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

白木来到这个审神者所在的异世界里,原因是因为她想要获得关注,关爱和极尽所能的绽放自己的光芒。

即便明知道自己这样是如此恶劣的想法和愿望,也忍不住的想要以此为目的进入到这个地方来。

这个,名为 刀剑乱舞 的游戏中。

真正的能实现自己的想法,白木还从未曾预料到过。所以当她一醒来时看着陌生的地方,拉开房门看着院内的唯一的一棵树,她是真的傻了。

“啊,大将,您醒来了啊。”

白木侧过头看着站在这回廊拐弯处的矮小男性,“你是谁?”

她对这个所在地的刀剑,第一句话所包含的问题是这样的。

你,是谁?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刀剑明显的怔愣了一瞬,随后眯着眼睛笑了。

“大将不是一直都想要到这里来吗?我还以为大将认识这个世界里所有的刀剑呢”

白木脑子里一片混乱,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亦或者没在想些什么。

“那你到底是谁?”

不礼貌的,白木又问了相同的一个问题。

“我是今剑啊,果然啊,即便玩了这个游戏这么久,也还是不能真正的见到我们时,保持一样的态度呢~是吧,大~将~”

白木愕然的看着站在那里的这把刀,“不是说你是白头发?”

“没错哟~大将,我的头发就是白色,是大将你的视线,还没从你的世界里过度到这个世界来。”

他勾起自己的一缕头发,在手指上缠绕。

“当然,等到大将你,真正的能够看到我们每一把刀不同的颜色时..大将,你就是真正的,到了这个世界里来了。”

白木一瞬惊恐起来,她开始后悔。

“我想要回去,你知道方法吗?”

声音尖锐,刺耳。白木慌张的样子在那双对方的眼中,倒映出来。

“为什么要回去?大将?在这里不是很好嘛,有我们陪伴着你啊,你再也不会寂寞,也不会对自己失望。因为我们都是依靠着你生活下去的,你不再是不被需要,你时刻都被我们所需要着,这样不好吗?”

白木轻而易举的被对方这样的话晃了神,她盯着今剑的脸看了许久,才发现对方的笑容从头到尾都没变过。

啊,这是...到底是......怎样的一件事呢?

她一直以来所祈祷和期望的事情,为什么会让她感觉如此寒冷呢?

“大将,早餐已经做好了,请来饭厅食用。”

又是一把刀从拐角处走出,恭敬的俯了俯身。白木张开了嘴,无法闭上。她这回没有再去理会依旧都是黑发黑眼的颜色,而是专注的去看这把刀身上穿了什么样式的衣服。

“一期..一振?”

“承蒙大将厚爱,竟然在无法辨识颜色的情况下认出了我来,不胜惶恐。”

白木的视线从他的衣服上移到他的脸上,她脑子里想着她在屏幕前看到的一期一振的样子,又真实的看着一期一振的样子,她发现她竟然失去了对比的能力。

“大将,快去吧!在原地想些什么呢?”

从她身后不知何处出现的刀剑拉着她的手,不容她反抗的拉着她向前走。

白木心中的恐惧达到了顶峰,“不,不要拉我过去!”

她的脚用力的停下,却毫无用处。拉着她的刀剑回过头,脚步不停的走。

“大将,您不要想那么多,安心下来吧。在这个世界里,有我们会一直一直的陪伴着你的。”

心里空缺的部分越来越大,“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是我!”

她疯狂的想要将手腕从这把刀的手中拽出去,却毫无用处。

“所以说,您到底是怎样想的啊?不是不断的祈愿要来到我们身边吗,怎么到了这里之后,又反悔了呢?”

幼小的刀来到她的身边,同她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双手背在脑后,背上背着不符合他身高的大太刀。

“萤丸....萤丸!不要..不要让我被带走!”

白木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认出了她身旁的是萤丸之后,紧紧的一把抱住了萤丸,用力的,扯得抓住她手腕的刀都再次回过了头来。

萤丸没有出声,许久她听到萤丸不知带着怎样情绪的声音。

“安定,算了吧。好歹她平时也没做什么坏事。”

用力抓着她手腕的那只手终于放开了,白木可以双手都死死的搂住萤丸的身体。她恐惧的腿软,双膝跪在地上,头埋在萤丸的肩膀上。

一只手腕上已经出现了青色,周围一圈通红。

“呜...呜........”

惊恐之后终于放松下来,是哭泣。白木的呜咽声从萤丸的胸口传了出来,萤丸没有做什么,只有白木,抱着他哭而已。

“大将,恕我直言,既然来了这里,就好自为之吧。”

大和守安定双手换着胸,面无表情的看着死死的抓住萤丸不肯放手的白木,垂了眼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

白木没回他,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想的。


















CON


==============================================在某一天,如果你真的做到了你脑海中所幻想过的事的话。

你,真的能够接受吗?

到了那一刻,无论多大的心里建设,都会毁为一旦吧。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