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恋刀(一)(刀X女审NP二设)

啊,坂本景发现她的周围最近总是出些怪事...

比如总是不定时间突然就穿到一个游戏里,比如莫名其妙的从原来的文学部变成了无部活状态,再比如她...在某些特定时间段会变成所在的世界不存在之人。

 

在处于这样的状况三天之后,坂本景表示她很满意。反正她也觉得生活是无聊的,既然如此的话,变成这样对她来说更好吧。

 

穿进的游戏好像在她能够穿进去之后,从她所在的世界彻底消失了。

交谈起来的时候她所在的世界的所有人都好似游戏固定NPC一样,只会答相同的句子,直到她自己找到了另外的话题,她们才会开始生动起来。

 

“大将...您回来了。”

突然掉在庭院里的坂本景点了点头,“哟,山姥切,真是许久不见啊。”

“是因为..我是仿品吗?”

“哈?”

“是因为我是仿品所以大将您才总是离去吗..”

坂本景愣了一会,随后噗嗤的笑出声来。

“你啊...真是一把有意思的刀...”

“这么看来,初始刀就选择了你真是我做出的一个正确选择。”

认真的扫了眼山姥切国广的样子,坂本景点了点头,站起身朝他走了过去。

“果然还是因为我是仿品可以随时丢弃吗?”

并未理解坂本景真正意思的山姥切国广低下头,声音低沉的说着。

坂本景挑了挑眉,站定在低着头的刀剑面前,踮起脚来凑近山姥切国广。

这过分靠近的气息让山姥切国广的身体一时僵硬起来,他抬起眼来看面前的主人。

越发的凑近,好似只差一分一毫坂本景与山姥切国广的鼻尖就能碰触到一起去。

她的呼吸都喷洒在他的脸上,“大....”

手指抵住了山姥切国广的唇瓣,“嘘.......这种时候..你应该闭上眼..”

看着这双湛蓝色的双眸,坂本景嘴角勾起,带着恶意的弧度。

“这可是..来自主人我的命令....”

面前的山姥切国广看着坂本景片刻,随后听话的闭上了眼。

用上了命令的词语,他的主人究竟想做什么呢?

坂本景满意的看着山姥切国广的行为,随后用手指描绘他的唇型。

将手指挪开,坂本景轻吻面前的山姥切国广。

闭上双眼的坂本景不知道在她碰触到他的那一刻,面前的刀剑已然无法遵守那份命令,不可控制的睁开了双眼。

他静静的看着闭着眼亲吻他的主将,随后眉毛放松似的缓缓舒展开来,闭上眼。

这样美好的时光,如果能够再漫长些就好了。

这样亲吻着他的大将,如果以后能没有其他刀剑就好了。

可是他做不到,因为他只是个仿品,没有太刀那么强大的能力能够一直保护她。

身为一把刀剑,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但是亲吻一把刀剑的大将,犹如夜空中绽放开来的烟花,太过美丽,一时晃了他的眼。

 

少女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距离。

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坂本景看着面前依旧闭着眼的山姥切国广心中若有所思。

这是她的初吻呢。

毕竟以前对男人都没什么兴趣。

对于连刀剑都敢轻薄的自己,坂本景一瞬感到了有趣。

 

“可以睁眼了!”拍了拍山姥切国广的肩膀,坂本景毫不羞涩。

“你,味道出乎我意料的好呢...”

一只手勾住他的头,将他往下拉了拉。

“以后...我也要拜托你了~”

 

为了让我不至于连自己都厌烦起来,以后就要多多拜托你了。

 

“如果您不嫌弃我是个仿品的话。”

 

斜阳照在坂本景脸上,坂本景一时眉眼都柔和了下来。

 

“当然。”手指划过他的脸。

不如说正是因为他总是提醒着她,他是一件仿品,所以她才会如此有感觉。

 

下一刻她的身影从山姥切国广的面前消失,偌大的本丸里只留下山佬切国广一把刀的存在。

这是坂本景第二天就与山姥切国广讲清楚的事情。

她会不定时的来,又会不定时的走。

所以到现在还没彻底弄明白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的存在地方,也不明白她到底需要安排些什么。只能让山姥切国广暂时独居在这。

