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ies Time(压切X清川,紧急任务一--出发,到达)

recall the good old days.

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

-------------------------------------------------------------------------------------------------

 

 

 

“主上...”一旁的压切长谷部看着清川北整理行李箱,到底没有忍住。

“恩?长谷部”清川北侧过头,声音勾勒出了一个弧度。那双金色的眼眸里带着些略微的笑意,轻轻的落在他的脸上,仿佛不知道他为什么叫住她。

“主上...为什么”后面的话他无法问出口,否则他的口气一定如同在质疑清川北一样。因为需要问的为什么实在太多了。

为什么明明接到视察的任务却拜托鞠理千驹找到她们家开的酒店?

为什么明明接到视察的任务却要在箱子里装上泳装和泳裤?

重点是,明明接到视察的任务,却给其他所有溯行军发了旅游通知!!?

那些旅游通知还都是他亲手一个一个叠好放进信封,然后派人分发下去的。

他想要知道的是,这一切行动的背后,究竟是否还有别的手笔在里面。作为清川北的刀,每次都是这种好像得到了‘附加任务’的错觉。

清川北将行李箱拉上拉链,靠在行李箱上歪头看他。

“政府上的通知是有说时间使有在解放区的某家酒店入住,只不过那家酒店恰好是鞠理财阀名下的。”

压切长谷部冷下眉眼,“主上,上面到底是怎么想的?”

特意指出了这一点,又特意让她作为中间点分发通知。明面上是给了她极大的自由,让她选择。实际上却使她不得不让时间使和溯行军碰面。

“‘视察‘这个任务我会亲自去走,说不定是有什么异兽出现。至于‘溯行军全员出动’,不如就当公费旅游三天给她们好了。”

她说的话里明明透露出一股子松散倦怠的味道,但你看她整个人的姿态,却是时时刻刻都处于战备情况的。

“偶尔也想和大家拉近一些距离。”她说这句话时,抬起头看着墙上的表。“因为我们都在第一线上,也许某一天,就再也见不到了。”

“生命是相当脆弱的东西。能够多拥抱一会,那么就尽量的去多拥抱吧。”

过去对她好的人,已在时空裂缝中彻底消失。现在对她好的人,正在她面前担忧的看着她。

感觉到心脏的触动,清川北抬起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她看着压切长谷部,笑的温柔。

“糟糕,我的心脏跳的好快~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冷酷的眉眼柔和了些,他低声笑了,紫色的眼眸里有些无可奈何。“那就只能让您的心,跳的再快些了。”

他的手压在清川北的手上,额头抵着额头。

“主上,您一会打算如何去解放区?没有坐标定位,无法打开通道。”

“划通道去圈外贫困区,那里有条隧道近路,直接找老朋友坐黑车去。”

“那么也就是说,您现在还有很多空余的时间?”

“恩,需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全部都处理完了。”

压切长谷部吻上清川北的嘴唇。

“那真是太好了。”

=======================================================

踏出通道的那一刻,周围冲出来了十几个人拿着武器环绕起清川北和压切长谷部。清川北抬起头看了眼,烈阳如火。

“我是阿须,找黑子,让她过来。”

听到阿须的名字,这一圈人立即虫走鸟散,其中黑子手下的小子跑去通知了黑子。黑子不是个男人,而是个女人。

她穿着一身白大褂,从头到脚都包在衣服和围巾里。

“怎么又是你啊,小时候找我锯腿,后来找我要路子进政府,长大了怎么还来找我啊”

“黑子,解放区情报2个,送我们去解放区,告诉我时间使在搞什么”她穿着一身纯黑色军装,十分严谨的扣子扣到最上方,却半点也没有热的样子。

“你这可是空手套白狼啊,阿须。”叫出阿须这两个字的那一刻,女人的杀气都溢了出来。

清川北看着她摇头,“就2个,不能再多了。”她的情绪没有半点波动。

女人的杀气骤然消散,“行吧,好说好商量,带着你身后那个小白脸去隧道口等我。”

清川北点了点头,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

压切长谷部一把打横抱起清川北,快速的前往隧道口的位置。他早在结契时就看过清川北所有的记忆。

隧道口是一个贫困区人合力制造的巨大的地下通道,越过地表上的所有障碍,一条道路直通解放区。

“哟,阿须,带着你家小白脸出去旅游?”上车了之后,黑子摘下头部的围巾,将护目镜带上。

“恩。”清川北挑起眉来,“你问的太多了。”

黑子用手指在嘴上画了个封条,不再说话。

====================================================

到达酒店时,还没有看到其他的溯行军。可能已经到了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也可能还没有人到。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吗?”前台的贵宾小姐礼貌的询问。

清川北朝她礼貌性的微笑,“鞠理千驹小姐应该是先前预定好房间的,能把我们预定好的房间号大概告知我一下吗?”

前台小姐略微有些为难,“这个...因为在小姐预定时,已经有人提前预定了房间,房间紧缺,所以现在有些房间需要同对方合住。”

清川北依旧微笑,金色的眼眸里带着理解。

“没关系的,我们可以接受合住,就是不知道...”

“这一点请您不用担心,对方完全同意合住的事情。并且同时,我们为您和对方共同减免住房费用。”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也是出来旅游的,能够碰上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挺好!”脸上带着仿佛毫不知情的欣喜。

“那么还请您来选择房间号吧,您可以选择的房间都在酒店2层。”贵宾小姐仿佛也被这样的情绪感染,笑了起来,态度又好上了一个档次。

“你们酒店的房间号设置的很有趣,我选择这一间,444号。"

“好的,请您将您的姓名报给我。跟您同住的是竹内葵小姐,电梯在那边。您身后的男士也是同之前那几位男士一样,住在3层的316房间或者317房间,可以任意选择。”贵宾小姐说的理所当然。

“那个...请问...有人提前通知了酒店...这样的男士是不和我们住在一起的吗....?”清川北仿佛有些茫然。

“啊!....因为提前预定了的人有明确说过像是腰间带着刀的奇装异服的男士都统一住在3楼的两个多人间...我忘了您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了,看到您身后的男士以为也是...”

贵宾小姐的声音低下来,仿佛在说自己怎么犯了这样一个错误。

“没关系没关系...小姐,我们这一方也同他们一样,男士住在3层的多人间。请您在余下的人到来时,明确的告知他们这件事就好。”

贵宾小姐点头应下,随后引导着清川北和压切长谷部进入电梯。

 

 

 

 

 

 

TBC

评论 ( 6 )
热度 ( 5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