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4)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一脚踏入压切长谷部划开的时空通道中,却没有一如既往的沉浸在黑暗里,脚下也没有那条用灵力铺出的发光小路。

清川北进来的那一瞬就看到了这一大片灰色空间中最突出的那两个身影。

坐在太郎太刀怀中的少女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看的出主人并没有刻意去打理。她身着一袭浅蓝对襟的窄袖长衫,同许久之前见过的那次穿的一样。

是的,许久之前。

“夜神.....你做的?”清川北扫过周围随意浮动着的银色金属物质,最后将视线定格在那双和长谷部一样深紫色的眼眸上。

黑发的少女唯独几次同她见面都是面无表情的,这一次自然也毫不例外。原本抱着她的太郎太刀将她放下,使她能够靠在他的怀里。

少女苍白的脸上眉头紧皱,随后在空气中突然弥漫开来的血腥味,对于熟悉战场的人来说,太简单就能察觉到。

“清川,我有事,和你商量。”

夜神玖的声音比起刚才更带了几分的生气,就像是用这‘血腥味’给自己鼓气了一样。

清川北嗅着这股血的味道,随意的将视线移到右侧的窗外,那窗外是一片沙漠,其中有棵树上开满了鲜花。

“什么事?值得你亲自来找我?”

那棵树意外的挺拔,坚韧不催。烈日晒不干它的水分,沙漠吞噬不掉它的高度,它屹立在那,便可以撑起一方天地。

“我收到一封由政府下达的通知。内容,不正常。”

夜神玖的话让清川北眉毛动了下,“不正常...?”她的语调散漫。

将视线从窗外移回,和夜神玖对视。“我并没有将通知发给你。”

夜神玖沉默了,这几秒又让清川北仿佛将意识放到了什么更有意思的事情上,即便那只不过是这异空间中随便飞舞着的一个不规则体。

“清川,今日是不是开了会议,而且内容,很重要。”

明明是询问,却偏偏用了肯定句。

“确实有,你没来也是常态。同时你的身体也没办法执行任务吧。”

这样的解释应该无法敷衍过去。

“这不是我没有收到通知的理由。”

夜神玖身上的气势猛地一变,清川北察觉到了她的防备之意。

“因为今天的通知..是我负责发的。”

“考虑到你并没有执行的可能性,我直接省略了你的通知。”

清川北略微垂下了眼,“这次的任务,你不能执行,太危险了。”喃喃自语的话却被这异空间过度的安静衬托而出。

“所以你今日并没有向我发出通知。那这份表明一切正常的通知,谁发的?”对方的话语中表现出来的信息让清川北有些头疼。

".....你的意思是...你收到了一份一切正常的通知?”

清川北的眉毛皱起,说话的语调越发奇怪。她抬起一只手,在半空中抓住了一块同手掌一般大小的银色金属物质,用力一捏,成了碎末。

压切长谷部接过太郎太刀用灵力传送过来的信件,“这份奇怪的通知,是在今天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发给我的。”

清川北在心底记录着准确的时间,她为了陪伴君瑟一直拖到了下午才打算离开阿津贺志山。但是结束战斗那时的时间...

头脑中突然一阵剧痛,清川北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破绽,然而此时此刻在这具躯壳中的人已经同之前的清川北不是同一个了。

==================================

“而这个人,会是谁?”夜神玖直直的看着清川北的眼睛,想要从她的表情和动作中找出些什么。

金色的眼眸眯起,清川北同样回视夜神玖,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选择了继续发问。

“单凭不知道是谁这一点,应该还不会让你选择直接来找我。”

“所以,到底...是什么理由?”

主动权重新回到清川北的手上,太郎太刀抚摸着夜神玖的后背,显然夜神玖隐瞒的事情对于她自己来说非同小可,否则也不至于激动至如此地步。

 

在记忆里,夜神玖是个....十分懂得攻击的人,不是战斗时的攻击,而是精神、言语上的攻击。

“我的理由,需要知道今天的事情才能解释。”

哦...看来是还给她自己留有余地,真是个厉害的人。

清川北的手指动了动,她语调淡漠的开始讲述今天发生的事,故意隐瞒了一部分。

“我收到政府通知,运的一批刀半路上被时间使劫走,派溯行军将刀找回。”

“但是同时,遭遇的时间使告知并没有发现政府有运刀的痕迹”

“我手里拎着的这个怪物,是在阿津贺志山发现的”

“来历不明,非常强大。我和对方的时间使联手才击败她。”

 

“刀是在阿津贺志山被劫的吗?”

一口气抓住了阿津贺志山吗....有意思。清川北突然拉住压切长谷部的手一起坐在两个银色的金属物体上。

“不,政府的通知上并没有明确的写被劫的地点。同时刀被劫的时间使凌晨,隔了数个小时之后我才收到消息。”

 

“就算知道了刀被劫的地点,也没有任何用处。”

清川北的眼神毫无感情,说的话却是在试探。

“几个小时的时间,足够他们换无数个地点了”

清川北拉住压切长谷部的手时,那种激动到浑身战栗的感觉都被她暗自隐忍。

隔了如此之久,她终于又能够触碰到他.....

