她将这些刀剑纳入了自己本丸中,到最后也是凄凉一片?

茶杯边有裂口

是说这杯茶太满,杯子便会撑不下了?

人走茶凉

呵...是在说她最后的境地吗?


不怪乎真风多想,三日月已经经历了如此悠久漫长的时光,他留下来的东西,若是不深思,怕是也不懂他的意思。

明月高照,其光辉高洁明亮,如三日月宗近一般着实美的让人心神难掩。

真风吸了口夜里的凉气,越发觉得有些冷了。

越冷越能让她理智的思考。

明日她又该说出怎样的谎话, 做出怎样的行动,来打动那些刀剑呢。


“大将....夜里还应多加件衣服。”

正当真风抬起头直愣愣的看着那抹月亮时,快占据她大脑一半思想的刀就出现在她身后,给她披上了件外套。

“三日月?”

“我在,大将。”

“你不是不想见我吗?还留下了这么个玩意,让我自己慢慢想。”

“哈哈哈大将果然很懂老人家的套路啊...”

那深蓝色眼中闪过一抹温柔笑意,在月光之下几近令人窒息。

“您生我气了吧...”

真风并不回答,眯着眼盯着三日月许久。

随后拿着茶杯的手猛的抬起。


茶水顺着发丝流了下来,连带着那片花瓣都湿着站在了头顶。

真风将空茶杯向三日月的方向递了过去,“拿走它,以后别用破茶杯。”

“我干脆给你买个保温杯好了,你喜欢喝热茶吧。”

三日月宗近深蓝色的眼眸直视着真风,迟迟不肯接过那个茶杯。

真风本就觉得冷,现在把茶倒在自己头上就觉得更冷了。

半响,三日月宗近叹了口气。

“您果真是生我这个老爷爷的气了.....”

真风即便是生他们气了,也绝对不下手对他们动粗。

反而是竭力的粗鲁对待她自己。

将这股怒气发泄到自己身上,随后对待他们时便是又是往日的语气。

但这份怒气取而代之的却不是发泄出去之后便完了,真风也许会将这次事件一直记在心里,不再忘记。

真不知该说是幸还是不幸了。


“三日月,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是,大将。”

三日月苦笑着接过那个茶杯,然后离开了这个小径。

在本丸里真风从不担心会发生什么事,便是现在来了他们也一样。

即便他们恨她。

但她又觉得这恨没来由,他们只不过是将自己的错误叠加在她的身上罢了。

这过错还要她来买单,开什么玩笑。


没了茶杯,连带着刚才一直因三日月扰乱的思维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的轨迹

来了这个世界,她曾经以为不用杀人放火,也不用担忧尔虞我诈的算计。

现在想想倒是她想错了。

真风突然的睁大了眼,她一瞬想到了些什么一直被她忽略了的东西。

她一直都觉得木下秋的刀剑们喜欢木下秋。

但是事实可是当真如此?


木下秋有意控制收集与真风不同的刀剑,那那些她偶然唤醒的与真风相同的刀剑,木下秋又是如何解决了的呢.................

无外乎是刀解。

是她一直会错意了,木下秋的刀剑们并不是她所想的因着木下秋的留言而不去自行刀解。

而是终于离开了木下秋,他们又怎会有自行刀解的意图呢。


真风脸上的笑容扩大,眉头却紧皱着。

若真是如此,她又该做些什么好。

先前所有所想的全被推翻。

不就接受一帮刀剑,像她这样左思右想的审神者也是难得一见了吧。

罢了罢了。


真风又开始缓步走了起来。

她其实不够聪明,也不够漂亮。

这份灵力看起来深厚,实际上也不过是个普通审神者正常的量罢了。

木下秋木下彻便也是众多审神者中难得普通的审神者,所以她才会跟他们两个搭上了线。


“啊...嚏”

打了个喷嚏,在安静的地方显得极为突出。

鼻尖红了红,真风不能回去,还得继续走。

这是变相的折磨自己,其实她发现过木下彻那家伙跟她有一样的自虐倾向。

“若是您感冒了,到时弟弟们怕是要怪我的。”温柔的语调散于空气。

等到真风反应过来时,她的头已经被一只手温柔却强硬的压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一期一振?”

“恩。”

在真风印象中,她所看到过的一期一振,一直都是十分温柔的。

“您意外的不同于我印象中您的样子。”

一期一振的手抚摸着她湿着的头发,带着些安抚的意味。

“明日您到底打算做什么呢?”

评论
热度 ( 14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