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ist for you(主线插曲一--1,压切X清川北)

Roses never fade

玫瑰从未凋零

-----------------------------------------------------


清川北踏入已经沦陷了的B区最外围城市时,她抿了抿唇。

在那双金色眼眸中映出的是无数的废墟和正在倒塌的楼房,满地的大火和鲜血,残存被啃食的肢体,还有着不知谁家孩子八音盒放出的动听歌声。

她穿着这身整洁的军服,站在这同灾难直面对抗的战场上,格格不入,却终于得偿所愿。

“我愿意成为一名战士,死在这争取细微希望的征途中,对把我珍贵之人吞噬掉的时空复仇!我要让人类长存下去,对这自然复仇!”...

{ 2017-05-06 /5 /2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二--1)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间奏--------------------------------------------------------


“秋野,欢迎你来这里见我。”

政府最高层的房间中,坐在椅子...

{ 2017-05-02 /7 /2 }
 

在纸上写(刀X女审,HE)

我突然想动笔写一些轻柔明快的东西,所以我拿起笔,看着漆黑色的墨水在洁白的纸张上落成一个一个的字,里面承载着我所有的感情和记忆。

我在纸上写:

那一年是我作为一名审神者的第一年,本丸的樱花开的绚烂迷人,犹如我心中流淌着的情意。

我亲手采摘我的情意,放置于桌旁,期待着谁能不经意的发现它。

阳光总是温柔如水,灼热却又清亮,它是她每一日清晨的向往。

写到这里,我将笔放下,把这一张纸夹在本子里。

我突然想要拉开自己房间的门,去体会一下迎面而来的春风。那是何等的舒适,如同你拥有了最亲密的抚摸。

外面鸟雀的声音映衬着生机盎然,我从桌前起身,顺应自己想法的拉开了自己的门。被风迎面赶来的花瓣黏在了...

{ 2017-05-01 /1 }
 

Memories Time(压切X清川,紧急任务一--出发,到达)

recall the good old days.

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

-------------------------------------------------------------------------------------------------


“主上...”一旁的压切长谷部看着清川北整理行李箱,到底没有忍住。

“恩?长谷部”清川北侧过头,声音勾勒出了一个弧度。那双金色的眼眸里带着些略微的笑意,轻轻的落在他的脸上,仿佛不知道他为什么叫住她。

“主上...为什么”后面的话他无法问出口,否则他的口气一定如同在质疑清川北...

{ 2017-04-30 /6 /4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6)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清川北将圆形银色金属物质收起来,叫老板来打包好烤鸡串和结账,带着压切长谷部从 甲三十 包间划开通道,直接到达溯行军军区下属实验室。

“你!!竟然还敢光明正大的闯进政府旗下的实验室!”

一个穿着研究员服饰的男人看到她大吃一惊,清川北注意到他说了一个字,“还”。也就是说,他曾经看到过她进来。

但这确实是第一次,她来到这里。

“我是溯行军副军长清川北,有疑问你可以向上级禀...

{ 2017-04-23 /8 /1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5)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长谷部....”清川北揉了揉太阳穴,“全世界是不是唯独只有你,不会对我说任何假话?”

压切长谷部的双手接替了继续揉太阳穴的行动,“主上...您近来的头痛发作频率越来越高了。”

他没有回答清川北的那个问题,却因为比任何人都要亲近导致清川北也被他巧妙的转移了注意力。

“恩....最近这个毛病,越来越严重了。”

金色的双眸里一片阴冷,她的手握紧成拳。这个毛病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个突然占据...

{ 2017-04-23 /9 }
 

(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八)(两人的时间)

“主上,如果您再不起床,我就要...”拉长了音,带着一丝威胁。

 话是这么说,怎么想都知道被子下面那个人不会回答,毕竟这是休息日...清川北平时工作日时间拿捏的精准,同时难得的放假她也从来不亏待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压切长谷部也想让她继续睡下去的....

 洁白床单上的女人身上的被子一瞬消失,压切长谷部将整条被子都掀起来,不肯让她偷懒。

 全身赤裸的清川北无奈的睁开眼,“长谷部...这才几点....”

 压切长谷部不回答,他的目光游移在面前的女人身上,锐利的几乎要刺破她的皮肤。

 “不喜欢吗?”她缓缓

{ 2017-04-19 /2 /6 }
 

(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七)(你的过去)

那是某一日,鞠理千驹突然拉着清川北去喝酒,压切长谷部同和泉守兼定都被鞠理千驹打发到别的房间里去。

“鞠理千驹,到底怎么回事?”清川北冷漠的看着一手拿着酒壶,另一手撑着下巴的女人。

“疯了吗?”