 

“现在,换我解释。”

“我并非自愿前来,而是被引过来的。”

 

被引过来的?那个人终于忍不住了吗....她在心里发出尖利的笑声,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的引导夜神玖。

“...竟然是被引过来的”

“也是,本来就应该被引来...”

清川北的话仿若自言自语,却总是能被别人听的真切,带着理所当然的意味。

“那么,你并没有告诉我,你出来的理由”

不止是‘清川北’想要知道,现在的清川北也想知道。

“..因为觉得奇怪。若是一切正常,为什么要特意通知我,这反而像是在告诉我,有不正常的地方。”

夜神玖还在....想办法掩盖她所知晓的某件事。费尽心机如此三番两次遮掩。

“...夜神,你不觉得你说的话矛盾了吗?按照你的性子,平时连会议都懒得开,为什么会接到一切正常的通知就直接跑出来,而不是先想办法询问一下谁呢?同时还是直接穿过时空来到各个能够战斗的地点....”

“这么惊慌错乱,不像你啊,夜神。”

清川北坐姿挺拔,对话时却带着不同于平日里的松散。

“如果是客套的话,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请你说出能够让我相信你的理由。”

“彼此信赖,才能情报共享”

“我直接来到这里,就意味着刚刚和那个时间使在战斗的时候,你也在。”

手指摩挲着压切长谷部的掌心,引来压切长谷部的注视。清川北故意在时间上进行了误导,战斗结束的时间和她离开的时间中间,可是差了数个小时。

 

“我承认,我隐瞒了一些事实,不过这些并不会影响到什么,但是在我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有些事,清川北,我还不能告诉你…但我现在来找你,表示现在,我选择相信你”

 

“.....是吗...选择了,相信我啊。”

..............................相信这个词,她已经有多久没听到过来着?在她那个时间线的夜神玖,又是已经逝去多久了呢....

“我知道了。”说不清是心里的那点怀念,还是些别的什么。

 

清川北松开握住压切长谷部的手,她的手压在刀柄上。

“那么你想从我口中得知什么?”

“你问我答,然后是我问你答。超出范围的,可以拒绝”

清川北的眼眸中一缕漆黑的光快速划过,她的脑中一片嗡鸣声。

======================================

为了防止被夜神玖看出问题,突然回归的清川北忍耐头脑的眩晕。

“开始吧。你的异空间不知道具体能撑多久的话,还是尽快。”

她的口气一如既往的淡漠,但归根结底和之前的那个‘清川北’说话还是差了些味道,又因为头脑发昏带了些勉强。

只能掩饰的将视线扫过空间内四处飘浮的银色金属物体。

“第一,除了我以外,是不是所有溯行军都参与了会议,并且进行了调查?”

“不是。”自然不是,会议没有来的人太多了。但大部分都应该能收到她亲手发的通知。只有极少部分她没有发,典型例子就是夜神玖。

“第二,对于我的缺席...鞠理可有什么反应?”

“没有反应,如同你不存在一样。”实际上如果不是顾虑许多,她也应该如同鞠理一般,对无法成为战力的夜神玖当成看不见。

只是现阶段情况实在太过复杂,如果连夜神玖都被牵扯进来,那么究竟还有谁能够被幸免。

“第三,除了你以外,可有谁知道,我缺席是因为没有收到通知?”

清川北皱起眉,意识到夜神玖在怀疑鞠理千驹。

如果只有第二问,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如果再结合上第三问,就显得明显。

“并不清楚。”

溯行军大部分时间都单人行动,各自都有各自的情报网。这种事情,如果哪一位真的有心想要知道.....夜神家的情报不好查,即便鞠理千驹确实有这个能力,也不能完全锁定在她身上.....

除非...跟夜神玖隐藏的事情有关。

 

接下来到了清川北的发问,她确实有想要知道的事情。

“第一,你在怀疑的事情是什么?”

“…为什么那个人选择瞒住我,却在我出门时将我引往阿津贺志山。”

“第二,你为什么确认瞒住你的人和引你的人是同一个?”

“…在我隐瞒的事情下,这份通知很不正常,两者结合之下,目的像是要把我引往阿津贺志山,不过我并没有实际证据。”

想起刚才占据了她身体的另外一个不知名者想到的,‘那个人’.....清川北舔了舔干涩的唇瓣。

“第三,你是否在怀疑鞠理,怀疑的原因是什么”

 

“…是,我是怀疑她,第一,在我们当中,最有可能接触高层的就是她,所以能越过你,将通知发给我的,也只有她。第二,刀被截并不是小事,就算你是为我好,而瞒下消息,可是我缺席这种会议,鞠理却完全没有再要通知我的意思。第三,这个时候,鞠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一点说的确实没错,除了清川北以外,同高层接触次数最多的是鞠理千驹。能够越过主要负责人清川北将任务通知发给别人的,也只可能是鞠理千驹。

