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6)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清川北将圆形银色金属物质收起来,叫老板来打包好烤鸡串和结账,带着压切长谷部从 甲三十 包间划开通道,直接到达溯行军军区下属实验室。

“你!!竟然还敢光明正大的闯进政府旗下的实验室!”

一个穿着研究员服饰的男人看到她大吃一惊,清川北注意到他说了一个字,“还”。也就是说,他曾经看到过她进来。

但这确实是第一次,她来到这里。

“我是溯行军副军长清川北,有疑问你可以向上级禀明。现在我这里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们去做。”

她冷下脸来,声音严肃,浑身散发出血腥味。男人被她吓得不再说话,整个实验室安静下来。

就在清川北眉毛皱起要开口训斥时,坐在整个实验室最里面的一个男人突然站起身来,朝清川北和压切长谷部走来。

他有着一双和清川北无比相似的金色眼眸,视线扫过压切长谷部手中拎着的‘东西’。

“别担心,她的灵力波动和之前来的那个不一样。她不是上次拿走五虎退的犯人。”声音柔和至极,让人轻易就能相信他的话语。

“既然大人您都这么说了...”穿着研究员服饰的男人放下心来,继续坐在那用笔记录着什么。

清川北正扫视屋内,却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视线直直的盯着她。她眯起眼来回视,“这位大人,我有要紧事需要实验室的协助,如果错过了时间,上面怪罪下来.....”

男人白皙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被遮挡在那副眼镜后的金色眼眸中仿佛透露出一抹玩味。

“您所说的需要协助,可是需要实验室帮忙分析压切长谷部大人手里拎着的那团‘东西’?”

清川北为此感到奇怪,她并没有主动暗示这个男人压切长谷部手里拎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作为第一次看到的人,顶多会以为她拎了个昏迷的审神者回来才对。

刚刚也是说到了灵力波长这个词,难道这个男人....

“清川北大人,我有一个叫做灵视的异能力。这个灵视的异能力可大可小,我可能偶尔能够听见您的心音,也可能恰好就能够看透生物存在的本质。”

男人微笑着朝压切长谷部伸出手,压切长谷部看向清川北。

盯着男人的笑容,清川北点了点头。压切长谷部将手里的‘东西’放在男人的怀里。男人抱着怀里的‘东西’朝整间实验室的最里面走去。

那个研究员服饰的男人突然抬起头看了眼皱眉的清川北,“那位大人的代号是35791,既然那位大人答应帮助你们,以后如果大人不在,你们还有事情,也可以来找我。”

“我的代号是773399。”

773399这样说着,他有着一双仿佛褪了色的纯白色眼睛,刚刚没注意到不过是因为他都是眯着眼。现在把眼镜戴上了就能够清晰的看到瞳孔的颜色。

“清川北大人,35791大人请您进去。”迎面跑来了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男孩子,他扶着膝盖喘着气,指着实验室的最里面。

清川北点头应下,迈开步伐。走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仿佛在召唤她,她回过头。

一眼望到的是那个男孩子金色冰冷的眼眸,同她一模一样。

“清川北大人,怎么了吗?”男孩子露出笑容来,他一派天真活泼,“我的代号是35792,请您不要忘记我的代号哦!”

压切长谷部突然用手遮住了清川北的双眼,“您今天应该很累了,主上。”

他轻声在清川北耳边说着,另一手把清川北搂在怀里。

同时,他冷冷的看着35792,无声的说了句话,随后打横抱起清川北,带她前往实验室的最里面。

清川北感受着压切长谷部手掌的冰冷,渐渐将思维从35791和35792这两人同她一模一样的金色眼眸上扯了回来。

“长谷部,我们现在有这样几个路线在。”她开口,头往压切长谷部的怀里靠了靠。

“第一,找到被劫刀剑,调查时发现政府没有丢刀,所以是政府的情报出现错误,那么政府的情报为什么会出现错误呢?”

“第二,任务上阿津贺志山神秘未知的附属品,我们带回了‘怪物’,具体问题是  [1]‘怪物’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2]‘怪物’只能是过去时代政府的产物,那么她是如何穿过时间来到现在的战场上的呢?[3]‘怪物’在我和君瑟的探查下都只能察觉到有什么存在,却无法确定她具体在哪里,她是如何藏匿自己的气息的呢?”

“第三,那个政府高层告诉我的‘不能动政府’,结合‘怪物’与过去时代的政府有关,说明过去时代的政府是关键。”

“第四,到底是谁如此了解夜神玖,能够提前预测好她所有的反应,给她发送虚假的通知引她出来?”

“第五,夜神玖所提到的,检非违使一定要将她引到阿津贺志山才要除掉她。还记得我们上午去阿津贺志山时,在那看到的不知是哪个时空的审神者的尸体吗?我怀疑阿津贺志山”

第五点清川北还没有说完,35791的声音传了过来。

“清川北大人,您刚才所说的第二大点的第三小点,我想我已经找到了原因所在了。”

拍了拍压切长谷部的手臂,他会意的将清川北放下。

“请您走到这里来,我为您演示。”35791朝着清川北招了招手,有些亲昵,又像是在逗一条小狗。

清川北没有在乎那么多,她只想知道答案,她走到35791身旁,看着35791将手伸入到这名女性审神者腹部之中,缓缓扯出了一个东西。

银色的,有些像是金属,多边形物体。35791白色的滑面手套上沾上了些血和一些碎肉,他平铺开手掌,让这个东西平躺在他的掌心。

“请将您的一根手指放在这个物体上。”

压切长谷部在一旁皱眉,手搭在了刀刃上。男人突然侧头看向他,另外一只同样带着滑面手套的手,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嘴唇上。

清川北将自己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放在了这个物体上,那一瞬她的眼瞳骤然扩散开来,浑身包裹在巨大的威压之下。她感觉自己的全身好像充满了灵力,这些灵力比她使用吟唱加成时的灵力还要强大。

拥有这样的力量,她就什么都能做到。这绝顶力量的巅峰,极致完美的追求,有了这份力量,做再多的错事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哪怕世界毁灭!

