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切X清川北,HE)清川北(四)(愚人节性转)

--------------------------------

“..主...主上!!?”压切长谷部有些尴尬的用着雌雄莫辩的声音,呼唤着清川北。被呼唤的人从睡梦中醒来,坐起身却只能看到一名..女性。

“......长谷部?”她皱紧眉头,看着面前的女性泫然欲泣的表情,有些头大。

“是,主上。不知为何,我醒来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现在这幅女性的姿态,她一要哭,脸上的表情就如同被人欺凌了一般的可爱。

她往清川北的身上一扑,两个人的胸口就彼此相撞在一起。有些奇怪的感觉让清川北眉头皱的更紧了,她伸出手来抚摸压切长谷部的额头,随后手指划过她的脸侧,脖颈,到了她的锁骨。

压切长谷部化成女性后,不知为何极其的敏感,清川北手指划过的地方一阵战栗的感觉使她不由自主的张开红润的双唇呼吸。

抬起头看着压切长谷部此时的表情,还有那在红唇中若隐若现的舌,清川北陡然沉默下来。

空气之中好像多了一丝压迫感,压切长谷部的眼泪一瞬就流了出来,滴到被她压在身下的主上的脸上。

“主上,您难道讨厌我了吗...您难道不要我了吗...”

“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可以陪伴主上,但是一直陪伴主上到离去的,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她哭泣着,可怜兮兮的说出她内心中的话语。却又极其大胆的低下头用舌舔了苍白脸颊上的那滴她的眼泪。

清川北无奈的闭上眼,深吸了口气。随后猛然用力,她和压切长谷部的位置翻转。

“你,到底想诱惑我到什么程度才好啊?恩?”

她用一只手钳住不知死活的女性的下巴,另一只手轻佻的揉捏起压切长谷部本该没有的部位。

“啊!请..请您再用力一些...”那双深紫色的眼眸里一片爱意..

深重的让清川北假装看不到都不行,甚至让她觉得她已经被面前这妖精给拆开吃进了肚子里了。

再次深吸了口气,她要从压切长谷部的身上下来,理智回笼,这样的情况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才结束,还是要抓紧时间调查一下...

就在她要将腿从压切长谷部的腰上移走时,被猛地拉低了头。

极近的看着那张此时此刻显得有些艳丽的脸,红唇吐出气来扫在她干涩的唇瓣上。压切长谷部抓着她的一只手,放在此时显得纤细的腰部抚摸。

“难道是女性就不行了吗?”

压切长谷部稍微偏男性化的声音低低的在她面前吐出,清川北的那只手被牵引着抚摸上压切长谷部的胸口,“难道您不爱我了吗...?”

“难道...我还不够让您堕落吗?”修长的腿在她的身后磨蹭她的腰,暧昧的向下蹭到她的臀部。

压切长谷部在用脚趾划过她的小腿,略微低的体温让清川北显然略微高体温的身体感觉舒服。

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被女体的压切长谷部逼到发昏,真如同她所说的,确实是足够让她堕落沉沦。

“谁告诉你女性就不行了?”清川北的手从身下之人的小腹向下抚摸,解开了裤子的扣子,伸入了隐秘的部位,手指来回勾引揉捏。

“主上....”深紫色的眼里一片水雾凝结,美的动人心魄。

“谁告诉你我不爱你?”她的手指在其中上下搅动,自己的呼吸却也无法掌控,她被引诱的要堕入地狱了!

这个!!!!!

“主上..”压切长谷部用一只手将身上有些迷醉之人的手从她的裤中抽出,随后轻而易举的重新压倒了这人。

不待清川北反应过来就直接俯身吻住了她的嘴唇,另一只手迅速的褪掉清川北裙下的内裤,手指抚摸在惹人怜爱的地方,感觉着清川北浑身的颤抖。

“主上,请您下令....允许我...”压切长谷部的声音此时如同魔咒,让她原本就已经晕眩的大脑又温度上升的更加厉害。

她喘着粗气,难以自已。

“我命令你....取悦我......”

------------------------------

坐在床上,灯已经完全打开了,压切长谷部乖巧的坐在清川北的床边,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时不时的看清川北的表情。

金眸里那融化如水的情态已经消失不见了,此时取而代之的是冷厉的正在思考的坚硬。

“主上...”她小声叫了一下,看到清川北面无表情的扭头看她,又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低下头说,“主上,属下错了...”

看看,平时都用‘我’来称呼的,此时此刻仿佛真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何等大逆不道之事,只敢用‘属下’来称呼了。

清川北没有讲话,没有责怪她,也没有说些别的什么,只是安静的看着她。

许久,清川北笑了,嗓音沙哑的厉害。想来是刚才情动时被逼的发出了太多次的呻吟,压切长谷部的手指在她的嘴里,无论如何也不肯让她闭口忍耐。

她又舍不得咬伤那根手指。

“长谷部,你并没做错什么。”她用手撑着床,上身前倾着靠在了压切长谷部的身上。

“我喜欢你,同你是男是女,是无关的。”

“你是陪伴我一生的唯一,你想要什么,我都愿意。”

压切长谷部怔愣的转头看她的表情,却只能看到那温柔的神色。

她吻上清川北的嘴唇,不带任何私欲,只有纯净的喜悦和爱意。

“主上...我爱您...”

压切长谷部低沉优雅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耳边,清川北没有去看他是否变回了男体,而是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低低的应了一声。

“长谷部,我命令你,现在再次取悦我吧...”

---------------------------------

清川北对于其他存有目的的表情、语言,都无所谓。因为它们无法让她有任何情绪上的大幅度波动。

她唯独应付不了的,是纯真的感情,直白的话语,连带着表现的如此明显的渴望。

被引诱也不过是因为她亦对压切长谷部心存爱意,若不是爱他,怎会被轻易的就带入旋涡。

她如果真有心要离开,严厉命令下去,压切长谷部也不敢做些什么。但她就是喜欢纵容压切长谷部,就是喜欢宠着压切长谷部。


对于她来说,压切长谷部和其他任何人,任何的刀,都是不一样的。

所以清川北对压切长谷部,同对其他人和刀,态度也永远不同。

这份不同,是她的私心,也是送给压切长谷部的礼物。




评论 ( 6 )
热度 ( 4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