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二)(眼中的她)

全篇长谷部视角。主要写了私下和战场上的区别。

--------------------------------------------------------------------------




---------祭典--------

“长谷部!”短发的女孩子跳着转了个身,同平日里的稳重姿态不同,此时此刻的她脸上带着灿烂如朝阳一般的笑容,那双金色的眼眸里都是他的身影。

“听这边的老板说再过一会就有祭典了,能陪我一下吗?”明明是这样的询问着他的意见,实际上却是摆明了知道他不会拒绝。

来到这个地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便是他和清川北可以独处的时光。金色的水镜中映出的是他同样带着愉悦的笑容,他看到自己张开了嘴。

“遵从主命。”那张嘴做出了这几个字的口型。

拉着他的手,手套被放在他自己的口袋里。清川北牵着他一路向前。恍惚之间他才发现,自己的眼神一直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明明不过是一个只活了二十几年的小姑娘罢了,对于他们这些承载历史的刀剑来说,甚是幼小。

想到这里,却才知自己是愣神了,低头看到清川北已经悄然松开了他的手。那两只一点也不白皙细腻的手里拿着两个看起来一样的狐狸面具。

金色的眼眸直直的注视着他,像是一瞬就能看破他心底刚才的嘲弄。波纹荡漾开来,却又像是下一刻就轻易地原谅了他。

谁让他是在她心尖上的珍宝呢?

那双眼睛里仿佛在说着这样的话。

压切长谷部可以压倒除了“为了人类的希望而战斗”这一信念以外的一切事物,她所有的原则都是压切长谷部。

啊...又来了......又是这样的目光.....又是这样的神情........他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嘴唇抿起,又忍耐的将目光放柔。



-------------战场-----------

压切长谷部曾在那一天被清川北坚定的意志和固执的信念所动,遵她为主。

面前的女孩子的个性他再清楚不过,在战场上厮杀时她亦如战士,浴血刚烈,甚至有时称得上嗜杀残暴。

对敌人的这份胆量和从不后退的这份器量,让他的本体在她手中能够满足长久以来的渴望。每次被她握在手中,便能感觉到她如此坚不可摧。

一个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为她的信仰和信念献出自己生命的女孩子。一个过早就体会到了失去的疼痛和无力的悲伤的女孩子。

过往曾遇到过的敌方审神者也曾对她千百劝言,压切长谷部知道,那些审神者手里拿的也是他们刀剑真正的本体。也有曾经想要以此来劝他回头的审神者,却被那名审神者自己的刀阻止了。

压切长谷部那时朝对面的那把刀点头示意,既然都是刀剑,彼此应该都明白彼此的凛性。接着他将目光移到清川北的身上。

却是他愣住了。

本以为,那一日召唤出他时,被她所动摇时,不过是因她被逼的无路可走才焕发出的那般情态。

他看过她的记忆,然终究只是二十年的记忆罢了。人类是善变的物种,一旦有了更好的选择,未必就不会动摇。

毕竟她是人类,他是刀剑。刀剑可一生仅遵一主,人类立下的誓言,却是可以随时打破,记忆可以随时遗忘,甚至连珍重之物,也可以随意送人。

纵使他说他能为她手刃家臣、火烧寺庙,又能如何呢?当初的旧主便是如此,人类便是如此。

今日既然有人肯给予她自由,她又已有了他的陪伴,甚至连日后人类能够拥有的希望都已经清楚的描绘给她.....

她应该认同的。

然而压切长谷部那时看到她眯着金色的眼眸,握着刀柄的手用力至指节发白,一如在交谈之前的警惕姿态。他就知道他错了。

“无需多言,我亦是为了人类的未来才挥刀。”

“我并不需要自由这种东西,我早已准备好了随时失去生命。”

“虽殊途同归,但我走的这条路,是死路。”活路被她自己斩断,不留任何念想。她将献出自己的生命,在不久之后的某一个关键之处。

“不论是你们时间使,还是我们这群政府手下的伪军,都是为了人类而战。我同样敬佩你们,若是日后这位时间使还记得我,便麻烦你帮我和压切长谷部立个空坟。”

心如磐石。

她说出这番话来时,是压切长谷部那双眼睛里第一次映出了她的样子。刚硬的,固执的,忠诚的。

忠诚于人类,忠诚于内心,认为自己走的路是对的,以及连死的时候都不忘要抓着他一起。

好吧.......他真的算是输给她了...

压切长谷部当时笑了,站在她的身后,默然的将刀拔出鞘。

就再信名为“主公”这一身份的人一次。

这一次,想必他不会再失望了。

“主上,若是您想,无论敌方是何人,斩杀即可”他轻声在清川北耳边讲,却看到清川北皱着眉将他的本体收回到鞘中。

“长谷部,我若斩了这位时间使,世界上便又少了一位能够帮助人类延续的审神者。”她的声音里没有疲倦,只有绝对的理智。

“我相信我自己的路是没错的,但其他人也有相信她们的路是正确的权利。我没有权利去剥夺和否认她们为同一信念付出的努力。”

清川北略微抬了头,声音猛的高昂。

“这位时间使,希望再也不见!”

道不同,终究不相为谋。下次再见,若是阻拦,绝不姑息!



-------------祭典-----------

狐狸的面具在压切长谷部僵硬的情况下戴在了他的脸上,深紫色的眼眸看着清川北一手拉住了他的领口,用力的向下拽,同时她踮起了脚尖。

淡红色的唇瓣吻在狐狸面具下,他的嘴唇上。

明明还隔着一层薄薄的木板,却如同真的能够感觉到她嘴唇的柔软和温度。

垂在身侧的手指用力...

再也无法忍耐。

他推开了清川北,扯下了面具,看着她止不住的失望。

“主上”他俯下身,凑到她的面前。

“我能亲吻您吗?”

她被他的话惊得愣了

“我记得我和您说过,只要是您的命令,我什么都会替您完成。”

他几乎贴着她的脸,体会着她的呼吸轻拂。也是这种时刻,由衷的喜欢着这具类似人类的躯体。

“所以,请您下令吧。请您给予我能够亲吻您的命令。”


------------“压切长谷部,我要对你下达成为你主人后的第三个命令。”

------------“在你想吻我时就吻我,无需忍耐。”说出这句话的清川北脸上也没有比往常变化多少,顶多是柔顺了她的眉眼。


------------   她是不同的。

------------“谨遵主命。”



















END


------------------------------------------------------



一直都在祭典中,只是中间插了压切长谷部对清川北在战场上的回忆

怕会乱,所以在结尾处标注了。




评论
热度 ( 12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