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ALL皓)

那是热意怎么都散不去的夏天,刘皓傍晚喝了些酒,想要一醉方休。

他总是过得不如意,不是他真的不如意,是他总觉的不够。

各种各样的遭遇和冷眼让他十分不舒服,偏偏只能隐忍着,最后一个人躲在一个小酒馆里,一杯一杯喝闷酒。

他走在小巷子里,看着外面大道上灯火一片,流光溢彩。真是万分美丽,在这些光芒之下,他好像渺小的无处可容。

他往外走,故意的站在每个路灯下前行,他想把自己的黑暗全部都照掉,如果能够也变得光亮些就好了。

“老叶!”

一声飘忽的叫喊,让刘皓侧过头去。他看到的是,小巷子里的黄少天,被人用砖头砸了头后,晕倒在地上。叶修也已经趴在那了。

“这不是刘皓吗”这句话他还没分辨出到底从哪发出来的,他感觉到一阵剧痛,眼前一黑。

厂房外有几声蝉鸣,刘皓睁开眼的时候,能看到高高的窗户外投射进来的月光。梦幻一般的夜色,这个角度还能看到漫天的星辰。

他的醉意全部退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样的夜景。想笑,胸膛中却弥漫着恐慌。他害怕的不得了,却又有些释然。

总有种,自己终于到了这种地步的感觉。

“咳...咳咳咳咳咳...”

听到这幅咳嗽声,刘皓扭过头,费力的看着他身后的人。

王杰西脸色苍白,咳嗽的厉害,脸上带着些愠红。

刘皓闭上眼,将头扭了回去。

不知过了多久,这个厂房的大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人脸上带着面罩,把他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

刘皓觉得自己喉咙里涩涩的,他看着进来的人手上拿着一块砖头,心中不安的预感越发扩大。

“你们这些玩游戏的,也不像是那些明星一样靠的是脸,无非靠的就是一双手罢了。”

预感成真了。

刘皓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的越发用力,几乎要从胸口中蹦出来。

“你们看到这是什么了吗?这个是搭房子用的砖头,在我手里很轻巧。砸在你们手上的时候,你们想想,会是怎样的力度呢?”

那块砖头抬起,指向的是喻文州。黄少天的脸色越发阴沉,仿若风雨欲来。

“哟,这位大哥,我们到底哪招您惹您了。”

一向懒散的语调此刻依旧懒散,刘皓不信叶修这种时候心里还有底。

“呵呵,我哪能被您们招惹,你们可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像我这种去各个训练营都碰壁的人,你们当然不会记得。”

刘皓眼看着他将口罩摘下,嘴角拉成一条平线。

沈应辉。

“叶神,说真的,你记得我吗?喻队,你记得我吗?王队是吧..你们都还记得我吗?”

沈应辉拿着砖头不断靠近叶修,刘皓看懂他的眼中带着浓厚的恶意。

他清楚,沈应辉想毁了叶修。这一砖头下去,叶修这辈子别说是玩网游了...

“喂!你”黄少天开口,却立即被另外的声音堵了下去。

“沈应辉!”

刘皓感觉到自己被绑起来的双手中汗流不断,他咽了口唾沫,腿部的肌肉有些痉挛。

他在恐惧,是的。头一次感觉到如此直观的恐惧感,真好。

“..刘皓?你竟然记得我的名字?”

“当然记得。当初来到嘉世训练营,在训练营中成绩突出,手速巅峰值能达到350左右,加以磨练,手速还有上升的空间。”

脚步声响起,刘皓不想抬头看他,沈应辉就站在他的身边。

“那当初嘉世为什么不留下我?”

他俯下身,双手压在刘皓所作椅子的扶手,脸靠近了看刘皓的眼。

刘皓深吸了口气,“我当初打压了你,你知道的,我用的也是鬼剑士,怕你抢了我的风头。”

“嘭!”

原来真的被打一拳是这样的感觉,刘皓恍惚的想着,他感觉到自己的鼻子肯定流血了。

“刘皓,你还真敢说出来啊。你到底要不要脸,怪不得是联盟里的耻辱。”

刘皓心里想着对策,怎样才可以尽力的拖延时间。

他知道喻文州肖时钦张新杰他们都在这里,还有叶修在。肯定这种时候在想办法出去了,他们不会没有办法的。

所以他能够做的最好的行为,就是帮他们拖延时间。

用尽一切代价,保存他们的手和脑。

“你想知道我当初到底是怎么打压你的吗?”

刘皓裂开嘴一笑,沈应辉满脸扭曲。

“你说。”

“你还记得你同期有个叫吴晓霞的女孩子吧”刘皓抬起头来观察他的表情,“你竟然不记得她了,她为你付出那么多,你竟然不记得她了。哈哈哈哈哈,你到底在自以为是什么正直的人啊...”

