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哪里(All皓)

这是一年冬天,刘皓在这个夏季退役了。走的悄无声息,那些报纸上也没有施舍给他一些小版块。

刘皓登上飞机,找到自己的座位。他侧头看着外面的机场,缓缓的闭上眼。

有些累了,他坐在飞机上的这一刻,一直以来的那些纠结的心思,繁琐郁闷尖锐的痛苦,终于都安静了下来。

恍惚中开始回忆自己的过去,开始想自己曾经做过些什么,又得到些什么。想来想去,他到最后剩下的,竟然是一种感叹。

第一次接触荣耀的时候,第一次获得胜利的时候,无数次刷副本记录的时候,熬夜查攻略的时候。

怎么那时候,就能做得到那么开心呢?

迷糊中感觉到有人坐在了他的前排和身边,他感觉到他们原本飘忽的声音突然消失,好像有人在看他。

过了一会,那些能够让他感觉得到的注视也消失了。

刘皓放任自己沉入深深的睡眠中,他以前没曾想过,现在却想试试看,一睡不醒到底是怎样的安然。

他的梦中一片昏暗灰白,剩下的只有键盘的敲击声和他手指不断颤抖的感触。真好,真想停留在这里。

他不想退役,他还想是刘皓,哪怕是以前的那个只会耍心思不专注于荣耀的刘皓,他也想继续在联赛中待着。

终于明白不是为了虚名,而仅仅是那份喜欢。

占据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燃烧了他所有的热血,动了他所有能动的脑筋。哪怕最后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他都想要再次成为以前的那个自己。

能够肆意玩荣耀的自己。

刘皓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他醒来时睁开眼只能朦胧的看到一层雾气。右侧的手臂因为一直靠着导致了酸麻,他便抬起左手来摘掉了那副眼镜,右手五指在半空中灵活的动了动,缓解了酸麻以后掏出镜布来擦拭镜片。

大概是他最近发生的事情多了,也让整个人都疲惫了下来。他擦拭镜片的动作并不急切,而是慢慢的,稳稳的,一下一下的认真的擦着。

刘皓眉头一皱,他想起以前叶修跟他说的,让他专注。直到他退役了以后,他才懂得怎么专注。真是.......无可奈何。

若是以前的刘皓,大概会在心里给自己定义成一个笑话。而现在的刘皓,只想让自己轻松些,所以他学会站在别人的角度和自己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他只是无可奈何罢了。

他的性情,他的人品,他的思想,扭曲的疯狂的病态。无可奈何。

不是未曾想努力改变过,不是未曾想过有些事情不对。他对自己奈何不了,意志不够,没人帮他。所以,无可奈何。

这样的想法是错的吗?为什么要把自己得到的苦果归类为别人没有帮助过他呢。这样的想法是对的吗?在最开始只要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用心陪伴他,他不会越走越歪。

也曾想过,一切都是借口,都是虚假,都是自己的卑劣。

但现在,都无所谓了不是吗。无论他过去的想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他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圈子里的人了,他可以不再满脑子算计,可以安静的一个人,找个地方,静静的休息了。

刘皓将眼镜重新戴上,他的左眼上还绑着纯白的纱布,右眼必须要戴上眼镜才能看得清楚人。

经历了一些事之后,他再找不到以前的刘皓,找不回曾经的自己。这也许是件好事,又也许是件坏事。

“刘副队,刚才乘务员送饭的时候我给你留了一份。”

这声音耳熟是否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话里的那三个字,刘副队。

刘皓侧过头去看说这句话的人,是他这一排的最外面,江波涛。

有些怔愣的看着递过来的饭,刘皓伸手接了过来,扫了一眼周围,气息顿时一窒,连刚开始要说的谢谢也哽在了喉咙里。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巧合的在同一个航班同一个目的地同一架飞机上?

“刘皓我说你人小江好心给你留饭你接过来还要想半天哪怕好歹说声谢谢也行啊还傻愣着干什么呢一会饭都凉了还不吃”

没想过在现在还能听到这样长长的一串嘴炮攻击,刘皓张嘴发出了一声“啊”以后,低头掀开了饭盒盖子,一边吃一边想了。

黄少天坐在他前面,正回过头在椅子夹缝中盯着他。他停了嘴炮,没有继续说刘皓的意思,只是眼神瞥了眼刘皓的左眼。

“副队啊,哥在你旁边,怎么也不跟哥打声招呼。”

刘皓的筷子放在饭盒中,转过头,看着叶修。

“队长好。”

然后他又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块鸡肉放在嘴里。

叶修没继续找他说话,刘皓也没自找麻烦。他吃完饭在乘务员来的时候递了过去,然后安静的闭上眼,靠着飞机的窗户,又睡着了。

那也许是一个长长的梦境。

评论 ( 6 )
热度 ( 62 )
  1. 若木白且寂寞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好棒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