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王天风X原创男主)HE完。

“你是说,让他们两个都去前线,你来替这一枪?”

王天风低头看着桌上的枪,声音里的情绪莫测。

不如说是陈成听不出来,他不知道王天风究竟想怎么样了。他一向都看不懂王天风,王天风脑子里想的东西总是他所不能及的世界。

因为王天风经历的是真正残酷的血腥,杀戮,黑暗。而他,终究是太过年轻,心软。

陈成看着明台和余曼丽握紧了的拳头,心中叹了口气。

只希望日后他们俩活着别再出现这样的事才好。这次是余曼丽拖累了明台,但也确实是明台的心太软了。

王天风听到贿赂的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怒,把办公桌上的饭都扫了下去。现在能这么平静的面对这两人,已经是有了打算了吧。

陈成没有回应,而是直接拿起了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他来到这个世界里,认识和亲密的人只有一个明台和一个王天风。

他喜欢王天风。喜欢了很久了,可是王天风自从撞破了他的心理以后,也再没正眼瞧过他。

今天倒不是虚假的什么为了王天风才这么做了,他只是为了明台。他在这世上的朋友,只有明台。所以明台绝不能死。

明台不会让余曼丽死,所以明台会把枪抢过去。这一点陈成太清楚了。所以他先下手为强,将枪抓在了手心里。

这个世界结束了,也许他会回到原本他的世界去,也许他会彻底消失在这人世间。但是想想看,他曾经也和王天风纠缠了一段时间,也曾和郭副官打好关系,更是和明台余曼丽的成绩不相上下。

“陈成!你别做傻事!你给我放下!”明台急了,陈成勾起嘴角给了他和余曼丽一个笑容。

祝你们俩能在这乱世中好好活着。

“陈成,都是我的错!跟你没关系...你把枪放下,你听我的话...”余曼丽也急了,他们俩恨不得不顾王天风在场就要冲过来。

陈成没再说话,没听说过总是话太多结果就死不成了吗。

所以他的手指收紧,准备好要开枪。

“陈成。”

仅这一声呼唤,就能让陈成分了神。陈成转过头看着王天风,王天风抬起眼来看他。

“你的遗言。”

陈成皱了皱眉,都这种时候了还说什么遗言。但还是乖乖的开了口。

“你和明台还有余曼丽都好好活着。”

明台低下头去,余曼丽哭了出来。

“没了?”王天风慢条斯理的重新端起了桌上的那碗面条。那是陈成给王天风做的,这么久他早就摸清了王天风喜欢的味道了。

陈成咽了口口水,反正都要死了,再说一次没关系吧。

“老师,我......”

本以为王天风会打断他,没想到王天风依旧喝汤完全不理他。

“我.......”

这气氛略微有些尴尬,陈成几乎想要动动手指开枪了。深吸了口气,陈成敛了心神。

“老师,我喜欢你。”

然后陈成猛的扣动了扳机,一连扣了很多下.......

结果......毛事都没有。

陈成将枪嘭的放在桌子上,用力的推开门就跑了。

明台和余曼丽还有郭副官全都傻了眼,他们都看到陈成的脸红了。

陈成当然脸红了,这么多年的老脸今天全被丢尽了。既然枪里都没子弹,可以肯定的是王天风就是故意的要磨磨那两人的性子。

他就有些不明白了,那时候他跟王天风告白,王天风置之不理他几个月。看到他就转身走,一脸厌恶不要太明显。

怎么今天还要逼他再说出自己的那份心思呢。还是说他其实这么久就是想让陈成明白,这份喜欢是无望的,今天要试试他?

陈成其实活着的执念都在王天风和明台的身上,明台死了或者王天风死了,他都不会选择继续活下去。

陈成一个人坐在靶场边上,蒙着眼睛打靶。他现在谁都不想看到,这算不算是掩耳盗铃呢。

“咳...陈成啊.....”郭副官的声音一起,陈成的手停了下来。

“......其实.....你喜欢处长这事...我早就知道了.........”

郭副官轻声的说,“那天你和处长表白,我听到了....”

陈成的手放了下来,“所以...?”

