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ist for you(主线插曲一--1,压切X清川北)

Roses never fade

玫瑰从未凋零

-----------------------------------------------------

 

 

 

清川北踏入已经沦陷了的B区最外围城市时,她抿了抿唇。

在那双金色眼眸中映出的是无数的废墟和正在倒塌的楼房,满地的大火和鲜血,残存被啃食的肢体,还有着不知谁家孩子八音盒放出的动听歌声。

她穿着这身整洁的军服,站在这同灾难直面对抗的战场上,格格不入,却终于得偿所愿。

“我愿意成为一名战士,死在这争取细微希望的征途中,对把我珍贵之人吞噬掉的时空复仇!我要让人类长存下去,对这自然复仇!”

那一天她所脱口而出的心愿,在这个充斥着死亡和悲伤的地方,能够实现!

迎面而来的黑色影子借着不断倒塌的楼房施力,飞速的朝着清川北袭来。清川北腰侧的刀被她拔出,锋利的刀刃上映出她冰冷的面容。

那是一只像是蜘蛛一样的巨大黑色生物,它椭圆形的肉壳下方长着肉眼无法数清的触角,只有在肉壳前方突出了两个巨大的黑色圆球,犹如宝石一样闪闪发亮。

远处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破声,不知道又是哪一个设施承受不住异兽或者人类的摧毁,湮灭于惊天动地的响声之中。

脚边的八音盒还在奏响单纯的乐曲,那到底是哪一首曲子,请恕清川北并不知晓,她也无力思考。

因为此时,那只两层楼高的巨大异兽已经在她的眼前,它的肉壳缓缓张开,里面是粉红色颤抖的内壁和一片黑暗的空间。那两个突出的黑色圆球里出现了一点白色,渐渐扩大。

猛然觉得不好,清川北一脚踩碎了那个八音盒,却已经来不及。

在她视线所及之处,无数的黑影正铺天盖地而来,它们每一个都同这黑色生物一样。在她眼前张开的肉壳缓缓闭合,清川北这才清楚,原来它张开嘴是发出了叫同类过来的信号。

在此之前,她也曾执行过类似探查边城的任务,但从未遇到过这种异兽。更何况这次B区的突然沦陷也应该不是没有特殊理由的。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异兽已经在不断进化出新的种类,而且越来越聪明。所以人类遗留下来的设施已经无无法阻挡。

在这B区最边缘的城市,她竟然只能看到满地碎裂开来的机器人残骸,甚至没有感受到任何机器人还存在的信息。哪怕是一个程序混乱变成敌人的机器人,也没有。

这个城市看起来已经成了这个物种的聚居地,这里成了它们被分配到的领土。但这才是最边缘,也就意味着越往中心去,所进化的物种越高阶。

所有的判断都在指向这些新进化出来的异兽种类是有智商的,而且它们听从控制它们的异兽的命令。

该如何抵抗?拯救?保护?人类。

当然是....杀光它们。

每一个黑影落地都轻巧无声,应该是多亏了它们下方那么多的触手。空气的流动已经渐渐停止,清川北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整个城市已经陷入沉睡,仿佛声音都消失不见。她看到所有包围着她的异兽上面那两个圆形的黑球中都出现了白色的圆形,在黑色的球上来回移动。

破空声出现的那一刻,她一脚用力的在地上一踏,高高跃起。在她刚才所站的位置,数百条粉红色的肉质的长刺撞在一起,那是从那些椭圆形肉壳的某个位置突然伸出来的。

下一秒,她在半空中强制性扭转身躯,又有上千条的粉红色肉质长刺向空中袭来,她挥舞着刀划出优美的弧度,刀刃触及到那肉刺开始,便极速的用力。

噗嗤,鲜红的血液喷洒在清川北的脸上。她落地,刀刃上的血珠正一滴一滴的掉在尘土中。

这些肉刺显然不是它们的弱点,那么它们的弱点到底是哪里呢?

啊...原来是这里......

