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3)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到达阿津贺志山---------

“主上,到阿津贺志山了...”压切长谷部轻轻的拍了拍清川北的后背,清川北睁开眼,金色的眼眸里一片冷静。

她坐直身体,吸了口长气又缓慢吐出。“长谷部,如果阿津贺志山真的如我所想,是有他人提前下了埋伏.......”

欲言又止,她如此说,那双金色的眼眸里却怎么也找不到半分的胆怯和犹豫。

若是果真如她所想,那只有她一人再次前往阿津贺志山便是再好不过的结果。那个幕后之人一定藏在哪个地方,静静的看着她的所作所为。

不能再把其他的溯行军牵扯到这个圈套之中,要最大限度的保留溯行军的战力。再加上那个人提醒她的话:

“第一答,阿津贺志山是一个关键点,只有你,也必须只能是你。”

这句话的意思,清川北结合之前大量检非违使的情况,便再明白不过。

如果那时不是她先去了阿津贺志山一趟,来到阿津贺志山遭遇这数量无法清算的检非违使的,又会是哪一位溯行军。

好在是她来了这里,好在先接到文件的人是她,好在她抹去了其他人文件上的阿津贺志山的消息。

她如果活着清除掉阿津贺志山这次埋藏的隐患,自然有机会更深入的调查幕后之人。她如果死在这次为溯行军准备的大礼中,也可以警醒其他溯行军。至少鞠理和橘理这两个人,一定能够意识到有问题。

-------------------------

时间使的不入流道路终究不能为人类做些什么,什么都不去改变,只是固守内部已经腐败的空壳,又能维持这虚伪的假象多久呢?

清川北第二次踏上阿津贺志山土地的那一刻,脑海里出现了这样略微带着些偏激的想法。

但转瞬她就冷下眉眼来,在心里呵斥了自身的思想。

她太自大了。以为自己是谁?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又究竟能为这世界做些什么?这和她愿意为世界付出多少是两件事。

她也许付出了一切,最后却没能为拯救人类做成任何事。

这会是最可悲的,清川北的结局。

--------------------

一路走上山顶,身旁的压切长谷部时刻警惕着,准备好随时的战斗。他早就明白,跟随清川北的道路,必然少不了一路战争。

“压切长谷部啊...你是溯行军?”这样略微有些清亮的声音突然出现。

刹那间压切长谷部的刀刃已然出鞘,清川北却没有什么动作,她只是抬眼去看对面的女孩子。

茶色短发,蓝紫色的眼睛。她身旁跟着的那名付丧神...

“歌仙兼定...你是时间使?”

明知故问,清川北和面容稚嫩的女孩子互相对视片刻,她先开了口。

“刀呢?”她似乎并没感觉到有别的刀在这个女孩子身上。

这一问,仿佛让对面的时间使炸开了锅。

“你们运了吗?连个灵力波动都没有,还能有什么刀?”

清川北皱了眉,低垂下眉眼,“今早我接到政府报告,通知我们溯行军说你们时间使劫持了一批刀剑,让我们负责找回”

如果这个时间使说的是真的,她们根本没劫持到那批刀的话...

“你就算现在反问我运还是没运,我也不知道。”这句话她回答的理直气壮,没有半分心虚感。

“我们收到消息,说有一批刀剑会运出来。但是···没找到呢...”茶色短发的女孩子眼睛略微眯了起来,看着她。

没找到吗.....清川北脑中有什么线索陡然连成了一条线。

那个人提醒她的话:

“第二答,你应该已经发觉了,除了时间使之外,还有谁是藏在时间使的行动之后,亦或者说,是跟随着任何一方行动隐藏它自身的目的.....”

这个时间使的话:收到消息,却没找到。

政府发下来的报告:丢失一批刀剑。阿津贺志山有神秘未知的附属品

清晨时阿津贺志山的数不清数量的检非违使

现在阿津贺志山同时聚集了的时间使和溯行军

 

那个幕后黑手...是想要同时除掉时间使和溯行军两方的审神者!

到底,是有什么样的目的,什么样的意图!

