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能重来(加州清光X女审,清光主场。)

“乖,三日月。”

有子俯下身,手指勾起他的蓝色发丝,扶到他的耳后。这让三日月宗近的发型看起来反倒有些不伦不类。

他抬起头,却只能看到他们的大将今日笑的同往日不同了许多。

“大将..今日貌似很高兴。”

他浅笑着说出这样一句话,将茶杯放下,略微垂了眼。

“哈哈哈,这是当然。”

有子笑的开怀,她甚至没了往日的束缚,从回廊上跳到庭院中,双手张开,如同一只小鸟一样不断的旋转。

粉色的衣裙飘过,衣摆如同蝴蝶翅膀下的尾垂,扫过开始冒出粉色花朵和青草的地面。

黑发跟着她的动作,不断的被旋转的动作带起,这般轻柔的飞扬着。

“大将...”细小的呼唤声,有子蓦地停下了旋转的动作,她侧过头去看停留在那,满眼渴望的短刀。

“过来啊~”

她张开双臂,纸面具下的脸上此时此刻带满了笑容。

五虎退紧张的颤抖,脸上的渴望几乎全部写在双眼里,眼泪即将流出。

“嘛~别这么胆小嘛~”少女飘忽着,几步就来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拉起了他的手。

五虎退脸上难掩的惊讶,他被少女拉着手,如同跳舞一般的跑了起来。

庭院中的那棵曾经数年都只有干枯树枝的树上,缓缓的一片浓绿,有几朵粉色的花朵在其中不断的绽放开来。

花开的越来越多,直到整棵树上,全部都是浓粉色的花朵。

“大将今天很特殊...”

在三日月宗近的身边轻巧坐下,捧起了另外一杯三日月特别为他准备好的茶,他带着笑意看向庭院中拉着一群短刀玩闹的大将。

“大将她.....”三日月宗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庭院内的动静止住了。

鹤丸两只手臂撑在有子的两侧,那双金眸此时此刻仿佛被这漫天花朵迷了眼,他低头看向被他压在身下的大将。

一张纸面具隔断了他们之间全部的交流,粉色的衣袖滑落到上臂,露出纤细白皙的小臂来,她抬起手。

她把纸面具给掀了。

一时之间,围绕在他们付丧神身上的锁链,开始断裂开来。

那张殷红的嘴唇缓缓张开,“哟~”

几条锁链应声而断,她缓缓睁开眼。

那双黑色的双眸终于明见光亮。

她缓缓的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极其明艳的笑容。

“我是清水有子。”

全部的锁链刹那断裂开来,“清是清澈的清,水是水面的水。”

鹤丸眼中的金色一点一点的燃烧起来,这是他们恢复了原本最强的力量的象征。

“可千万不要..忘记我的名字。”

她那只手推在鹤丸的肩膀上,轻轻一用力,鹤丸就从原来压在她上方,被推成了坐在地上的姿态。

她转过身,朝着烛台切和压切笑的开心。

被审神者之名压制的付丧神力量是原本的百分之五十,她解开了他们所有的束缚,变成单箭头,提供他们灵力和继续存在下去的意义。

一期一振站在拐角处, 低下头。

自由

她现在无比的自由,如同时刻的飞翔在风中一样。

她拉着加州清光的手,推他在墙壁上,笑眯眯的盯着他, 然后低下头来吻上他的嘴唇。

原本随意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缓缓抬起来,搂住了柔软的身躯。

加州清光眼中的深红越发暗沉,他的手用力,将柔软的身躯更紧密的靠向他的身体。

有子用力的咬破了加州清光的嘴唇,加州清光却不松开她,反而吻的更加深入。同平时的撒娇不同,狠厉的吻着她。

“清光,乖。”

有子抬起手,揉了揉加州清光的头发。

他的头压在她的肩膀上,嗅着她的味道。

“大将,您还有多长的时间?”

有子嘿嘿嘿一笑,“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能力回来以后,我们能看到您身上的因果线。您同我的因果,比其他人的两条线还多出了一条,现在那条线上的红色越来越深了。”

那条线,自然就是现在的有子主动缔结起的线。他们之间牵扯的已经越来越多,自然线的颜色会越来越深。

“那一天就快来了,清光,这回我会和你们死在一起的。”

加州清光的手用力的抓紧了有子背后的衣服,手指用力的几乎有些青涩。

“你就没想过,有什么办法能和我们一起活下去吗?”他有些无奈的笑着

“笨蛋...要是有办法,我不就不用回来了吗...”

有子轻笑着,随后挣了挣他的怀抱,朝着他略微挑了挑眉。

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襟,另一只手将他身后正靠着的门拉开。

加州清光往后一倒,却是纵容的将自己当成肉垫。有子趴在他的身上,用脚一勾,将门重新关上。

她直起身体,双腿分开,坐在他的跨上。

那模样,如同偷了腥的猫一样。加州清光笑了,他不同以往的姿态让有子俯下身,凑近他的脸仔细看。

“大将.....”他今日像是总是露出这种无奈的表情,他的手指轻巧的抚摸上她的脸。

有子伸出舌来,轻轻的舔了两下他的嘴唇,随后手将自己腰间的带子缓缓解开。

她眨着眼睛盯着他,他的笑声从胸腔中发出,有些不似他往常的磁性。

“大将,您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

有子伸手去脱他的衣服,“没想过我要是能重来,竟然会做这样的事?”

他没答话,只是笑着看她解开自己的衣服。

“笨蛋,满足了吗?”

她漫不经心的发问着,手下的动作不停。

“大将什么时候发现的?恩?”

他坐起身,那双深红的眼眸里,只有坐在他身上的少女。

有子的手缓缓的放下,任凭这个加州清光双手揽住她的腰,极具压迫性的朝着她靠过来。

“我回来,只不过同他们缔结出了第二条红线,但我却跟你有三条红线。你不就在明摆着告诉我,你是哪一个加州清光了吗。”

这个加州清光像是很愉悦的眯眼看着她,一只手压了她的头,吻住她说出真相的嘴唇,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我之前已经暗堕了,您却还是来招惹我。”

脸色潮红,喘着气的有子几近溺死在那抹深红中。

他的手伸入了粉色裙子的下摆中,“不止不知死活,而且您竟然回来的愿望,是要同我死在一处。”

“同一个已经暗堕了的我,死在一处,就是您的愿望吗”

有子发出惊叫和喘息,她看着加州清光的眼中,那一片情潮和羞涩。

“我只要我的加州清光,我的加州清光就算暗堕了,我也要你。”

在裙内抚弄的手停了下来,他看着有子的胸口不断起伏,听着她的喘息,叹了口气。

“大将,您这样勾引我,可是犯规啊。”

他不再给有子回答他的机会。

===================================

那是在已经其它刀都被折断,她已经仅剩两三把刀的时刻。

护在她身边的加州清光暗堕,却拦在了其它人要砍杀她的前方,他折断了对方的刀。

她眼里的眼泪不断流下,这时的纸面具已经被血全部染红了。

他转过身,嘴里的血不断流出。他一把扯掉了她脸上的纸面具,低下头,用被血润红的唇同她的唇舌纠缠。

她的口中一片血腥的味道,却不恶心。她被动的接受着加州清光的吻。

直到最后,暗堕了的加州清光,也被折断。

她抱着那把断刀,被一刀刺穿了心脏。


要是能重来


评论
热度 ( 15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