噔-------------------

她的心底突然发出了一声不正常的声音

噔-------------------

随后她回想起了她的信念和意志,她回想起了陪伴在她身旁的压切长谷部,她回想起了她曾经失去的那些人。

清川北松了口气,她将手指从那个物体上挪开,抬起头看男人。

“你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吗?”

男人眼里闪过一抹赞赏,“我当然知道。这个东西里面含有了一丝堕神的力量。别看仅仅是一丝的量,只要接触到,心性不够坚定的人就会立即沉沦在这份力量之中。”

“确实是可以使用这份力量一段时间,但过了那段时间之后,意识和神智就会被这份力量消灭的一干二净。”

清川北略微垂了眼,五指张开,看着自己的掌心。刚才她也差一点,就要步入那疯狂的境地。

“我知道您心里最想问的是,她的脸为什么会模糊不清。”

男人突如其来的开口打断了清川北看着手掌的思考,他的语调带着些轻快的介绍,“您知道人的身体里是有灵魂的吗?”

“您送来的这位审神者的灵魂是由好多个不同的灵魂拼在一起的。一个人提供了一部分,拼凑在一起的灵魂套进驱壳里,普通人不会发现问题。”

“但是能够和本体刀剑契约的您,是属于真正的审神者,是审视神明之人。在您的眼里,神明尚且需要暴露真容,更何况是区区一个普通人类呢?”

原来...如此.......

清川北闭上眼,她揉了揉太阳穴。

“还请您每三天喝下一瓶这个药剂,用来稳定您自身的灵魂。恕我直言,如果您再被做出这种事两回,您的灵魂就要被赶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清川北猛然睁眼,35791那双金眸正直直的注视着她,仿佛已经看透了她所有隐藏的事情。

一旁的压切长谷部侧头,没有去看清川北,他闭着眼,隐忍的抿着嘴唇。

过了半响,清川北接了35791手里的药,当场喝了。

剧烈的头痛快速减轻,到完全消失不见。

“每三天请您到我这里来领取药剂,以及我要提醒您一下,刚刚您触碰的那个东西如果您发现了,请您千万不要擅自携带。”

仿佛预料到了她日后会经历什么样的事情,35791的口气十分严肃。

“因为那个东西可以在同人接触的极短时间内撕扯下这个人的灵魂,一旦使用了这份力量,就会撕扯更多的灵魂下来。”

“您刚刚不是还有个问题是,这个‘怪物’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吗?”

35791一把抓住了清川北的手臂,用力至清川北感觉到了疼痛感。这个男人在强行逼她注意他的话。

“下一个人再度发现这个东西,再携带着,它就会又撕扯下来这个人的灵魂,但它同时会把上一个人的灵魂填补上去。”

“来来回回,最后就会出现无数个这样的怪物。因为这个东西可以从A到B到C手里再回到A手里重新再轮回一遍,那么ABC这三个人的灵魂都会如同这个你带回来的审神者一样...全部都是缝补上的了。”

“您一定要记住,神智可以轻易被操纵,情感可以轻易被挑起,您身边是否已经有被操纵的人存在。请您务必小心谨慎。您已经踏入了棋局,这盘没结束前,您无法退出。”

抓着她手臂的手松开了,压切长谷部一反常态的并没有在35791抓她手臂时保护她。他只是好像很躁动的隐忍着,站在原地。

深紫色的眼眸注视着她,里面满满的都是难过的神色。

清川北被压切长谷部这样的眼神吓到,她顾不得别的什么,小跑到他身边,踮起脚来亲吻他的嘴唇。

压切长谷部眼中的那份难过少了些,他一只手搂住清川北的腰,另一只手压住她的头。

“咳...这里是办公地带,清川北大人,您能不能带着您的刀去外面亲热?”

35791的语调不复刚才的严肃,有些懒洋洋的。

清川北有些挂不住脸,她用鞋尖轻轻踢了踢压切长谷部的鞋跟,压切长谷部拔刀出鞘,划开了一个时空洞,搂着清川北走了进去。

35791摇了摇头,“世风日下啊....时空都这么脆弱了,还为了欲望随便开时空缝隙,也不怕开的太多了真的把时空整破了。”

一瞬来到包间甲三十,清川北将圆形银色金属物质掏出,放在包间内,将包间的门拉上。

金色的薄膜笼罩住整个包间,完全隔绝开了空间。

她搂着压切长谷部的腰,一用力带着压切长谷部一起倒在榻榻米上。

金色的眼眸只有在面对压切长谷部时才总会出现这样泫然欲泣的样子,“长谷部,你不要我了吗...”

压切长谷部无奈,他低下头,“主上,您如果想知道,我就全部说给您听。”清川北听到这句话,摇头。

“现在还不到时候,我掌握的东西还不够多。这种时候告诉我显然不符合你的预估对不对?”

压切长谷部带着无奈的笑容点头,“我的主上很聪明...”他将白色的手套脱下,用手指插入黑色短发中。

清川北抬起手,揉了揉压切长谷部的下身。

“主上这么聪明,刀聪明吗?”

压切长谷部叹了口气,随后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遵从主命。”






TBC

--------------------------------------------------------------------------

填坑和挖新坑。只挖不填多没意思。

评论 ( 9 )
热度 ( 1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