郭副官望天,“我刚开始确实觉得挺恶心的,毕竟你是个男人,男人喜欢男人这事挺不能接受的。”

“但是你人确实不错,一直以来也细心照顾处长。你跟明台不同,处长让你去死,你会毫不犹豫的去死。你可以为了处长牺牲一切。”

陈成知道他说的是事实,王天风如果给他下了命令,他会毫不犹豫的遵守。

除了...杀了王天风。

“处长这么多年一直也都没什么情人爱人,你也知道处长心冷。你想让处长接受你,很困难。但你这样喜欢处长下去,我觉得没关系。”

陈成没回应,僵直的背在风吹过来时抖了抖。他有些冷了,一如既往的晚上总是天凉的。

“还有,明台和余曼丽,今天毕业了....你别...太伤心...”

陈成听着郭副官远去的声音,将蒙着眼的布条摘了下来。他的表情略微有些麻木,最终还是用双手遮住了眼睛。

他在哭,可是不能让人发现他在哭。

这一夜,他坐在靶场,静坐了不知多久,连枪也再没端起过。

==============================================

“陈成,来我这桌吃饭。”

陈成面无表情的吃饭的时候,王天风突然叫了他一声。

陈成起身,端着饭碗走到了王天风的桌旁,坐了下来。

依旧是和以前一样,但陈成此时也再没有以前的心思。面无表情的嚼嚼嚼,然后放下了碗筷。

“老师,我吃饱了。”

“吃饱了?”王天风瞥了他一眼,起身给他盛了一碗饭。

“老师,有任务交给我吗?”王天风既然让他吃,陈成就端起碗来继续吃。

他是真的吃饱了,即便昨天的中午和晚上他都没吃饭,一直到今天的中午。但他也吃饱了。

饱的不行了,肚子撑了,心也撑了,撑的他快吐了。

他在这个军校里,只剩下王天风一个人了。剩下那两个都走了,毕业了。日后还想要再见,不知要过多久。

更何况,王天风.......

王天风放下饭碗,瞅了他一眼,夹了口菜放在他碗里。

“在你心里我找你过来吃饭就是有任务了。”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王天风太了解陈成,知道陈成现在因为明台和余曼丽的离开,早已草木皆兵。

而他自己,因为陈成对他的心思引发的一系列事情,导致陈成现在完全不敢再接触他。不如说陈成无条件满足所有他想要的,只是再不会像以前那样想要得到他的夸奖,想要他冲他笑一笑。

陈成放下碗,“老师。”

王天风也放下碗,“跟我来。”

王天风带着陈成回到了他的屋里,将门关上。

“你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

王天风坐在沙发上,看着站在门边的陈成询问。

这气氛严肃紧张,但陈成此时真的是有些心麻木了。

“老师,我喜欢你。”

这是陈成不知第多少次对王天风说出这句话来。王天风嘴角动了动,然后他拿起桌上的那个饭盒,猛的砸向了陈成。

这铁饭盒用力太猛,砸的陈成的头撞到了门板上。

“你跟我谈喜欢!你跟我谈这些儿女情长!国难当头,你跟我要感情!”

这是王天风第一次正面对陈成回应了他的感情。

“你配吗!有多少人都在前线上不知生死,有多少人都还再为了对抗外敌心急如焚!你心里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陈成听着王天风的训话,血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划过了他的眼睛。所以陈成抹了一把,看着手心上的鲜红。

看着看着,陈成笑了。然后推开门走了,这回连看都没再回头看过。

门大开着,王天风喘息了口气,然后坐在了椅子上。

陈成低头看着那一手血笑了的那副样子一直在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王天风扯开了领口,手指紧握成拳。


郭副官看着迎面走来的陈成,心里一突,他伸手拦住了陈成。

“陈成,怎么了?”

陈成脸上依旧是那副笑容,摇了摇头。

“我去趟医务室。”

他好像一点也不哀伤,满脸畅快。

郭副官看着他,然后放下了手。陈成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低头看着手心上的血。

郭副官想了想,去找王天风。

到了王天风那屋,看到地面上沾着血的铁饭盒,一瞬就明白了。他喉咙里有些干,他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才好。

“你看到陈成了..”王天风的语气中带着些疲惫。

“是...属下看到陈成...去了医务室。”

王天风深吸了口气,仰头靠在沙发上。

“去了医务室啊.....”

“你同明台一起去上海行动站。”

郭副官诧异的看着王天风,王天风看他。

“你不知道我让你一起去是什么意思吗...”