....是了,除了彻底的毁掉人类的未来,还能有什么目的。如此明摆在她眼前,甚至是挑衅的光明正大。

-------------------------------

 

“那么,你为什么来阿津贺志山?”清川北抬起头来,厉声询问。

“....我求你别问”女孩子紫蓝色的眼睛有些略微的闪烁。

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清川北再度发问

“选择这里是有什么意义吗!”

好像被逼的有些无可奈何的说出自己难以启齿的爱好,“有人说这里以前是一个很大的水晶矿,我想来看看有没有成色不错的原石。”

“...........”几乎要让清川北那根已经崩到最紧的神经断掉。

“怎么,这个原因?不行吗?”女孩子有些炸毛了,“···我不喜欢骗人,哪怕你是溯行军。”

“.......呼.......”她深吸了口气,“时间使,如果你不说真话...”

“我也就只能.....”拉长了音。

金色的眼眸里露出了笑意,“暂且信你了。”

------------------------

“........小姐,你说话能别这么大喘气吗...我还以为你要和我打一场,我可很弱,经不起你们这些人的蹂躏。,”

女孩子拍了拍胸口,却在清川北的下一句话里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虽然我知道你不屑于骗人,但阿津贺志山必须由我来负责清理,你应该速速离开。”

“呵,凭什么!”女孩子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她身旁的歌仙兼定终于拔刀出鞘。

“你这个口气,是要和我战斗了?”清川北本就好战,她略微侧了头,手指抚摸压切长谷部本体的刀柄,金色的眼眸里闪过了什么。

“你要是让我在一旁看着,我也不介意啊。”女孩子还在想着要争取。

清川北嘴角略微的勾了起来。.......驴唇不对马嘴的又彼此讲了几句,清川北面上表现出判定对话已经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她拔出刀来,却没有向那个女孩子进行攻击。

“我存在于此,乃是为了全人类。对面的时间使,告诉我你存在于此的意义”她的刀锋上划过冷厉的光芒,毫不迷茫的刀刃指向那个女孩子。

“......意义吗...当然是,为了活着啊,也是为了全人类。”

清川北眯起金色的双眼,“活着,真是一个不错的意义。”她轻声呢喃。

“既然也是为了人类,那么我就愿意拔出手中之刀,用这份力量和你战斗”金色的眼眸中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如果两方对峙还是没有露出马脚,那么两者相争,总该忍不住出来了吧。

-----------------------

她的速度极快,压切长谷部的速度比她还要快,牵制住歌仙兼定的同时,她已经来到这个女孩的面前,一刀狠厉的劈下。

“嗡....”刀刃猛地撞击到一个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之上,清川北眉毛一扬,她的速度猛然变快。

“嗡.....”这个声音不知极快的叠了多少次,甚至只能看到她的刀刃和那看不见的东西发出的火花。

清川北向后退去,直接开启吟唱加成。“神明之力,请您附于吾身。”

猛攻!

清川北并未分神去看压切长谷部的情况,她时刻都将伤害置换的能力打开着,压切长谷部受的伤,都只会让她强大。为了保护,她能发挥出超越她自己的力量。

“呲....”看不见的东西发出了细小的裂纹声,清川北嘴角勾起,大概知道这个东西的承受限度在哪里了。

就是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发动间隔,亦或者发动的数量。

她后退了几步,用灵力召回了压切长谷部,假装虚弱的靠在压切长谷部的身上。捂着自己的胸口,“长谷部......可能是之前能力使用的过度了,呼吸有些困难......”

对面的女孩子皱着眉看着她,清川北艰难的张嘴,努力呼吸、

--------------------

空气果然出现了不平稳的波动,清川北脸上的艰难一瞬变成笑容,她从压切长谷部的怀里脱出,看着不知从何方而来的哪里的审神者带着一队暗堕的刀剑正朝这边而来。

“那是什么?时间使,这是你们的人?”她的声音冰冷至极,脸上的笑容却带着些暴虐。

如果这个女孩子之前都是在说谎,这个时候也应该不会继续了。

“我们没这么丑...影响审美啊!知不知道...”

她的话音未落,暗堕的刀剑已经有三把朝她们俯冲而来,一把留在了那个审神者的身边。

清川北瞪大双眼,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对着那个女孩子喊道,“快躲开!有两把刀在你们身后!”