毫不在意上面的问句,这女人的表情豪放中又带着点妩媚,她凑近清川北的脸,吐出的气息中带着酒的香味。

“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外面雨幕涟涟,清川北放在廊下的靴子上都沾湿了些。一阵风夹着雨朝着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吹来,清川北抹了把脸,拿起一壶酒往嘴里灌了下去。

“喂喂喂,清川,喝的这么猛,一会喝高了怎么办...”旁边的妩媚女人一时露出被惊到了的表情。

清川北斜瞥了她一眼,“刚才你靠近我的时...

{ 2017-04-17 /7 /5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4)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一脚踏入压切长谷部划开的时空通道中,却没有一如既往的沉浸在黑暗里,脚下也没有那条用灵力铺出的发光小路。

清川北进来的那一瞬就看到了这一大片灰色空间中最突出的那两个身影。

坐在太郎太刀怀中的少女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看的出主人并没有刻意去打理。她身着一袭浅蓝对襟的窄袖长衫,同许久之前见过的那次穿的一样。

是的,许久之前。

“夜神.....你做的?”清川北扫过周围随意浮动着的银色金属物质,最...

{ 2017-04-17 /4 /5 }
 

(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六)(玻璃糖)

清川北睁开眼时,是在一个布置温馨的家里。这个家里是橘红色和绿色还有黄色相互交织的温暖色调,日光也从落地窗很好的洒进来。

她怀中有着小小的温暖的触感,传来可爱清晰的声音。

低头看去,一个婴儿躺在她的怀抱里,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懵懂和天真。孩子抓着她变长的发尾,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些什么。

“北,你还需要休息,不要随意的就下床来啊...”

从厨房那边传来的是压切长谷部的声音,他身上穿着淡绿色带着小花的围裙,一手拿着锅铲,另一只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排骨汤。

清川北好似一瞬奇妙的融入到这场景中,她心疼的看着压切长谷部有些红痕的手指,“怎么也不带上手套端,都烫红了。”

压切长谷部笑了,...

{ 2017-04-06 /6 /5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3)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到达阿津贺志山---------

“主上,到阿津贺志山了...”压切长谷部轻轻的拍了拍清川北的后背,清川北睁开眼,金色的眼眸里一片冷静。

她坐直身体,吸了口长气又缓慢吐出。“长谷部,如果阿津贺志山真的如我所想,是有他人提前下了埋伏.......”

欲言又止,她如此说,那双金色的眼眸里却怎么也找不到半分的胆怯和犹豫。

若是果真如她所想,那只有她一人再次前往阿津...

{ 2017-04-04 /8 /2 }
 

(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五)(一方重伤)


“主上...您究竟...在做什么啊!!!!”压切长谷部悲愤的声音在她耳旁,一瞬震醒了她的大脑。

清川北用手去摸了一下自己的腹部,流出来的浓稠血浆沾满了整只手,甚至还能扯出一缕红色的血流。

她身上突兀出现的一道刀伤,露出了她肩膀的白骨。一直斜着到了她的胯部上方,这道伤口刚出来的一瞬,她整个人都疼的神志不清。

所幸有压切长谷部的呼唤,否则她可能未丧生于这伤口之下,反倒死在她自己原地不动的过错上了。

“长谷部,急什么!”清川北朝着他挑了挑眉,可见白骨伤口在她的身上极速愈合,“肠子又没掉出来,你怕什么啊”

为了安抚压切长谷部,她说话的口气都比平常的严肃更加放纵了些,脸上的表情也略微带着些散漫...

{ 2017-04-04 /9 /5 }
 

(压切X清川北,HE)清川北(四)(愚人节性转)

--------------------------------

“..主...主上!!?”压切长谷部有些尴尬的用着雌雄莫辩的声音,呼唤着清川北。被呼唤的人从睡梦中醒来,坐起身却只能看到一名..女性。

“......长谷部?”她皱紧眉头,看着面前的女性泫然欲泣的表情,有些头大。

“是,主上。不知为何,我醒来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现在这幅女性的姿态,她一要哭,脸上的表情就如同被人欺凌了一般的可爱。

她往清川北的身上一扑,两个人的胸口就彼此相撞在一起。有些奇怪的感觉让清川北眉头皱的更紧了,她伸出手来抚摸压切长谷部的额头,随后手指划过她的脸侧,脖颈,到了她的锁骨。

压切长谷部化成女性后,不...

{ 2017-04-02 /6 /3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2)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通知后,清川北赶往政府基地-----


“主上,为何不告知其他人阿津贺志山的异常?”压切长谷部走在清川北的身侧,刚才通知完任务后,溯行军已经分开行动。

“长谷部,其实我发给他们的任务缺少了提到阿津贺志山部分的内容。”清川北面容冷淡,脸色苍白,身姿未曾倾倒。

压切长谷部未继续询问,反而保持沉默。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政府发给我的文件上...