第二点却无法让人信服,清川北了解鞠理千驹,不通知完全是正常的现象。

第三点...出现在这里,这个这里指的是阿津贺志山。清川北亦对此抱有疑问。

不足够,还是不能够。

有什么东西,被夜神玖隐藏起来的,关键的一环。

“我知道了。那么第四,你是否认为鞠理故意无视你的存在,就是想让你独自一人质疑,出来后再将你引到阿津贺志山,好能...直接解决掉你”

 

“无可否认这个猜测,假如这是针对我的计划,那需要你和时间使联手才能抗敌的人要杀死我,完全可以。”

 

清川北心里叹息

“我知道了。那么现在开始情报共享。”

 

“第一,阿津贺志山并不是针对你的计划,因为溯行军所有人本都应该收到去阿津贺志山的通知。是我抹去了其他人的,至于理由,暂时无法告知。”

“第二,政府高层在帮助溯行军规避阿津贺志山这种我手里的怪物。并且要求保护。”

“第三,我猜测,对方想要消灭的不止是溯行军,同时还有时间使。”

对方有疑惑的情绪在,清川北为第三点做出解释。

“第三点理由如下,1.前往阿津贺志山的,并非只有溯行军。2.时间使中有人收到了阿津贺志山上有神秘的东西的谣传。”

“以上是我这方能够共享的情报。”

从刚才开始清川北就发现了,夜神玖的想法已经同真相有所偏离。

原本笔直的路线,已经被她开辟出了另一条弯曲不知终点为何处的分岔。

担得起她一句‘选择相信’,提醒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最大努力了。

 

接下来换夜神玖开始情报共享。

“第一,我从某一个时间使那里知道,刀被截的事情与他们时间使无关…更甚至,很有可能,运刀一事根本就是假的”

 

......某一个时间使....

 

“第二,引诱我的检非十分奇怪,神志不清,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将我带去阿津贺志山。”

 

唯一的目的....竟然不是想要将她截杀,而是带去阿津贺志山...

 

“而在到达阿津贺志山的那一瞬间,他们突然暴动起来,实力也增了不少,所以我和太郎为了解决他们,费了一段时间,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帮你的原因,因为我赶到的时候,你已经战斗完毕”

 

意思是,死亡地点必须要在阿津贺志山?而且同时,太郎太刀和夜神玖,竟然有这份能力能够解决掉那么多的检非违使吗...

“你是说,到达了阿津贺志山的瞬间,才突然实力增长...”

 

"......是,这也是我为什么确定,她们要将我带去的地方是阿津贺志山”

“我知道了...”

基本的线索已经理清,清川北完全理解了夜神玖所掌握的情报,除了有关于时间使的部分。

“以上是我的情报。”

 

清川北的手从未从刀柄上离开。

“这里补充一点,这个引你出来的人,想必很了解你。”

“不了解你的人,不会想到用这样的方法让你察觉。”

 

“....恩,给我的圈套”

这个回答的口气相当微妙。

 

“而你现在上钩了。”

几乎要笑出声来,清川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夜神玖逗得愉悦。

 

“我必须上钩。”

清川北看过去,夜神玖的眼神,其中如此坚定。

“有些事,我必须知道。”

必须知道吗.....这份坚定的信念,让清川北的表情带了些柔和。

 

“.....一会不要乱跑,你所说的事情我已经明白了。我会调查清楚,因为我们的基本目的一样。我怀疑今天之内,还会有什么...所以你直接回去。”

 

注意到夜神玖周身的气息略微有些压抑,清川北想了想,还是出口提醒。

 

“夜神玖,你无法保证你自己的安全,你太过虚弱。溯行军需要保存好自己的战力,这才只是开始,后面的灾难还没来。如果你现在就折损,如何才能真正的堪破真相?”

“想知道的越多,就要越好好活着。”

虽然这么说,但她自己,也早就做好了随时献身于战场上的想法。

 

夜神玖没有回答,过了几秒,她摇了摇头,“鞠理的灵力已经在接近,我确实该离开,但我还有需要调查的事。”

“................”清川北沉默,这个空间的时间流动几近于静止,这种时候说鞠理的灵力在接近,无非也就是给个离开的台阶下。

 

真是个有趣的人,夜神玖。

 

“活着对于我来说,我不在意”

 

“你参加溯行军的目的,想要达到那个目的,必须要活着。”

 

“…不,清川北”夜神玖突然笑了起来,“我加入溯行军的目的,并非我活着才能达到”

 

“............是吗...是这种程度的目的...”

 

清川北恍然,随后认同了夜神玖的想法。

 

“所以,清川北,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但是倘若哪天我真的死了…我希望到时候,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又是一如既往的只用肯定句,仿佛笃定了她一定会答应。

 

 

“解开吧”

清川北再次叹了口气,不再正襟危坐,她站起身。

“我答应你”

 

“…多谢你,清川北”

这是清川北在离开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声音压得低低的。

想让她听到,又不想让她听到的一句话。

 

已经离开了那个空间,双脚踩在土地上。清川北脸上前所未有的凝重。

“不用谢。”

 












TBC



=========================================

评论 ( 4 )
热度 ( 6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