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刀X女审,主清光HE)

我不知道我以前是否足够强大到可以想要去抢夺一些东西,但是现在的我,确实是强大的。

 

我手里的刀是没有灵魂的傀儡,被我所使用,僵硬的沾染上献血。

 

我看到与我刀刃相撞之人犹如摇曳月色,遥遥不可及。

 

我的刀在他的刀刃下断裂,随手便抽出了另外一把。反正不过是些劣质品...

 

我是真的这么想的吗?在挥刀的那一瞬间,我如此的怀疑着。

 

我并没有战败,却因为身体内止不住的痛苦不断咳血。我觉得自己的心肺脾肾全都碎裂开来,我痛的好像是要死了。

 

我看到那一身雪白之人横起手臂,止住了其他的敌对者。

 

他轻声说,“我请求您回到我们身边。”恭敬的对我跪下。

 

这肮脏的焦土和血染上了他的白衣,我看着那块脏污,一时之间心里一片莫名情愫。

 

“我不信你们。”我笑着说出了这样伤人的话来。

 

无非也就是想让他们将我斩杀于此地,因我已经隐约发现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在不断颤动,仿佛在警示着我休要触碰。

 

“您总是这样,明明一脸悲伤到要哭的样子,却总是笑着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是我无法匹敌的速度,这瘦小的男生用手抬起了我的下巴,血红色的双眸中映出我的倒影。

 

此时的我无疑是狼狈不堪的,绑起的发丝都凌乱的落下了几缕来,还带着胸口的血迹,连带着嘴边也是一片血污。

 

莫名的,我有种不想在他们面前落到如此地步的想法,却无从得知从何而来。

 

“大将,还请您原谅我的不敬。”

我未曾对此发出任何回应,此时我的双眸缓缓瞪大,一时之间还无法理解他这样做的意义。

 

他在用着虔诚的姿态亲吻着我。我放任了他的手用力拉低我的头,放任了他的舌入侵到我的口中不断舔舐。

 

失去的记忆如同流沙一般,随着我渐渐流走的氧气,它们也渐渐的回到我的脑海中。

 

我曽月下饮酒,醉于其怀。我曾被精心梳妆,拉着那刀行走于本丸之外。我曾偷偷在其睡着之时轻触其唇,随后悄然离去。

 

我曾将自己心意告知于他,却被婉言相拒。我曾一心恋慕他人,却被止于萌芽初发。后我再心如死水,不妄自尊大。

 

我是他们的大将,是用灵力供养他们之人,是他们生存所必须之人。我偷偷的放在心里的喜欢着他们,以自己那颗博爱的心悄悄的爱着他们。

 

我闭上眼,终是心中无奈叹息。此次被人所掳,又被封了记忆,实非我所愿。但却亦因我而起,我对其日渐深情,得不到便由此引出了各种卑劣之情。

 

是我之错。犹记得掳我之刀对我关怀备至,犹记得掳我之刀夜夜陪伴于我不辞辛苦,犹记得掳我之刀如同曾经的我一般,小心翼翼的亲吻着我的嘴唇。

 

“大将...别离开我们。”

像是察觉到了些什么,今剑猛的用力抱紧我。

 

“我们对您并非毫无情谊..”话刚出头,便已被我用手心遮挡。

 

我非此意,“我非此意。只是见他如我一般,心生情意。我尚不知是何等情怀,但我若回去,必带他一同。若他不回,我便同他一处。”

我垂下眼眸,朗声而应。爱我之人,我爱之人,我该如何抉择。答案已出,爱我之人如同我一般追逐的如此辛苦,我不怜悯他,我对他也是有喜欢的吧。

 

“成.....回到我这里来。”身后的清光轻声唤着我。

 

我捂着今剑嘴的手轻移开来,“我曾经在一次又一次的追着你们的时候,认真的想过。如果有一天有把刀也肯不断追着我的话,我一定会”

连话音都被截断了,我怔愣的看着一期一振垂了眼双膝跪在我面前。

“大将,还请您回来。”

连身后的清光都不再言语,只是安静的看着我,那双眼中隐含着悲伤。

 

半响都无人言语,我笑出了声来。

“好了。一期,起来。”

今剑松开了手,我顺势站了起来,抽出一把刀来。

“我的灵力不会断绝,因为在再次相遇之前,我会努力的活下来。”

我看不到的地方,清光诧异的睁大了眼。在场的所有刀剑都被我所作出的决定震慑。

 

“我不能负了爱我的人,这是我自己亲身得出来的教训。本就对我无意,何须为了让我留下强行作出这样的改变呢。你们只是你们,我也只不过是你们人生中一片过客。”

并不是我想把你们当过客,而是你们根本不曾给我任何除了当过客以外的选项。

“我会时常回本丸里看你们,若是有朝一日我死在你们刀下,那我就真的得偿所愿了。”

这是我爱你们的证明。

 

我不再多说,转身朝着清光走去。我走到清光身边,拉起他的一只手来。我知晓自己的身体越发溃败的严重,这怕是因着总在这些污浊之地的缘故。

但无妨,本就生命短暂。

“清光,若是有一日我离你而去,我定在走前消了你关于我的记忆。”

清光用力的握住了我的手,他的嘴角勾起,却又什么都没说。

我知他根本不会给我消除他记忆的那个机会。

这把刀如同曾经的我一样,都是如此倔强。

 

我被清光带着离开这个战场,我不知留下的他们是怎样的表情和想法。

但我这些年,就想如此任性一番。

若是有朝一日,在战场上你们再不认得我。

那我便心甘情愿死于你们刀下。

绝不反悔。

 

 

 

 

END

 

 

 

 

----------------------------------------------------------------------------------------

 

作者有言:    女审’成‘的这个名字是在我某一篇中出现过的。哈哈哈,如果有兴趣的可以去找找,这两篇连在一起看还是蛮带感的。

其实这也是单独成篇的,跟那篇没关系。

有谁看着的时候就想到女审最后还是没跟他们回去的呢?

哈哈哈哈,我今天其实是受到了启发的。

失去了记忆,刀刃相间之时,又夹杂着以前的种种情意,却又不得不想着现在所收获到的东西。真是一件困难的事,当我在写的时候我也是如此觉着的。

很久都没来LOFTER,各位的评论我都有仔细的看过。虽然回的晚了些,但是还是十分感激各位给我留下的评论。

以上。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