清川北略微伏了身,她的一脚向前一步。那瞬间,所有的白色圆形突然都不再乱窜,全部都集中在了黑色圆球的正中央。

它们全部窒息在感觉到恐惧的这一刻,被它们包围住的那个人类身上释放出了如同王的杀意。

这个人类,是确确实实的,即将要杀了它们。它们要死了?它们要死了。

清川北的眼睛盯准了那肉壳底部的一个小小的圆形部分,她飞速的向离她最近的那一只异兽冲去,到它的面前时她猛地跃起,同那黑球中的白色圆形正对着,随后她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再见。”

她手中的刀刃即便接触到的是比任何东西都要坚固的盔甲,也能毫不迟疑的斩断,一往无前!因为她的手里,握着的是压切长谷部啊。

从它的两个圆球正中央一直切下去,她举着刀用冲力俯冲向下,也看到了这些异兽的内部。

里面有着无数人类的尸体无法消化,成山一样的堆积在那,甚至那怪兽的内部上还有着人类的脸露了出来。

她从它的身体内部出来时,身后的2层楼高的巨物分成两半塌了下来,它的壳底还没有裂开,那些触手四处乱动着。

清川北甩了甩刀,那只异兽的壳底也断裂开来,触手一瞬全部枯萎。

她漫不经心的扫视了周围这一圈的异兽,无视掉它们看着那只异兽死去时发出的怪异声音。

当有了智慧和思考,何种物种不能成为人类?理解,却不能认同。谁让她自己也是人类呢?

有一只异兽仿佛疯了一样的突然摆脱了威压的控制,用身躯朝她撞来,清川北也朝它冲去,在跑到它身躯的左侧时,她挥刀斩下。

被斩断的异兽发出可悲的叫声,被横斩开的腹部,所有的人类尸体和血水都流了出来,淌了一地,如同一片小小的湖泊。

清川北想着,当时被吃掉的人类,是否也曾发出这样的哀嚎呢?

人类虽然自私、丑陋、贪婪,还有更多的罪孽。但人类同样拥有爱、希望、执着和信念,更多的美好。

黑暗总是和光明相伴,越是黑暗,便同时也越是光明。

一只又一只的异兽挣脱她施加下的威压,朝她冲来,也是一只一只的死在自己同类的身躯上。

她站着的位置越来越高,最后她的脚下是异兽的尸体堆成的山,无数的异兽顺着山往上爬,也想要吃了她。

被发现了弱点的异兽,随手一刀,便能轻易解决一只。为何还不逃跑?哪怕是仅剩下最后几只?

大概是它们这一个种类的义气。

她欣赏,所以她愿意陪着它们。

最后一只这个种类的异兽碎成了无数的碎块,掉落在地面上,清川北甩了甩刀,刀身上依旧不存留任何干涸的鲜血,那些肮脏的东西不配留在这把刀上。

“主上....这里已经没有活物的气息了。”

压切长谷部化形而出,在清川北的身后,将清川北揽进怀里。

清川北感受着这高处迎面吹来的风,她俯视便能看到整个城市的景色。

“走吧,长谷部。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下一个城市看一下。”

虽然话是这么说,清川北却也没有让压切长谷部划开时空通道,她从尸堆上下来,在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找出刚才被她踩碎的那个八音盒。

“主上,这个要带回去吗?”

清川北凝视着那个八音盒,摇了摇头,脑子里却想起来某个脱离了溯行军的人。“长谷部,总有一天我脚下的尸骸不再是异兽,会变成人类的尸体。”

她握紧了刀柄,转过身看着压切长谷部,眼中从未动摇。

“为了拯救人类,我会杀了更多人类。”

“哪怕在我脚下的尸体中会有我的朋友,会有我的同伴。”

“我也不会改变。”

金色的眼眸中只有压切长谷部的样子,“只有你,我绝不会放手。”

压切长谷部看着她,随后用手抬了她满是血污的下巴,附身亲吻在干裂的唇瓣上。“好。无论是什么,我都会为您斩断的。哪怕是您的友情、同伴之情,只有我和您之间的缘分,无论是什么,都无法斩断。”

“您是我的主人,我是您的刀。”他的额头抵在清川北的额头上。

清川北带了些笑意,“你是我的爱人,我是你的凭依。”

“正是如此。”

 

评论 ( 5 )
热度 ( 3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