{ 2017-04-01 /3 /4 }
 

(压切X清川北,HE)清川北(三)(休息时光)

有些疲惫时用来给自己放松的小小休息时光。

------------------------------------------------


---------某一日的休息时光-------------


天气炎热,外面蝉鸣不停。清川北一如既往的坐在桌后整理着各种各样的文件,写着各种各样的报告。

“其实当初我加入溯行军时,只想到过自己会在战场上出现。”

她顿了顿,手里的笔不停,没有继续说下去。

对面桌子上后的压切长谷部眼里带着些笑意,他已经抱走了她桌面上的一半的文件,但还是有很多。

接下来又是安静的时光,除了中间长谷部给她拿了几次冰镇的果汁之外,都只有莎莎的笔尖触碰纸的声音。...

{ 2017-03-31 /3 /6 }
 

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将文件通知给其他溯行军前--------------

收到政府此次下发的文件时,清川北是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的。

 在这个只能依靠真刀来进行召唤唯一付丧神的时代,每被夺走一把刀的本体,她所坚持的道路就会少一分成功的可能性。

 她是曾想过尊重其他人的选择,但无论哪一条路都不是一个人能够走到终点,都需要有同伴和后方的支持。...


{ 2017-03-31 /7 }
 

(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二)(眼中的她)

全篇长谷部视角。主要写了私下和战场上的区别。

--------------------------------------------------------------------------


---------祭典--------

“长谷部!”短发的女孩子跳着转了个身,同平日里的稳重姿态不同,此时此刻的她脸上带着灿烂如朝阳一般的笑容,那双金色的眼眸里都是他的身影。

“听这边的老板说再过一会就有祭典了,能陪我一下吗?”明明是这样的询问着他的意见,实际上却是摆明了知道他不会拒绝。

来到这个地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便是他和清川北可以独处的时光。金色的水镜中映出的是他同样...

{ 2017-03-29 /11 }
 

(压切X女审,HE)独木桥

拿着刀静静站在雨中,她的发粘在她的脸颊侧面,眼底一片晦涩。

最不喜的便是被束缚。

无论是这契约,还是手中这把刀。她既然为其主,想挥舞时便出鞘,不想挥舞时便牢牢握在手中。

如何挥舞,挥舞的如何,也都是她的自由。

她可以用三段突刺,自然也可以用拔刀术。

呵,难不成以为她的刀法是用来装饰舞蹈的吗?

她出刀,必为斩杀敌人。一路斩杀,一路攀爬,最后才能到达自己所想要的顶峰。这样的想法,只有她手中的这把刀才能毫无顾忌的跟随。

因为它是压切长谷部,因为它会毫不犹豫的回应她的呼唤,因为它说它会为她做任何事情。

帝王身侧,本不容他人酣睡。偏生她要纵容着他闯入她的世界。

“长谷部,你会介意吗?介...

{ 2017-03-28 /7 }
 

(压切X女审,HE)清川北 (一)(初生之日)

“不知政府是否有同各位大人讲解过现在外面世界的情况。我来自于现世中的一个贫困区,曾经终日生活在混混中间。我一直以为无论怎样恶劣的环境都不会使人心渺小,因为我们内心中所具有的真诚会是我们最强大的力量。”


“但是我预估错了。随时会出现的时空缝隙将那些肯对我施加善意的人们轻而易举的吞噬,自然的灾难使人类的面目更加狰狞可憎。然而即便人类化身为恶魔,也无法拯救破碎的世界。”


清川北站在这间极其宽阔的大厅之中,声音坚定的诉说着她来这里的理由。


“我知道这很无理,但我还是祈求各位大人,请赐给我力量去保护人类的未来。我知道凭借一己之力没有办法使人类走向灭亡...

{ 2017-03-27 /3 /7 }
 

渴求(压切X女审,HE)

“既然人都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不肯看看我呢?”


这样询问着的第二任审神者,这是她头一次甩开了她身后的那个付丧神的手。

她转过头,猛地用力的扯下她的面罩,哭的通红的眼睛,拉的细长的眼角,本是涂的嫣红的唇也用力的用袖子擦。

最后蹭的自己的妆容如此凄惨,她的衣袖上甚至还有了一道可能洗不掉的口红印记。

嘴唇上的口红被那一下蹭到她的脸颊上,混合着她的眼泪不断的越来越濡湿。

“我又到底做错了些什么呢?我的名字也早已经告诉过你,我唯一做错的事情难道就是因为我是后来的那一个?”

她吼得撕心裂肺,眼泪也再也无法忍耐的当着他的面就这么流了下来。

现在再也没有什么力气去想象自己此时此刻的表...

{ 2017-03-26 /18 }
 
1 2 3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