不知名的东西一瞬扛住了袭来的刀刃,同时清川北发现面前的敌人也只能攻击她身前不知名的东西了。

“谢了!时间使!”清川北只能喊这么一句后,就将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面前的三名敌人上。

他们的攻击使这不知名的东西已经碎了几次了,每两下这个不知名的东西就完全的碎裂开来。

这样持续下去不是办法,那个女孩子也不知道还能再支撑多久。

-------------------

“我愿为一己之私舍弃人身,以神力灌入其中。我愿为世间博爱舍弃人心,以钢铁铸其筋骨。我愿请万物降灵于我身!”

一天之内发动两次极强吟唱加成,她的鼻子内有血流了下来。

“斩!”

三个暗堕的付丧神在她和长谷部的攻击下化成灰烬,清川北这才有机会将视线移到那个女审神者的身上。

....那个女审神者的脸....竟然是模糊不清的。

“灵力波动...很奇怪......溯行军!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灵力波动,从来都没有!!”

清川北眯起眼,扭过头,“你有办法进行攻击吗!!”

“有!!!”盾又碎掉了一个,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的,好在又是及时的一个盾。

“那就攻击!!!!”

“好吧!溯行军,我就信你一回!!!!”

两边都是用喊的在互相交流,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反倒都没那么顾忌彼此的身份。

----------------------

清川北直勾勾的盯着那名脸部模糊的女审神者,看到她突然一只手搭在了她身旁那名暗堕付丧神的肩膀上,将那名付丧神完全的吸入了体内。

随后她的手下凝聚出了一把纯黑色的刀,一股极度浓烈的血腥之气,在隔了将近二十步左右的距离下扑在清川北的脸上。

她第一次意识到真正的强敌,原来不是数量众多的检非违使,也不是刚刚难以攻破的时间使,而是面前的这个怪物。

从未听说过有审神者会吞噬掉暗堕的付丧神,从而自己能够直接作为刀刃斩杀他人,这股过于庞大的杀气压迫着清川北,强到令人发指。

“喂!溯行军!你确定这种杀器真的不是你们溯行军弄出来的!!!!”

清川北用尽全力抵挡压迫感,“不是!”说出口的话咬牙切齿,“溯行军从未有人有过此等吞噬能力。”

--------------------

突然,周身的压力一瞬变小,清川北侧过头,却看到茶色女孩子喘着粗气站在她的身边,蓝紫色的眼睛里也格外的认真。

“溯行军,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可能性!”

“什么?”清川北思索着一会该如何应对这个即将动手的怪物。

“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刀?”

“............”空气一瞬安静下来,清川北金色的眼眸缓缓瞪大,她愕然的回应,“她的刀都是以前那个时代的政府弄出来的本体的分身,这个是以前那个时代的政府才有的!!”

“果然....”旁边的时间使低低的应了声,清川北却已无暇去思考她这句果然代表的意义。

--------------------

“三...二....一...”那个怪物已经冲到眼前,黑色的刀刃即将斩下。

“轰--------”在怪物斩下的前一刻,她身旁的时间使同她一起用力的斩下,两位付丧神再加上两位审神者的斩击一瞬几乎让清川北以为湮灭了那个怪物。

没有任何的提前预告,这个时间使和她的配合如此默契自然。

可是光芒散去,那个怪物依旧肉体存活,甚至呼吸未断。但已经没有再站起来,手也没有再凝结出黑色刀刃。

-------------------

清川北扶着膝盖大口的喘着气,一手蹭掉了自己鼻子中流下来的猩红色。

旁边的时间使直接躺在了地面上,好像一根手指也动不了了,喘着粗气。

“时间使,你还好吗?”

“难道你很好?”

“不,我不好。”

“那不就得了。”

清川北也干脆的坐了下来,“你,还是个战斗时能够依靠的同伴啊...”

“一个只会放盾的同伴?”

