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er loyalty(压切X清川北,HE)(主线一--2)

Present you with my loyalty(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


 





----------通知后,清川北赶往政府基地-----

 

“主上,为何不告知其他人阿津贺志山的异常?”压切长谷部走在清川北的身侧,刚才通知完任务后,溯行军已经分开行动。

“长谷部,其实我发给他们的任务缺少了提到阿津贺志山部分的内容。”清川北面容冷淡,脸色苍白,身姿未曾倾倒。

压切长谷部未继续询问,反而保持沉默。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政府发给我的文件上确实额外提了阿津贺志山出现了什么神秘未知的附属品。”

走到那扇门前,她停下步伐,转过头,金色的眼眸里带着温柔的意味。

“别担心我。你是知道我的,在信念面前,我从不屈服。”

“更何况现在我还有你。”

被白色手套包裹的手捧起清川北的脸,压切长谷部俯身轻吻在她的嘴唇上。

“是的,您现在还有我。”

这温柔过后,她所需要面对的便是冰冷残酷的政府核心。那个现代溯行军组建计划的负责人。

清川北有想要确认的事,所以才来到这里。

她抬起手,刚要礼节性的敲门示意,屋内就传出了声音。

“清川,进来吧。”声音不温不火,还带着隐隐的压迫感。

金色的眼眸一冷,如此清晰的意识到这屋门后的那个核心负责人,绝对不简单。她的手指放在压切长谷部的刀柄上,另一只手推开了门。

待她和压切长谷部完全踏入门后,这扇在政府最顶层的门连带着它身后的那被墙环绕起的空间也全都消失不见。

只留下空荡荡的最顶层,好似什么都不曾出现过。

 

-----------

清川北和压切长谷部坐在沙发上,看着这间房的四扇窗,外面是四个季节。

春、夏、秋、冬,同时存在于这间屋子的外侧。不如说同时存在于这个空间的外部。

意味着她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连接着至少四个不同的其他空间。

“清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这句话何曾熟悉,那个说出这句话的人却至今还未露出真容。光从他的身后透出,却让他的全身都被黑暗包裹。

“我也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

“我更知道你想问我什么。”

他动了动两只手臂,做出耸肩和张开双手的动作。却只能看到一团黑影上下不定的起伏,只有地面上的影子才真实的告诉她这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第一答,阿津贺志山是一个关键点,只有你,也必须只能是你。”他竖起一根黑色的手指摇了摇,仿佛在告诉她不要问为什么。

“第二答,你应该已经发觉了,除了时间使之外,还有谁是藏在时间使的行动之后,亦或者说,是跟随着任何一方行动隐藏它自身的目的.....”

“第三答,在非必要之前,不能够动任何时空的政府,甚至你还要保护。”

这最后一句话,让清川北的瞳孔骤然紧缩,随后残暴的气息缓慢消失。

“我明白了,那么清除之后呢?”

黑影发出了愉悦的笑声,“如果你还能活到那个时候,想做什么都可以。”

“即便是找出过去的你杀了?”

黑影浑身抖动,“你不会的,你做不到的,清川北。”

那扇门自动的打开,仿佛在告诉她,是时候该离开。

“让人类延续下去,这是你战斗的理由。你怎么会杀了我呢?”

这句话清川北和压切长谷部已经听不到,那扇门重新关上后屋内再没有那么刺眼的光芒。

坐在那个位置上的原来并不是一位男性。她那双金色的眼眸中一片冰冷,手指抚摸着一把断刃。

“等着我。这个清川北,是完全不同的。她可以结束一切。”

“无论是罪恶的,还是正义的。无论是未来的,还是过去的。”

椅子转动了一圈,上面坐着的人已经不再是那名女性,而是一名男性。这名男性仿佛在沉睡着,呼吸平稳。

与此同时,政府最高层神秘消失的一切尽数回归,穿着一身西装的侍者敲了敲这扇门。男性豁然睁开双眼。

“长官,该去开会了。”

“我知道了。”男性站起身,整理了一下桌面的报告,随意的看了眼屋内刀架上的断刃。

那四扇窗外都在下雨,让人觉得身体发冷,衣服都潮湿了起来。

他离开这个房间,鞋踏在地面上悄无声息。

 

----------------

 

“主上,不知为何,刚才那个人给我的感觉十分的熟悉。”

压切长谷部抚摸着枕在他双膝上的清川北的头,清川北眯着眼享受着。

“虽然很熟悉,但果然还是和您完全不同。一瞬间竟然会有种好像看到了第二个您的错觉,我真是失职。”

他自责的说出歉意的话语,却被清川北蹭了蹭他的腰,

“长谷部,你要记住。就算有人再与我相像,哪怕与我完全一样,那也都不是我。我是站在你身边之人,是同你结契之人。”

言语有时是最能体现一个人本质的东西,因为言语说的多了,便无法伪装。

清川北说话的语调难得的有些懒散,虽然内容依然是很强硬,却透露出另外一些别的信息。

“主上,您困了吗?”压切长谷部将头埋进她的颈窝处,也许是被清川北传染的,他现在也极其喜欢上这个行为。

“是有些疲倦。那个异空间真的很厉害,在里面竟然无视了时间的流逝。”

“嘘,还请您先不要转移话题。”

“您刚刚..难道是...吃了我的醋?”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清川北把整张脸都埋在他的腰间,发出闷闷的声音。

“.................困,睡了。半小时后叫我。”

压切长谷部笑了,胸膛略微的颤动,“我知道了, 主上“


-------------------

清川北闭着眼,脑子里迅速的扫过刚才那个人告诉她的事情以及之前所记下的疑点。

这个人虽然对她所怀疑的东西只字未提,却又另外的给了她更多让她疑惑的东西。

疑惑在某种方面来说,就是越发的接近真相。

疑惑越多,碎片就越多,最后拼成一副完整的图,一切疑惑就会迎刃而解。

并不头疼,也并不恐惧担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非是她在何处贡献生命的问题。

在她大义凛然的贡献生命之前,还是能和长谷部多待一会,就多待一会吧。

即便现在一天24小时除了厕所以外的时间都和他在一起。

还是觉得不满足....

还是差了些什么....


带着这样的想法,清川北终于陷入睡眠......

深紫色的眼睛注视着她,其中一片雾雨初晴。

他附身,碎发有的垂在清川北的脸上,在清川北的耳边呢喃。


“我只爱现在在我身旁的您。”


评论 ( 3 )
热度 ( 5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