吴晓霞是刘皓凭空编造出的人,根本不曾存在过。沈应辉不知道才是真正正常的事情。

“你什么意思?”沈应辉的表情可怕,他的注意力被刘皓完全吸引。刘皓被绑在椅子后的手指动了动,随后沉寂下来。

“吴晓霞是从M市来的,和你在训练营里一起的时候,喜欢上你了。后来她发现你被我找人欺负,偷偷的跑过来请求我别再针对你。”

“根本没有吴晓霞!我同期的人我记得都很全,根本没有吴晓霞这个女人!你是在骗我!刘皓!!”

歇斯底里的愤怒,刘皓笑的厉害。

“你当真是自欺欺人到底了,她为了你不知道答应我多少要求,到后来还跟我睡了,你就只知道说我骗你..哈哈哈哈哈...”

沈应辉的表情变得有些认真,他抓起刘皓的脖子。

“你说的那个吴晓霞到底是谁?她当初玩的什么职业!我不可能不记得”

刘皓不知声,厂房内便只有沈应辉的嘶吼声。

他突然有些心累了,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到底是什么都不清楚了。

“沈应辉,其实根本没有吴晓霞存在,我是说出来骗你的,为了拖延时间。”语气平淡,好像他说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客套。

“...不可能!刘皓你给我说清楚!!她到底是谁,是不是小芳!是不是小芳为了我..答应了你那些龌龊事!”

本来是不可能相信的,凭空捏造出一个人来,自己记忆中不存在的人,沈应辉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相信刘皓的话。

当刘皓故意用了一些过分的事来刺激沈应辉时,沈应辉相信了百分之二十。当他再故意平平淡淡的告诉他一切都是骗他时,出于人总是会相信自己想相信的,沈应辉相信了百分之五十。

当沈应辉勾起他自己的回忆,从记忆中对照出一个女孩,即便她不叫吴晓霞。沈应辉相信程度达到百分之七十。

“啊,对了。你知道为什么后面没有一个训练营收你吗?”

刘皓闭上眼,“因为我私底下跟别的训练营的人都通过气了,我告诉他们不要收你。你用鬼剑士的天赋太过出色,一旦你进入到了联盟,我的地位肯定”话音还未落,那块砖头猛的打在刘皓的头上。

用的力气大到有一半的砖头碎了掉在地上,刘皓的整个椅子都被这一击打的倾倒在地上。

满头是血,刘皓的眼睛都被血糊的睁不开了。

到底还要多久,他们的办法到底实施了没。刘皓不太清楚,他现在脑子大概是前所未有的清醒。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他想保留住这些人。他不想看到他们被毁掉,他想好好的,好好的保护他们。

不是因为私交有多好,单纯是因为荣耀,不能没有人站在荣耀上。

“沈应辉,你说你做这次事到底想要报复些什么?”

沈应辉的身体僵硬在那,他的耳朵里一片嗡鸣作响。

“他们这些人都是一队之长,差点的也是副队长,每天都急着做分析预测还有准备下场比赛,谁会有那份心思天天去关注训练营的普通人哪天少了谁。如果你不努力,谁会记得你?”

当那半块砖头掉在刘皓脸旁的时候,刘皓知道,他成功激怒了沈应辉了。

这份激怒,他等了太久了。一直一直都在等沈应辉火气起来的时候。

只要这样,怒火就会直指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那一脚踹的他真疼啊,包括被提起领子来打的时候,包括被不断的用脚踹的时候。刘皓嘴里咳出一口血来,想着说时间也差不多了。

厂房门被打开,有什么人涌了进来。刘皓陷入黑暗,再不保留自己的意识清醒。就这样就好了。


那是热意怎么都散不去的夏天,刘皓在医院里醒来,醒过来的时候视线一片模糊,只有一只眼睛能看着点东西了。

他的头上还绑着厚厚的绷带,听来观察的医生说,就算以后头好了,眼睛也解决不了了。

他问那个医生,其他人怎么样。

医生摇了摇头,说只有他一个人被送到医院里来。之前在他做手术的时候,确实是有很多人在等着他的,后来他们都走了。

刘皓笑了,“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医生推了推眼镜,他说。

今天。


刘皓出了院以后,没有去问沈应辉后面怎么样了。他说的那些从头到尾都是骗沈应辉的。他记得沈应辉,只是因为那时候沈应辉还带着他以前最喜欢的那种冲劲。

他不自卑,也不自负,每天认真刻苦练习。

沈应辉真正没有进入训练营的理由,是那年他的女友,李雨芳在老家去世。他放弃了所有的机会,回到老家。

在那以后沈应辉再没有音讯。

他还记得那时他心中依旧还是存在着那些善意,他给沈应辉的卡上偷偷打了些钱。

刘皓闭上眼,他安静的坐在他的小房间里,手上拿着解约书。

今天,他正式退役了。

悄无声息的。

评论 ( 9 )
热度 ( 55 )
  1. 若木白且寂寞 转载了此文字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