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叶问X张天志)

张天志站在学校门口,等待着自己的儿子从学校里冲出来扑进他的怀里。

向侧面瞧了两眼,没看着那总是笑的一脸温和的叶问,眉头动了动。

“师傅!”

张峰扯了扯他的袖子,张天志一回头,看到跟自家孩子玩的好的叶正一脸寂寞的表情。

“叶正,你爸爸呢?”

张天志蹲下身体,脸上带了些笑容。

他想,自己总是不能吓着自己儿子好不容易交着的好朋友的。

叶正嘴唇抿的紧紧的,抬头看了眼张峰,才开了口。

“我爸爸...他病了......”

张天志一愣,“那...”

“张叔叔....我爸爸他病的越来越重了...我好害怕........”

叶正的眼泪一瞬涌了出来,不断的用手背蹭,却又不敢扑进张天志的怀里。

张峰紧张的拽了拽张天志的衣服,另一只手牢牢的抓起了叶正的手。

张天志扫了一眼他儿子和叶正握在一起的手,叹了口气。

“叶正,今天张叔叔和张峰一起去叶正家里玩好不好?”


===========================================

张天志进到屋子里的时候,屋子里一股浓郁的药味。

他们的动作很轻,叶问苍白着一张脸,躺在床上,正睡着。

其实即便是再轻的动作,叶问也应该能反应的过来。张天志知道,叶问这回是真的病的重了。

叶正和张峰刚要开口说话,被张天志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两个小孩都很懂事的在一旁做了作业。

张天志撸起了袖子,走进厨房。

叶问醒来时,天色已经黑了。他从床上起来,皱着眉想着今天没有去接叶正放学。咳嗽了两声,他掀开自己的被子。

双脚刚刚踩在地上的时候,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他的家里。

张天志,自从上次永成还在时的那一场输了以后,就不断的找他比武。

张天志皱着眉头盯着他....的脚。

“呵呵..张师傅...”叶问抬起头,朝着张天志笑了笑。

张天志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朝着叶问走了过来,蹲下身体,将叶问的脚抬起,放在一旁的拖鞋里。

叶问一瞬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他急忙的将另一只脚挣脱出来。

“张师傅..这...”

叶问还是和那时一样,不善言辞。

明明说一些大义凛然的话时,源源不绝。偏偏跟人相处时,简单的连拒绝都不会。

张天志就着这个姿势抬起头,“叶师傅,怎么病的这么重..?”

叶问一时无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天志突然的问题。

近日来,他越发的想念永成。

张天志垂下眼来,“来,吃饭吧。”

只那一眼,他就知道叶问脑子里在想什么,怕是这病,不是简单的风寒。

叶问看着张天志站起身,朝着饭厅的餐桌走了过去。恍惚了一瞬,“张师傅,还麻烦您做饭了...”

“无妨,在这里做和在我家做,都是一样的。你病好之前,我和我儿子就过来蹭叶师傅家的饭了。”

张天志说的自然,叶问双手扶在自己的膝盖上,手指动了动。

半响,叶问抬起头来,表情虽然依旧是笑着的,却带着些苦涩。

“那就麻烦张师傅了。”

他可以不吃饭,但是叶正不行。

张天志脚步一停,嘴动了动,那句他想说的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叶问的咳嗽声,张天志都沉默听着。

无怪乎吓得叶正今天都哭了出来,怕是如果他也如同叶问病成这幅样子,他家徒弟也会哭的崩溃吧。

===========================================

”叶师傅,多吃些。“

张天志看着叶问的碗终于空了,直接将叶问的碗夺来,起身往里盛了半碗饭左右的量。

他们习武的人都能吃,但他不清楚叶问。说到底,他对叶问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

叶问一脸难于言语的表情看着那新盛来的半碗饭。

”怎么?叶师傅吃不惯我做的菜?“张天志正在吃他的第二碗。

”...不是,只是...近日病重,实在是没什么胃口...“

张天志啪的将碗筷放在桌子上,盯着叶问。

叶问一侧头,看到张峰和叶正也正瞅着他,为难的笑了笑。

”好,我吃光它。“


吃完饭,叶问被推倒在床上。张天志给他掖好了被子,摸了摸他的额头。

”看来是没有发烧,我一会过来给你揉肚子。“

张天志坐在叶问的床边,和叶问的双目对视。

看了一会,张天志起身。他得去洗洗碗,晚上叶问睡着了以后,回去把家里的换洗衣服取来。

叶问这幅样子....啧..........

”张师傅....“

叶问叫的这一声,张天志听到了,却也不想理会。

他想着明天送完叶正和张峰去上学以后,得把叶问带到医院里具体去看看。

”师傅,今晚我可以在这陪叶正睡吗?“

张峰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张天志,张天志摸了摸张峰的头。

”这段时间我们都住在叶师傅的家里了,等到叶师傅病好了,我们再回去。“

张峰一瞬就兴奋了起来,”好!谢谢师傅!“

张天志看着张峰一脸兴奋的拉着叶正去了木桩那里,笑着摇了摇头。

这两个小鬼,看来将来他真的要好好教他们一下咏春了


洗完碗,张天志回到叶问房里。他在叶问床边坐下,看着叶问睁开眼,朝他看了过来,一脸歉意。

张天志摇了摇头,手伸入了被子里,按照他所说的,给叶问揉肚子。

摸了摸都是肌肉,张天志自然清楚,像是叶问和他这种练武至精的人,怕是没有那种有肥肉的身体。

张天志不知道叶问睡没睡着,他一直揉了很久,直到后面他趴在叶问的床边,手也没收回来。

叶问悄然睁开眼,连呼吸也没变过一瞬。他想将张天志的手拿回去了,但又不好动作,张天志身为武者的警惕性是很高的。

最后,叶问安静的看着张天志闭着眼趴在他床边的样子。

过了一会,叶问陷入了沉睡。张天志看了眼叶问终于睡着了,他才放心的真正的睡过去。

明天一早,他儿子会来叫醒他的。


评论 ( 4 )
热度 ( 38 )

© 白且寂寞 | Powered by LOFTER