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之匣----所造之物

“我说,你笔耕不辍的一直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更五横卧在啊白身后的软塌上,一手扇着扇子,他懒散的衣襟敞开。


这天气着实有些过热了,啊白也扯着领子,她看了眼窗外被烤着的土地。“大概是,不舍得我亲手创造出的人物死了。”


她手边一摞信,桌上的蓝铃花随风摇曳。


“我如果不想写了,我就随时把她写死都可以。她可以死在这场战争里,可以死在下一场战争里,更可以突发病痛,死在榻上。”

说到这里,她拍了拍桌子,“唯独我最不能做的,就是把她销毁。”她扭过头,眼里像是闪着什么光芒一样的看着更五。

“她是我亲手创造出来的,我每一天每一天都在...

{ 2017-05-06 /2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