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七)(你的过去)

那是某一日,鞠理千驹突然拉着清川北去喝酒,压切长谷部同和泉守兼定都被鞠理千驹打发到别的房间里去。

“鞠理千驹,到底怎么回事?”清川北冷漠的看着一手拿着酒壶,另一手撑着下巴的女人。

“疯了吗?”

毫不在意上面的问句,这女人的表情豪放中又带着点妩媚,她凑近清川北的脸,吐出的气息中带着酒的香味。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外面雨幕涟涟,清川北放在廊下的靴子上都沾湿了些。一阵风夹着雨朝着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吹来,清川北抹了把脸,拿起一壶酒往嘴里灌了下去。

“喂喂喂,清川,喝的这么猛,一会喝高了怎么办...”旁边的妩媚女人一时露出被惊到了的表情。

清川北斜瞥了她一眼,“刚才你靠近我的时候,我是想揍你的。”

女人一噎,随后将头压在清川北的肩膀上,发出闷笑声。

清川北没把她的头推下去,只是望着外面那动人的阴沉景象,“我曾经生活的地方,在圈外被称为贫困区。”

“就是在圈外的生活群体里最穷的那一部分。”

=======================================


巷子里又传来了一股带着浓腥味的恶臭,还伴随着皮肉的撕扯声和野狗的狂吠声。有几根骨头被扔到了巷子口,那是几根人的指骨。

短发的女孩靠在巷子口许久,她手里死死的抓着一个老太太的手,老太太的另外一只手又死死的抓着一个小孩子的手。

清川北凛住呼吸,听着巷子内吃饱了的人打了个嗝,朝着巷子口走来。

“还剩一个小孩,那小孩就留着明天吃吧...”

随着脚步声靠的越来越近,清川北眼里一片杀意,就在那男人踏出巷子口的那一步,她猛地暴起用手里的铁榔头一下砸碎了那个男人的脑壳。

脑浆和血还有碎了的眼球喷了她一身,从她的头发上和脸上还有衣服上滑下去。因为没有鞋,她的脚底也一片黏腻。

清川北蹲下身,摸了摸这个男人的肚子和手臂。从兜里掏出了把小刀,快速的将肚子和手臂的肉割了下来。

拿着肉转过身,却看到老太太用手遮住了小孩的眼睛,乞求的看着她。

啧了一声,清川北把男人的衣服扒了下来,把肉用衣服兜着,走到小孩的面前蹲下身,甩了甩手。

老太太意会的将小孩放在清川北的后背上,轻柔的哄着小孩让小孩搂住清川北湿润的脖颈。

小孩嗅着这种味道,干呕了一声,从头到尾都没敢睁开眼。

=======================================

“我说清川,你吃过吗?”鞠理千驹从她的肩膀上抬起头,近距离的观察着清川北的表情。

清川北笑了,“你猜?”

=======================================

简陋的屋子里有十几个孩子,有小女孩,也有小男孩。他们互相抱在一起,凭着不知道从哪些人身上抢来的衣服取暖。

清川北飞速的奔回来,将这个新来的孩子放下之后,又快速的回去找被她们俩遥遥落在后面的老太太。

这个老太太救了她之后,带着她一起救了这些孩子。老太太曾经在清川北发烧的时候为了让她退烧,去进了圈里偷药。

后来被打残了两条腿,药当时倒了她一身,老太太当机立断的带着包装吞下去一袋。被扔出来之后,小心翼翼的混在死人堆里爬回到藏着她的小窝点。

用了老法子催吐,在一堆带着酸水的呕吐物里,终于找到那包药,给她喂了。否则清川北活不下去。

清川北醒了,烧退了,就想尽办法想要还老太太救她的这份情。她做了两条假腿给老太太,虽然走起路来缓慢,还会让老太太腿疼。

老太太的两条被打折的腿,在最艰难的时候,去找贫困区这边的黑医做了手术切了下来。没答应给那个黑医,带回去炖汤给那些孩子们吃了。

那些孩子们不知道,他们不知道他们一直以来的食物都是什么。这贫困区根本一粒大米都没有,那些发霉的面包早都被抢干净了。也不好总是去吃死人身上的虫子。

老太太剩下的两个腿根,下面顶着清川北做的假腿,跟着清川北日复一日的在贫困区寻找孩子。

========================================

“一个老人,无论怎么说,生命也顽强的过头了啊..清川....”

