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一)(初生之日)

“不知政府是否有同各位大人讲解过现在外面世界的情况。我来自于现世中的一个贫困区,曾经终日生活在混混中间。我一直以为无论怎样恶劣的环境都不会使人心渺小,因为我们内心中所具有的真诚会是我们最强大的力量。”

 

“但是我预估错了。随时会出现的时空缝隙将那些肯对我施加善意的人们轻而易举的吞噬,自然的灾难使人类的面目更加狰狞可憎。然而即便人类化身为恶魔,也无法拯救破碎的世界。”

 

清川北站在这间极其宽阔的大厅之中,声音坚定的诉说着她来这里的理由。

 

“我知道这很无理,但我还是祈求各位大人,请赐给我力量去保护人类的未来。我知道凭借一己之力没有办法使人类走向灭亡的轨道偏离,但我想要复仇。我愿意成为一名战士,死在这争取细微希望的征途中,对把我珍贵之人吞噬掉的时空复仇!我要让人类长存下去,对这自然复仇!”

 

“即便后人是踏着我的尸体向前,亦或者我尸骨无存,成为天地之间的渺小灰尘!”

 

“我知道各位大人已经看腻了人类虚伪的嘴脸。我在此将我的真名献给各位大人,同各位大人定下单向的契约。我的心灵,我的记忆,我的信念,愿意全部给各位大人看。”

 

清川北双膝跪在冰冷的地面,她一字一字的吐露出自己的真名。

 

无数条灵力的线在黑色的地面上浮现出来,从她膝盖下方传递至每一柄刀的刀架处。她扬起头,却闭着眼,等待最终的裁决。

 

一柄接着一柄的刀接受了她的灵力进行化形,万籁俱寂之时,其中的一把刀对着身旁的友人们点了点头,朝着她迈开了步伐。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这名露出纤细脖颈的少女身前,俯下身,将自己的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双向契约缔结而成,同时刚才清川北对其他刀剑的单向契约被这把刀用灵力斩断。

 

清川北缓缓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却是那双深浓紫色的眼眸,里面即便还带着对她的审视,却有同她如出一辙的坚定。

 

“主上,您想要我做些什么呢?无论是什么我都可以为您做到。”

 

他笑了,刚才那股冰冷严肃的气息悄然散去。淡薄的唇上划出的这份笑意一瞬照亮了清川北的双眼,她感觉自己内心好似都被这笑意抛到了蜜糖之中。

 

回过神来,她也骤然笑了开来。

 

“压切长谷部大人,我想要您陪我同生共死。”

 

“我向您起誓,一定让您拥有身为刀剑该有的荣耀,宁折断于战场之上,终不腐烂与静室之中。我向您起誓,我清川北永远忠诚于您。我愿意将除却信念外的身心全部献给您。”

我的眼中除了人类这个整体概念之外,只会存在您的身影。

 

我的心中,也会被您全部填满。

 

她这样的想着,金色的眼眸望着压切长谷部,带着浓厚的欣喜和欢快。

 

压切长谷部单膝跪下,他的眼中略微带着些无奈,却也有着满意。

 

“遵命,主上。我会将一切都奉献给您。”

 

 

离开这个大厅时,清川北被压切长谷部要求将他的本体带走,从此随身携带。她认同了,拿起那把本体时,刀架周围的灵力出现了略微的波动。

 

有刀的声音传入她的脑海,“被那家伙抢先一步。小姑娘,你的决心我们已经收到了,不要忘记你立下的誓言。”

 

声音转瞬即逝,清川北握着压切长谷部本体的手指紧了紧,抿着唇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等待在门口的西装侍者。

 

“您不能拿走刀剑的本体,大人。”

 

能够获得刀剑的认同,成为真正的审神者,那么她便足以被称为大人。

 

眼睛微眯,“我如果说,今天一定要拿走呢?”

 

她身旁的付丧神的刀已出鞘,在这大厅里声音显得尤为明显。

 

西装侍者的神情一僵,“大人,如果您拿走,万一这把真品折断...”从此就再也没有可能召唤出压切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既然与我结契,我便是他的主人。我生他生,他死我死。”

我活着便一定不会让压切长谷部碎刀,如有一天他碎刀了,我便一定追随而去,绝不独活。

 

这是她得到这份力量应该负的责任,也是对压切长谷部愿意同她结契的这份心意的回应。压切长谷部感受到了她的意思,脸上的笑意几乎要控制不住。

 

气氛一时之间凝固起来,清川北深知不能真的傻傻站在这和这一名侍者对峙,便拿着压切长谷部的本体快速奔跑向大厅入口。

 

“啪..啪..啪”侍者身后有人鼓着掌从阴影中走出,他的身形暴露在空气之中。让清川北的脚一顿,她眉头皱起,随后依旧冲向入口。

 

“大人!您不能出现在别人的面前!”这黑衣的侍者比刚才还要慌乱,却被他口中的大人用灵力压制住了身体的行动

 

“嘘--------”他对着西装侍者竖起了一根手指。

 

一样的深紫色眼睛相互对视一秒之后,真正的压切长谷部带着清川北迅速离开了大厅,留下了被复制出的压切长谷部,他轻笑着消失在空气中。

 

虽然复制出了几乎一样的灵力波长,但说到底,没有本体在,就无法成型。

 

那一眼之间传递的信息如此明确

 

----------“保护好她”

 

----------“自然”

 

 

 

这是清川北加入溯行军那一天发生的故事,也是清川北第一次和压切长谷部相见的时刻。在日后那漫长的充斥着残酷的路程中,这一天的相见如此的珍贵。

 

珍贵的事物不会被时间抹去,也不会被消失在无意之间。

 

这是她和压切长谷部之间那份绮念的初生之日,也是在杀戮之道上行走的初生之日。


评论 ( 3 )
热度 ( 8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