 

坂本景突然出现在教室里,用手撑着下巴,她看着窗外。

还是一如既往的,班级教室里老师和同学都没有疑惑她为什么突然出现,仿佛都默认了这个事实。真是有趣啊...这样的东西。

一把拉开了教室的窗户,坂本景一脚踩在窗框上,看着下面空无一人的操场。

那个地方仿佛一个黑洞一样,深深的吸引着她。

于是坂本景的嘴角勾起,手指一根一根的松开,她即将一跃而下。

 

一切仿佛都静止在了这一瞬。

一双手搂住了她的腰部,强行的将她从窗框的位置抱了下来。

坂本景回过头,这个人...不,他并不是人。

他,是刀。

 

“啊...所以说我一点干劲都没有....大将...要好好的让我休息啊...”

这把刀抱着她,将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一身懒散的恨不得把力道都挂在她身上。

 

“我记得我好想只召唤了一把山姥切国广啊。”

坂本景毫不意外,意外发生的多了,在她看来就都是普通了。

 

“大将,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确实...您是我们的大将呢。”

他醒来之时是在锻刀房里,经过唯一留在那的山姥切国广明白他们的大将恐怕极其特别,也许身上正遭受着一些异变。

而且,坂本景虽然人不在本丸里,但他却确实是被她所召唤醒来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那股灵力,引诱着醒来了。

他醒来时没有看到理所应当看到的主人,他也是很纠结的。

 

“‘我们’?”

坂本景饶有兴趣的抓住了这个词汇。

 

“是啊...‘我们’。”

 

不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突然出现在了这个时空中,虽然这里所有的人类在他们眼前都成灰黑色的,但他们还能看到另外两种颜色。

一种是笼罩了整个天空的深紫色,一种是金色。

深紫色的源头来自于他面前的大将身上,而金色,则是在他遇到了后面来的几位刀剑时发现的。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这样被划分的呢。

发生在他眼前少女身上的异变,恐怕还不是只关于她个人的异变。

更多的也许是正在改变着整个世界规则的东西。

从刀变为付丧神的他们对于这些东西还是有稍许知晓的。

 

“那,名字。”

 

面前的少女毫无生疏感,无论是表情动作还是眼神,都看不出她有什么紧张的情绪。

 

明石国行笑了,这样的大将,真的很符合他的喜好。

 

“明石国行。基本上什么干劲都没有,那么就请多多指教了。”

 

“我知道了,那么现在我带你去玩吧。”

版本景的思维和话题都转变的十分之快,明石国行愣了一下。

 

“坂本景同学,请问你和这位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突然传来的严厉的老师声音,坂本景无奈的挠了挠头发。

怎么偏偏赶在这个时候,不存在的那个设定消失了呢,而且连带刀也能被看到了...

 

“啊,老师,我突然有点身体不舒服,这位同学送我去医务室。”

然后直接拉着明石国行的手往外走。

 

她一向身体不好,经常病假,这些老师往常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都会默认她的离开。

这是没办法的,坚持来上学已经是极限,否则医生是想让她常年住院的。

 

“大将...这...”

令明石国行声音严肃起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坂本景的行为。

而是因为刚才还在他眼前一片灰色的世界已经变成彩色了。

 

“难得来了,跟我走就好了,别吵。”

 

坂本景无意去了解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自己发生的自己都还没解决。

她只想趁着这个机会出去玩玩,也许能因为身旁的刀剑发生更多有趣的事。

 

这么一想的话,就莫名的感觉很兴奋。

 

在明石国行的眼里,不如说在刀剑的眼里,坂本景的身上不断有深紫色的东西溢出。

那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灵力。

想起他刚到这个世界看到的铺满整个天空的深紫色,他明白现在掌控他们的这个少女,究竟有何等庞大的力量。

 

真是一位.....看起来不会让他们厌烦的大将。

 

那么,还请给他们看看您更多的面貌吧。

直到您将名字告知吾等刀剑的那一刻。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