“我是清川北,这是爱刀,压切长谷部。”清川北从兜里掏了个手表出来,看了眼时间。从她踏上这座山时直到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分钟。

“我是君瑟,这是我家歌仙兼定。”

君瑟吗,清川北看了她一眼,就盯着那个脸部模糊的审神者。“那个审神者,接了那种程度的一击,竟然肉体未散,还有呼吸..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旁边的君瑟闭着眼,没有随意的给出描述,她脸色苍白,虚弱的意味溢于言表。

她们彼此都知道,出现了这样的怪物,无论是对于时间使,还是对于溯行军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

“我要带走她。”

身旁的气息略微一顿。

“政府应该有办法能够查出她这个怪物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君瑟这才犹豫的开口,“··不太好吧···算了你带走吧....我现在也没那力气了”

清川北仰起头,兀自呢喃,“果然,那些检非违使都不重要,重头戏在这个怪物身上吗”

“什么?”君瑟奇怪的睁开眼看向她。

“不,没什么。我留在这里,等你恢复好了再离开...”对于彼此交换了姓名,又刚刚同生共死的人来说,这一点还是能做得到的。

“...谢谢你”君瑟的脸上出现了些感谢的表情,清川北摇了摇头,“我反倒也要谢谢你,帮忙一起除掉了这个隐患。如果没有你在,我可能会输给她“

“...也是我们的隐患,不是吗?”

“哈哈哈哈,确实。”清川北笑出声来。

“没你,我早就身处异处了...”君瑟这样回应着。

“彼此彼此”

---------------

许久之后

清川北和君瑟都坐着,两人相顾无言。直到清川北突然开口说她要走了,同时拎起那个审神者的领子,让压切长谷部划开时空通道。

"清川北!...”君瑟突然叫了一声,背对着她的清川北停下离开的步伐。

“你....要不要买香水?”

清川北笑了,她转过头,“多少钱?”

“看在这次相识的份上,可以给你打八折!”

“下次再见时找你买吧....以及,君瑟,你要记得好自为之。”

一颗子弹猛地射在清川北的脚边。清川北叹了口气,“我知道了,鞠理。一起走吧,路上我会告诉你这个东西的情况。”

“而且,我也不放心酒井和昱鹤两个人单独行动。”

君瑟没再叫住她,清川北踏入黑色的通道之中,不再关注君瑟的行动或者情况。

这次找到的这个怪物,应该就是她所需要的那个神秘未知的附属品了。

-----------------------


君瑟吗.....以后有机会...就去找她买香水吧......


















---------------------------------------------------------------------------

写的太长了,怕大家看起来有问题。所以特意分割线了一下。

我终于把主线3发出来了,磨了好几天。


主线3具体的剧情在于此:

1.遇到时间使君瑟,她说接收到消息,但并没有发现消息里的刀。

2.确认了君瑟的能力,为‘盾’,同时清川北确认了君瑟的‘盾’的限度。

3.清川北使用‘吟唱加成’的能力,反复使用身体会受不了。

4.出现的怪物----女审神者,带着6位暗堕刀剑-----为旧时代政府所有。

5.出现的怪物----女审神者,脸部模糊不清,如同被凭空抹去。可以将暗堕的刀剑吸入身体里,从而自身化出刀刃。

6.出现的怪物----女审神者,接受清川北同君瑟的致命攻击后,依旧形体不散,呼吸不断。

7.出现的怪物----女审神者所带的刀剑,攻击力极强,普通攻击无法对其造成伤害。君瑟的盾,两下就碎了。

8.出现的怪物----女审神者所带的刀剑,已经被抹杀。女审神者本身被清川北意图带回政府进行研究。

9.结尾处鞠理已经赶到,被清川北叫走一起在回去的路上。

10.清川北已经同君瑟结下香水的缘分,为后续打下了基础。(打八折)

11.确认幕后黑手的想法为:同时对溯行军和时间使两方造成伤害。并且可能想要将人类的可能性毁灭。

12.清川北支线2中,政府最高层所说的三答,其中两答已经全部在本章之内被想清楚,只剩下第三答还未出现。

13.君瑟--时间使,拥有可以察觉出灵力波动的能力。

14.清川北察觉出,幕后黑手所安排的敌人之中,可能有精神系的异能。在踏上阿津贺志山时,受到影响,从而对时间使存在的意义产生否定感。她判定,敌人想要两者自相残杀。

因此故意和君瑟打起来,故意装作虚弱不敌。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她想看看那个渔翁在哪里。

15.君瑟并未表现出有被影响的样子。

评论 ( 8 )
热度 ( 3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