郭副官立即心中了然,“属下明白。”

“你去看看陈成,他好了让他来我屋一趟。”

“是。”


陈成抹了些药,依照郭副官的命令去找王天风。

敲了敲门,然后陈成推门进去了。

王天风正在一如既往的看文件,和无数的日子里一样。陈成进去了以后,王天风没说话,只是继续安静的批他的文件。

陈成也没说话,他只是感觉着自己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的那份疼痛感,心里提醒自己几遍自己什么身份。

这一站,就站了不知是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

陈成也是被王天风一手训练出来的,自然不差。

王天风晾了陈成如此之久,然后才开了口。

“陈成,你冷静下来了吗。”

陈成面无表情,“老师,我就只跟你再说最后一次,以后我不会再告诉你了。”以后再也不会给你造成困扰了。

“老师,我喜欢你。”

写文件的钢笔一顿,墨蓝色的晕散开在纸张上。

“我爱你。我喜欢你。你对我来说比所有的人都要重要。如果可以我很想跟你死在一起,如果可以我想一直跟在你身边。”

“即便这世上没有如果,即便我日后注定离开,我会想尽办法来见你。离开你之后我会一直想你,我不会再喜欢上其他人了。”

陈成终于转头去看王天风,“这是最后一次,我以后都不会再犯了。”

王天风手里的笔松了下来,顺着纸滚了几圈。

王天风抬头看陈成,陈成毫不避讳,毫不犹豫。当真的胆大妄为,当真的任性胡闹。和明台是一样的性子,但陈成的个人感情却超出了王天风的控制。

“......陈成,你从明天起,担任我的副官。”

“是。”

陈成没问郭副官去了哪里,也没问为什么突然提他来当副官。其实原因陈成心里清楚。他这么喜欢王天风,所以绝对不会对王天风做出不利的事来。

“陈成。”

王天风又叫了一声陈成,陈成转身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你来。”

陈成依言走了过去,走到王天风的桌前。

王天风站起身,看着陈成。陈成比他稍矮一些,额头上的口子抹了药看起来还是有些狰狞。

王天风伸出一只手来,放在陈成的脑后。

一个用力,王天风轻而易举的亲吻上陈成的嘴唇。

王天风没有做过多的行为,仅仅是轻轻的同陈成的嘴唇贴合。他同陈成如此近距离的对视着。

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息交杂,许久,王天风的手缓缓松开,陈成也一点一点的直起了背部。

安静的,沉默的对视着。

王天风动了动嘴角,脸上是许久都没有对陈成露出过的那副笑容。

“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不能有缺陷。”

陈成点头。

“所以你要小心谨慎,不要被别人发现你是我的软肋。如果有人拿你来要挟我,我不会管你。”

陈成要点头的动作都僵住了,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看王天风。

王天风抬起一只手来,抚摸着陈成的脸。

“我接受你的喜欢,我也喜欢听你说喜欢我。”

陈成的脸缓慢的爬上了红色,他脸皮能厚到当面告白,但也能薄到被喜欢的人承认了就脸红。

王天风的手指突然掐住了陈成的脸颊,“无论面对什么情况,都要冷静。这是我反复跟你重复过的一件事。”

“是。”陈成露出一个笑容来,眼里也如同星夜般明亮。

“以后别对别的人这么笑。”

“好。”

王天风究竟是冒了怎样大的风险接受了陈成,又是做了怎样的决心接受陈成。这些陈成虽然不知道,却能隐约想得到何其艰难。

他们做特工的这类人,最重要的就是信任。

谁也不能信。王天风无数次的教给他们这句话。

想到这里,陈成的手用力的抓紧了王天风的手。

“老师,谁也不能信。我不会做出任何背叛你的事,但你不要信我。”

不要相信我。

王天风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些,“我才是你的老师,陈成。”

“恩。”

陈成双手按住桌面,身体向前,亲吻上王天风的嘴唇。

他本来就是个主动的人。

王天风呼吸缓慢下来,伸手搂住了陈成的后背。

暂且如此。接受陈成是计划中的事,但也确实是他自己的私心。

陈成,名副其实的成了他唯一的软肋。

是个不会威胁到他的软肋,也是个他...唯一可以相信的软肋。

即便陈成告诉他,不要相信他。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