又是一阵风吹过来,鞠理千驹整个人往后一倒,躺在榻榻米上,精致的和服宽袖仿若舒展的牡丹。

清川北没回答她这句话,只是继续喝着酒,继续讲。

========================================

清川北按照原路返回找老太太的时候,正巧看到老太太的假腿被一个黑色的洞吞了下去。

那个洞在不断的扩大,没一会,老太太的后背都被吞了进去,老太太的手用力的扒着地面,在往外爬。

“别过来!阿须!!快跑!!!”

看到清川北,老太太尖声叫着。

“阿须!!找到我妹妹!!!一定要找到我妹妹!!!!”

清川北僵硬的站在那,看着老太太的手指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血痕。老太太的头也被吞进去了,最后在剩下那只手臂的时候,黑色的洞猛然关闭了。

没有血喷出来,只有那半截手臂留在那。

于是清川北捡起那半截手臂,回了她们的小窝点,回去照顾那群孩子。


随着一年又一年的过去,小孩们渐渐长大了,她也已经拥有了成年女性的体魄。没了老太太总能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信息源,清川北只能摸黑去偷,甚至去抢,去杀人。

同时她也知道了那个黑洞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空裂缝,以前的那个时代的政府做出的蠢事。

但那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依旧救着孩子,等待着什么时候能够找到那个老太太口中所说的妹妹。

被她和老太太一起养大的孩子们也开始出去想办法弄回食物,他们也终于开始明白这么多年来清川北给他们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刚开是有几个孩子出现了过激反应,甚至想要扑上来杀了清川北。后来却被更多的孩子制服了,清川北被小窝点赶了出来,那些孩子自己谈论了很多天,最后又派了不怕她的孩子叫她回去。

还是有很大的隔阂,但毕竟是孩子,那些孩子在后面开始接受了真相。吃饭的时候会问她为什么不吃,也会去稍微过得好一点的人家里给她偷两朵花回来。

清川北只告诉他们这些人,她叫阿须,连死去的老太太也不知道,她是有自己的名字的。

“阿须,听圈里的那些孩子说他们都过一个叫做生日的节日...”

他们凑在一起,把他们精心制作的东西隐藏在身后。

清川北想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也许是他们想体验一把圈内小孩子的节日吧。

于是她说,“那我们选一天,给大家一起过个生日。”

看着那群孩子脸上变得不可置信的表情以及眼里带着的兴奋和喜悦,清川北觉得自己的决定真是太好了。

但阿须却觉得,自己的决定真是太可悲了。

=======================================

“清川,那天发生了什么?”

鞠理千驹撑直身体,衣衫随着她的动作滑下了些许,露出白皙的肩膀。

对于这幅难得的美景,清川北视而不见,她放下空瓶。

“鞠理,没酒了。”

手碰倒了一个酒瓶,便有哗啦啦的一堆酒瓶倒下。


转过身,金色的眼眸中一片清醒。

“我有故事,你没有酒,那便不说了。”

“长谷部,该走了。”


她穿上那双黑色的长靴,一步跨出站在雨中,看着压切长谷部几步就到了她的身旁。

“哦,对了。和泉守兼定,看着鞠理,不要让她喝太多。”

“知道了...”和泉守兼定低下头看了眼鞠理裸露出来的白皙肩膀,脸上有些红晕,立即移开了视线。

“下次我有酒,你有故事,再来找我喝吧。”


雨中,清川北一身黑色的衣服如同划开的墨渍。


========================================


“报告。贫困区东区三十七巷第一把零八户,吞噬了二十一个孩子。只有一个最大的留下来了。这是现场勘查照片。”

黑白色的照片上依稀能看出有个白色的蛋糕上面还插着蜡烛,那个据说被留下来的最大的孩子蹲在地面上,用手抓着已经烂成一整坨的蛋糕往嘴里塞。

“她的情报?”

“清川北。在贫困区里被人称为阿须。此人极为凶狠,贫困区里以一人之力庇护孩子,杀人无数。她是被人称婆婆的一个二十七岁被吞噬的女人养大的。”

“向她所在的区域投放溯行军人手招收的信息。”

“但是...”

坐在办公桌后的男子摆了摆手,“她会是最适合的人选。”



评论 ( 7 )
热度 ( 7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