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于手中(四)(刀X女审HE)

(一)     (二)       (三)   

----------------------------------------------------------------------------

这样询问着的一期一振有些狡猾,却是吃定了真风会直白回答。

“我打算给你们下跪来着。”

被压在身上,所以话音出来的都有些模糊了。

但真风的意思却是传达的不模糊的。

如果以言语不行,她会用行动来以礼相待。


“....您果真如她所说,外在与内里,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一期一振的手顺着真风的长发抚摸到真风的后背,不断下滑,一直到真风的腰部,用力的强横禁锢着她的腰。

“那么,您打算对我们献上多少的心呢?”

真风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看着那温柔如水一般的一期一振。

“她离开之后,在这个世界我再无牵挂之人。现世也无我生存之地。若是问我能献上多少,自然可全心双手奉上。”

这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等价交换的条件。

“前提是,以我为主。”

“我本欲待你们如同上宾,客人若是让我真心以待,那便是有些难度的。这点你自然清楚。”

她不会将门开的那么大,无论谁来了,到里面坐坐就能留下痕迹。

她是个普通人,有普通人的自私和考量。

自然会将门开的小,你若是想进,你就进来。


 真风看着一期一振的嘴角勾起,朝着她低下了头,亲吻在她的脖颈淤痕上。

“药研对您下手还是太重了些,不过若不是如此,怕是也无法切身体会到您心中所思所想。”

在真风耳边低声呢喃,呼吸的气息撩拨着她。

“您可是决定好了?我们可不是您亲手锻造出来的刀剑。若是有朝一日,您如同离开的那位大人一样,我们会斩杀了您。”

话音越是柔和,内容越是残酷冰冷。

真风并不认为一期一振在说假话,也不认为真的到了那种时候他们不会下手会对她手下留情。


“呵.......”

真风侧了侧头,嘴唇几乎与一期一振的耳垂相贴。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木下秋做事可曾犹豫害怕过。我与她一同,只不过心之所在不同罢了。”

一期一振的双手搂着真风搂的越发用力。

那双眼中眼神闪烁,“真想将您神隐....您是在诱惑我吗?”

真风的手拍了拍一期一振的手臂。

一期一振会意的放松了些,然后有些不舍的离开了真风。


“明日请静待我登门拜访。若是中意我,便将阁下一家嫁与我可好?”

真风并不认为一期一振觉得她合格了。

她觉得一期一振在演戏。

包括这种种的暧昧举动,都在演戏。

“我原本是喜欢女人的,即便是那个女人离开了,要让我喜欢上一个男人,首先要让我了解他。我喜欢掌控别人,自然喜欢上的人我会把他摸透的一清二楚。”

真风一脸笑容,又是恍若阳光灿烂。

犹如那天在演练场上一边哭一边却笑的表情。

她脸上的笑容恰恰代表了她心中带着阴沉的心情。

“一夜情两夜情三夜情,那家伙喜欢靠肉体慰藉我不管。但我对肉体上还是有很大洁癖的。可以不是专一的一个人,但绝对不可能是抱着目的来和我发生关系的人。”

脸上的笑容扩大,语气悠然轻松起来。

“以上是我对结婚的独特见解,欢迎随时来质疑我。那么明天再见吧。”

这是警告,明明白白的如此直白过分的警告。

真风是在告诉一期一振,别再跟她玩这种东西,她不爱玩。

要玩就给她玩真的。

那么要玩真的, 首先就要学会被她一点一点的蚕食掉他的外壳,让她进到他的核心里去。

如同不死不灭的癌细胞一样,她一旦进入到他的心中,就会不断的扩散。


一期一振站在原地看着真风顺着另外一条回去的道离开。

“一期哥...”

一期一振转身,略微有些差异的看着乱。

随后又是无奈的笑容,他刚才怕是真的被真风那虽然是笑容,但语气却是严厉的呵斥给惊到了呢。

竟然连乱在一旁都没察觉出来。

“大将她对感情,是很看重的。要想让大将接受一些东西,首先要学会深入到大将的身边。”

一期一振伸出手抹了抹乱的头发。

“这么对我说没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你可是我们的一期哥,不会对大将做坏事的。”

太过理所当然的回答,让一期一振的手都停了片刻。

“我知道了.....那么就由乱来教导我吧...”


“大将~”

软糯的声音,萤丸背着那把大太刀突然蹿了出来,头顶还带着几片树叶。

“怎么了?萤丸?”

脚很疼,但跟萤丸说话最好还是蹲下来比较好。

莺丸扑进了蹲下来的真风怀里,蹭了蹭,然后嘴唇触碰了下刚才一期一振亲吻的位置。

“给大将清洗一下~”

他们的大将严厉呵斥一期一振的时候,简直让他们都看的傻了起来。

直白的如果换做了别的脸皮薄的刀剑怕是都会觉得难堪的。

好在对方那个一期一振是以温柔著称。


站起来时真风的脚疼的让她一个踉跄,被一只手扶住了。

“我抱您回去吧。”

一回头竟然是药研,药研的身高比萤丸要高些,虽然是把短刀但抱起她来也是毫不费力的。

这就是刀和人的区别吧。

“您的身体不太好,刚才还着凉了,还请以后要注意一些。”

“恩.....”趴在药研的肩膀上,猛的舒服了下来她有些昏昏欲睡。

“这样的话,在我日后为您煎药时才能少放几味苦药....”

真风迷迷糊糊的趴着,萤丸因为个子小抱不起来真风郁闷中。


”真是个某些方面不让人省心的大将。“

抓着药研的衣服怎么也不肯放开。

”没办法了,今日便破例做您的一夜侍者吧...“

药研在真风身侧躺了下来,闭上眼。

萤丸在门口看了会,将门合上。

打了个哈欠,他也回去睡了。


对方已经有一把刀在大将身边,他们就不用担心大将会受到侮辱了。



评论 ( 5 )
热度 ( 22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